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清晨:不诚实是知识分子最大的无耻

作者:

2019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三位得主之一Gregg L·Semenza被曝至少有31篇论文涉嫌学术不端,时间跨度长达16年(信息来源:PubPeer)。如果此事最后被证实为真,那可算诺奖历史上不小的丑闻了。

人类这一族群曾在相当长的岁月里乱哄哄地挤在茫茫荒原里如野兽一般艰难地求生存,这荒原本是被无边黑暗笼罩着的,众人没有方向,不知该往何处去。

后来,走在最前端的少数人,为族群点亮了星星之火,照见了前行的方向,率先迈步走向了未知的疆域,于是大家就跟着他们朝前走,这荒原里也就有了路,人类的生存和认知的边界也随之扩大了。

但有时,这星火会熄灭,于是人类就会再次像没头苍蝇似的原地打转或到处乱撞甚至互相踩踏,直到那星火再次燃起。

知识分子无疑就是那些为众人照见方向的少数人,我们曾毫无保留地相信他们能够为众人指一条明路,他们也宣称绝不会辜负公众所托。

然而,在当下的时代,知识早已不是仅垄断在少数人手里,所以当有些人妄图利用知识壁垒糊弄公众时,就可能被戳穿。

比如当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公开说体外研究证明某种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效时,除了会为该药厂带来立即可观的效益之外(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多次),也会有相当一部分人立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体外证明有效就等于应用于人体也有效吗?

在体外,手枪也能把病毒打死,烙铁也能把病毒烫死,各种能够将该病毒弄死的毒物更是不计其数,诸如此类的体外的杀病毒的作用,又有什么价值呢?

其实就算是动物实验阶段证明了该药物有效,距离临床应用也还有十万八千里,在新药研发领域,动物实验阶段有效,而临床试验阶段折戟沉沙的例子不计其数。

吹牛皮是容易的,但将牛皮转化为治疗某种疾病的有效药物却是非常复杂的事,病人在绝望中对药物的渴求以及投资者对巨额利润的贪求都是这一进程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作为连接这两端需求的知识分子能否坚守诚实的底线,就成了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

非常不幸的是,很多知识分子在面对这一考验时,放弃了诚实,拥抱了无耻,为了肉体活得更好,他们早早地埋葬了自己的学术良知。

这个世道真的已经糟糕到了肉体与良知只能存活其一的地步了吗?

真的有人拿枪指着某人的脑袋逼着他说谎吗?

我不愿意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当事人,也许他或有难言的苦衷,但更大的可能仍然是,整个团队的急功近利和欲壑难填。

曾经有一位同行写过一篇循证医学在中国的崩溃,我对此不免苦笑,对于一个从来不曾真正建立起来的体系,何来崩溃一说?

海市蜃楼不必担心大厦将倾。

如果给中国的现代医学单独取一个有特色的名目,我想它可能是循政医学或循利医学,但肯定不是循证医学。

要说这套体系与科学全无关系,倒也不是实情,否则就无法解释我国在卫生健康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只不过这些成就被别有用心的人重新解读,科学的地位就变得尴尬且诡异了。

就像小说《三国演义》中赵子龙在曹营七进七出的神勇主要是依仗了刘禅的龙威一般,没人会怀疑赵云的武艺高强,可是这已经发生过的历史,如何能除外未来天子刘禅的影响再重现一次呢?

且莫说那么久远的历史演义,就是当下,就是眼前,就是几个月前刚刚发生过的历史,也迅速变成一笔难以言说的糊涂账了。

面对一个病死率相对较低的疾病,不做随机双盲对照,如何让理性的世人相信某药(或某一类药)真的起了作用?

「体外研究」四个字何以服天下?

人类的天性就易于笃信权威而不擅怀疑,把自己的脑袋交给权威是轻松和安逸的,哪怕这种惰性会把众人带进歧途。

《团长》一剧中,龙文章反复嘶吼:「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

我也希望事情是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知识分子都诚实,且知耻。

医学领域里有这样一个倾向,公众对某项观点的确定程度与他们用于支持该观点的证据数量成反比。

什么意思呢?

就是越缺少可靠的科学证据,人们的态度就越是笃定,仿佛这种信心和热情就像水泥一般,只要众人的心够虔诚,就足以让想象中的观点与客观的事实真相牢固地黏合在一起。

可以佐证这一观点的案例,在中国简直举不胜举,各路神药你方唱罢我登场,许多人从一个坑再跌入另一个坑,且从不吸取教训。

但短暂的循证医学问世以来的历史证明,我们其实可以不用一直那么蠢的。

比如药物或某种治疗方法的效果是可以得到检验的,而可以被检验的东西,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检验?

我们没有面对真相的勇气吗?

20世纪60年代早期有学者研究发现,一旦有20%~25%的人接受了某一个新观念,就意味着这个观念进入了「流行」阶段。一旦到了这个时间点,即使有人想阻止这种观念流行,也已经不可能做得到了。

但科学或循证的观念也符合这一规律吗?当位高权重贪财好利而又鼠目寸光的知识分子根本就不想让更多的人掌握科学观念时,20%这个节点又如何才能达到呢?

我正想着难以给这篇文章写一个光明的尾巴,有网友在微信发来一条消息:

某股价一路飙升涨超6%。

毫不意外地,他们又赢了一次。

(有删节)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李清晨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8/1513376.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