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疫情期间 大陆“罚款经济”愈发严重

大陆一直存在“罚款经济”,即中共执法部门高额罚款、乱开罚单,甚至有意设置障碍造成涉事人被罚。今年疫情爆发之后,“罚款经济”的情况更为严重。

大陆媒体10月16日消息,“罚款经济”在交通部门表现突出,河北山东河南等很多省市在国省干线违规限高、违规设卡,很多司机因此被开罚单,严重影响货车的通行和道路安全。

这些关卡被指“飘忽不定”,货车司机为应对这些违规设置的限行、限高,绕路躲避,或者硬闯限行,被抓到后则被施以罚款,司机叫苦不迭。

比如,一些路况良好的道路会莫名其妙地进行限速,司机一不小心就超速被拍;有的岔道突如其来地出现实线,司机经常会压线;很多指示牌不清楚,令司机走错路。

仅据中共官方数据计算,2019年大陆人均一年违章罚款大约500元(人民币,下同),全年的交通违章罚款总额超过2000亿元。以沈海高速3,374公里处摄像头为例,每年仅拍摄的交通违规就超过12万起,仅1年就获取罚款金额2,500万,盈利能力远超过许多上市公司。

10月11日消息,安徽淮南一名货车司机仅因车体不整洁就被罚款600元,引发网友质疑。当地城管局回应称,“是按照规定执行处罚,如果带泥上路会影响环境和人。”

近日,湖南湘潭市一起交警支队拒绝公开交通违章罚款信息一事引发关注。当地出租车行业人士10月中旬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大陆)一个摄像头一年可以罚款几百万上千万元,妇女儿童被拐卖十几年找不到,但交通违章罚款却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他说,“如果不交罚单,车辆临检的时候就不会通过。这是一个毫无法律依据的强制行为。他们故意设陷阱,让你违法,打个比方,这条路一直是80码的限速,突然间到前面一段二三十米的地方,限速改为40码,设一个摄像头,很多司机反应不过来。”

中共公安“执法罚款”的丑闻比比皆是。

近日一段视频曝光湖南省一派出所所长刘鹏和指导员涂绍吾的对话,直接谈办案过程中“搞钱”。视频曝光后刘鹏承认录音中的钱是指罚款。

有网友早前就曾表示,“乱世,还让人好好活吗?司机没少交费,行驶在公路上长途跋涉,赚点辛苦钱,还面临一路盘查乱罚。中国百姓在夹缝里求生存,生得悲微,活得坚辛,唉⋯⋯”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玉洁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9/1513587.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