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抹黑川普掩盖自己丑闻 希拉里堪称美国丑闻史上第一

—美媒认为丑闻不报就等于不存在

作者:
有媒体宣称,希拉里的所作所为,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丑闻——“比水门事件还糟糕”(媒体是这么描述的)——川普被(错误地)怀疑做了同样的事,但当涉及到真的就是这么做的希拉里的时候,人们突然发现,这个丑闻就突然不存在了。

2020年2月16日总统唐纳德‧川普(左图)在佛罗里达州代托纳海滩。2020年7月28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右图)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

什么时候丑闻就不是丑闻了呢?只要媒体都不去报导它,就能搞定。

上周,媒体没有报导的一个大新闻就是,一些解密文件披露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与俄罗斯勾结,以影响美国大选——她策划了指责川普(特朗普)总统与俄罗斯勾结并对其展开“通俄门”调查,以影响美国大选。

有媒体宣称,希拉里的所作所为,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丑闻——“比水门事件还糟糕”(媒体是这么描述的)——川普被(错误地)怀疑做了同样的事,但当涉及到真的就是这么做的希拉里的时候,人们突然发现,这个丑闻就突然不存在了。

本周没有被媒体报导的重大新闻是,一台据称属于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被遗弃笔记本电脑被发现,其中的内容证实,他的父亲——乔·拜登(Joe Biden),目前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几乎可以肯定在说谎,因为此前他一直声称自己不知道他的儿子在乌克兰的商业交易。

事实上,只有一家主流媒体——《纽约邮报》(The New York Post)披露了拜登的腐败故事,但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愚蠢地(在我看来是这样)与其它主流媒体同流合污,迅速封锁了任何试图分享这个报导的用户的账户,而其它主流媒体则开始歪曲改变这个话题的角度,以符合他们支持拜登的说法——你可能还记得,它们的座右铭曾是:“真理战胜谎言。”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标题是:“距离大选日还有三周,川普的盟友开始打击亨特和乔·拜登。”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都认为,对有关乔·拜登腐败案的这个高度可信的证据的报导——一年多来,人们一直普遍怀疑该案的真实性——只不过是他们眼中的社交媒体打击“错误信息”的这个“更重要的报导”的,一个可疑的、“未经证实的”附带消息。

《洛杉矶时报》的苏豪纳·侯赛因(Suhauna Hussain)、克里斯·梅格里安(Chris Megerian)和萨曼莎·增永(Samantha Masunaga)写道:“在过去四年里,社交媒体公司被指责在2016年总统大选前的竞选阶段无所事事,导致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假新闻’和虚假账号,现在它们一直在逐步采取更强硬的政策,以遏制错误信息的传播。”

现在,他们采取措施屏蔽关于拜登腐败的报导,他们认为这个是含有“错误信息”的报导,应该是为了表明社交媒体公司的这些政策终于变得真正有力了——在正好赶上(据称)“廉洁”的拜登先生竞选的时候,以免你不知道,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更喜欢川普当总统。

媒体裁决

我自己可能更倾向于忽略他们过去所说的“诚实的贪污贿赂”(Honest Graft,注:指充分利用担任公职时可能出现的赚钱机会,即同时追求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老乔帮了他游手好闲的儿子一点儿忙,与某个外国官员聊个天,他无论如何都会从中受益。但我们很难忽视在媒体对这件事的处理中所存在的明显的双重标准。

主流媒体把这个丑闻描述为不值一提的小事儿,同时却在不断地对川普的所谓的“丑闻”大肆攻击——甚至在去年的弹劾听证会上媒体也是如此,只因为(川普)想知道更多的关于乔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

好吧,从媒体的角度来看,这就是限制政治新闻的美妙之处,至少在共和党执政期间,可以去限制所有时间的所有丑闻:因为这样,媒体就可以去裁决,什么是丑闻,而什么不是丑闻。

这样,假新闻(比如所谓的川普先生与俄罗斯的“勾结”)就可以被视为真实新闻,而真实新闻(比如拜登先生可能在乌克兰兜售自己的影响力)就可以随意地被视为假新闻。

他们知道,除了右翼媒体相互转发之外,这种明显带有党派色彩的报导在任何地方都不会被注意到。他们对右翼媒体不屑一顾,也不愿屈尊去注意,更不用说回应了。

“宣传保护”新行业

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还有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报导,如果一些具有独立思想的新闻工作者能做出更多的努力来宣传它的话,他们可能会发现这个报导很难被忽视。

10月4日,3位备受尊敬的流行病学学者发表了一份名为“大巴灵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文件,该文件代表了“科学共识”(scientific consensus)——或者说主流媒体所代表的“科学共识”,即针对大部分经济和正常社会生活的封锁措施,对于防止疫情中的大规模死亡来说是很必要的——的破裂。

据《大纪元时报》10月13日报导,自那时以来,已有3.4万多名医疗专业人士——媒体在其它问题上一直称他们为“专家”——签署了这份声明。

你可能会认为这将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报导,尤其是考虑到,最近几个月在新闻报纸的数量和电视上,花费了无数时间来宣扬与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有关的“专家的”或“科学的”的意见。但你错了。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对《大巴灵顿宣言》的报导——你永远猜不到——在几乎忽略了这个消息一周多之后,最终成功地将它变成了又一桩“川普丑闻”。

《纽约时报》对此报导的标题是:“白宫拥抱科学家的反对封锁、依赖‘群体免疫’的声明。”《纽约时报》为此专门培养了一组专家,试图“揭穿”这个声明。

《华盛顿邮报》称:“加速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群体免疫的提议吸引了白宫的注意,但让顶尖的科学家们感到震惊。”《华盛顿邮报》称,《大巴灵顿宣言》的这些专家并不是“顶尖的”,而只是“行为不符合常规的科学家”。

那么,你认为媒体为什么会如此急切地抛弃这种专家意见呢?它本应被视为是带来了好消息,即我们可以保护那些最容易受到这种病毒影响的人,而同时不需要破坏经济。因为破坏经济的后果,(正如《宣言》所指出的)要比这种病毒对许多最贫穷的人士所带来的后果更糟糕。

你知道答案。媒体试图维持这样一种日益苍白无力的假设,即对于任何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来说,实际上就是被判了死刑——这种假设已被总统本人上周从感染中迅速康复证明是错误的——会从两个方面为主流媒体所钟情的党派(民主党)带来好处:一方面让一直非常强大的川普经济陷入无休止的封锁措施困境(至少在大选之前如此);另一方面让人们相信,川普总统对20万感染者的死亡负有某种责任,因为他没有足够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媒体和拜登先生都不关心这两个指控之间存在的矛盾,他毫不犹豫地把感染者死亡和疫情爆发后的经济情况都归咎于总统。实际上,疫情爆发后的经济情况正是总统按照媒体当时所宣扬的“科学方法”,封锁了除最基本的经济活动以外的一切社会活动,才导致经济进入目前这种状态的。

现在,根据《科学》杂志的最新公告,事实证明,正是恐惧传播者把这种病毒宣扬得太严重了,导致它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影响,而实际上只有相对较少的人受到了影响。但是,不要指望那些过去被称为新闻从业者的人会承认这个事实——他们现在显然已经脱离了新闻行业,进入了“宣传保护”的新生意。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詹姆斯·鲍曼(James Bowman)是伦理和公共政策中心(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Center)的学者。他是《荣誉:一段历史》(Honor:A History)一书的作者、《美国观察家》(American Spectator)的电影评论家、《新标准》(New Criterion)的媒体评论家。

原文 The Scandal of the Media’s Reporting on Scandals, Both Fake and Rea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1/151441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