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沉雁:毛书记为何轻生?一起来读他的绝笔信

作者:

成都又火了,上一次是赵雷唱火的,并将成都的玉林路唱成了网红路。但这一次成都的火,就不那么浪漫风情了。这一次是毛洪涛书记用一封绝笔信将成都的一所五流大学送上了热搜,成都大学,被毛书记用这种别致的方式推上了火炉。

毛书记,生前是成都大学天然的一把手,但天然未必是地然。用老胡的贯口话术说,复杂中国的复杂性,有时让鬼神都可能饮恨终身。

2020年10月16日,也就是今天,据多家媒体可靠消息报道,毛洪涛书记的遗体已经找到,地点在毛书记位于成都温江住家附近的江安河畔。不熟悉,听地名应该风景不错。

2020年10月15日清晨6时许,尚未满50岁的毛书记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发出了一封绝笔信,从不发朋友圈的毛书记,一发就这样惊世骇俗。发完绝笔信后毛书记就彻底关机消失了,直到第二天遗体被找到。

我们先不管毛书记的绝笔信,先说说毛书记究竟是什么人吧。

毛书记生于1970年11月,出生地河南焦作。31年前毛洪涛考入西南财经大学就读会计学专业,后来读研究生,再后来读到博士,再后来留校工作,他就一直在西南财大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毛洪涛在读书期间做过学生会主席,留校工作后做过规划处副处长、教务处处长、研究生院副院长。2014年调任四川旅游学院副院长。2016年先后历任四川眉山市副市长、常委、宣传部长。2019年2月,毛洪涛调任至他人生最后一站,成都大学出任党委书记。

看完毛书记顺风顺水堪称完美无瑕的人生履历,你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我却在想,我只能把如此“优秀”的毛书记归类为它们,而不是他们。有些话我们不要说太明,我们就心照不宣吧。

它们,我从不相信它们中会有好人。

但是,当你看完毛书记的绝笔信后,你一定会颠覆我上面颠簸不破的结论。之所以毛书记能上热搜,我估摸,所有人看完毛书记的绝笔信,先是眉头一紧,接着心中一凉,最后会心痛得哇哇大哭:“这么好一个人,多好的书记啊”。

毛书记究竟有多好?他为什么一定要如此决绝告别他正踌躇满志的人生?他的死真的是因为他绝笔信所言与校长权斗的失败吗?这些问题我一个也不知道。但我们可以一同来学习毛书记的绝笔信,字里行间也许能找到蛛丝马迹。来,我们一起做一回福尔摩斯。

这是绝笔信的第一段。

“从未发过朋友圈”。

这是一个有理想、多谨慎、绝不妄言的标准好干部。少年得志,青年入仕,连他自己都很谦虚地说“中年有成”,50之前能做到正厅,理属中年大成。前途无量,毛书记的上升空间还有无穷的想象。就因为没斗过校长,换做你,你会死么?

“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

遇到啥事儿了?难道这校长是本拉登?毛书记比王校长还小5岁,王校长虽然在成都大学做校长时间比较长,但他是典型的学术官僚,比较二人的官场履历,毛书记远比王校长更有“油”的资本。即便强龙斗不过地头蛇,毛书记毕竟是名正言顺的一把手,校长再阴再黑再烂,不看僧面看佛面,王校长在明面上至少把王书记也无可奈何。怎么就到了“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书记都被校长搞崩溃了,那下面的普通教师岂不是尸横遍野?这事儿有点蹊跷。

继续看绝笔信第三四段。

“终于确认了”。

终于,也就是靴子落地了。什么终于确认了?终于确认什么了?这一句毫无厘头,虽然毛书记没有交代靴子,但这一句却是他绝笔信的全部灵魂之所在。我相信,大多数人根本就没在乎这一句“终于确认了”,就直接上了他“权斗”节奏的船。其实,最阴的人是我,我能从大海里捞出针来。

确认了。究竟是确诊了,还是确定了?

在一句“终于确认了”之后,毛书记就开始了他滔天愤怒的控诉。

“头破血流”。

应该不是肉体上的头破血流,应该是精神上的头破血流。这一句与前面“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是呼应的。没什么毛病。

再看绝笔信第五段,这一段最长,也是隐晦交代“终于确认了”的剧情高潮。

“王清远”

第一次出现生死之敌之大名。

“连续挤压三任书记。”

我去查了一下前两任。前一任叫罗波,是从市委副秘书长调任成都大学做书记(2017.3-2018.6),正厅平调,履职1年零3个月,后沦为市政协副秘书长。前二任是毛志雄,是从市长助理调任成大做书记(2015.1-2017.3),也是正厅平调,履职2年零2月,后沦为市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副组长闲职。

绝笔信说得千真万确,成都大学简直就是前三任书记的滑铁卢,前面走得好好的,到了成大就摔了一跤,并且一跌不振。

“而我是被害最深”。

什么叫受害最深?意思是比前两任书记摔得更惨,说明毛书记的书记位置已经铁定不保。不但不保,而且与前两任一样是向下沦,沦得更惨,当然就是受害最深了。但是,即便是沦,这与“终于确认了”好像还差点儿什么。因为单纯的沦,还到不了“精神崩溃”的状态,前面两任不是还活得好好的么?我们暂且不管,继续往下看。

最后再看绝笔信的自我破题。

“我最终是给大家留下的是遗憾和坏榜样。”

权斗失败,是遗憾,但绝对上升不到坏榜样。被调离书记位置沦为闲职,还是只能叫遗憾,与坏榜样还差十万八千里。绝笔信不是坏榜样,自寻短见也说不上坏榜样。什么叫最终留下坏榜样?这明显与“终于确认了”是遥相呼应。这充分说明,毛书记不但比前两任摔得更惨,还摔出一身屎来。这才是“终于确认了”的“坏榜样”。

其实,毛书记并不是一去成大任书记就“精神上崩溃”,他上面这句“曾经那么和谐向上的师生群体”就是满满的幸福回忆,而他前面也交代了是在“过去八个月乃至一年多”才崩溃的。这说明,在毛书记履职1年零8个月里,毛书记在成大的第一年还是过得春风得意,不然他就不会怀念“曾经那么和谐向上的师生群体”。

一般而言,书记过得爽的时候,校长就过得不太爽,校长过得爽的时候,书记就过得不太爽。如果书记校长都过得太爽的话,那上面就有人对他们很不爽。上面最爽的是,下面都过得不爽但又要装出爽来。复杂中国的复杂就在这里。

我单方面揣测,毛书记在最爽的第一年里,究竟爽到了什么程度?会不会是乐极生悲,爽到最后8个月精神崩溃,以至于不得不留下坏榜样的遗憾。复杂,这也许随着他的西去永远成谜。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8/1513429.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