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荐见:当“清水衙门”站上了风口 莫名其妙发财 明明白白入狱

作者:
这位王站长运气好。2000年后,他和他的位置就变得显要起来。几轮的中西医之争的大讨论,中医的复兴,加持了这个“站长”的含金量。动物入药,让王站长和他的野保站站到了中药材报批的关卡处。野生动物制品的销售审批权,几乎就是掐住了中药产业的咽喉。王民中尝到了风口的味道。

北京人王民中将近40岁的时候,当上了一个“清水衙门”的老大: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站长。在这个位置上一坐20年。到他去年被抓,他总共受贿近千万,还有将近5000万财产来源不明。

这些钱20年里润物细无声地流入了王民中的口袋,他从没统计过,以至于他的前妻傅某去年外逃被阻,面对审查要求,第一次盘点这个数字,并告诉他时,王民中自已也惊呆了。

之所以说是清水衙门,因为野保站是北京园林绿化局下属单位,全额财政拨款。吃官粮,干官差。官小,事儿不多,油水也不多。负责的多是些看起来无关要害的事儿,比如,组织调查野生动物资源,建立资源档案;比如,隔几年调整下保护动物名录……

但这位王站长运气好。2000年后,他和他的位置就变得显要起来。几轮的中西医之争的大讨论,中医的复兴,加持了这个“站长”的含金量。

动物入药,让王站长和他的野保站站到了中药材报批的关卡处。野生动物制品的销售审批权,几乎就是掐住了中药产业的咽喉。王民中尝到了风口的味道。

为了顺利通过穿山甲片和羚羊角这些中药材的报批,一些中药饮片企业纷纷上门找到王民中。这你情我愿里,王民中很快就把这些药企当成了自家的提款机。

一名药企老板说,王站长买房差钱,他给50万元现金,后来,王站长告诉他房子要装修了,他又打50万元过去,装修完了,王站长说要买家具了,他就又送去了40万元。最后为了替王站长庆祝乔迁之喜,他还送了两块价值72万余元的百达翡丽。这些钱,是审批的加速器。立竿见影。

不仅如此。中医药的崛起始终伴随着重重矛盾。而这些矛盾的结果,无一不是野保站权力变得进一步显赫。

2008年以后,几次《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成员国大会上,成员国都提出要对东方医药进行全面评价,他们认为中国传统医药利用大量濒危物种是导致犀牛、虎等野生动物濒危的重要原因之一,并对其它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和地球生物多样性构成严重威胁。

中国的应对是继续加强前置管理。麝香、豹骨、穿山甲片、羚羊角、蕲蛇……这些中药材常用的野生动物制品,需要进行库存认定,确认来源合法,才可获得销售许可。

而“库存认定”的唯一执法主体就是动保站。中国的中药资源种类有12807种,其中药用植物占全部种类的87%,药用动物占12%。这意味着,动保站成了12%的中药材市场流通的必经之路和发牌人。

没有野保站库存认定后发的许可证,医院和药店都不敢收药厂的产品。销售流通就成了死局。而库存认定能不能过?怎么过?认定的时间长短,这些都是学问,也是秘密。

一家以穿山甲片为材料的药厂,在跑了十几次都没有办下来许可证的情况下,停发了高管和中层的当月奖金,从中拿出20万打点王民中。

王站长走上了财富的快车道。一个药商为了加快库存认定的速度,拿到麝香的许可,亲自拉了一拉杆箱的现金送给王站长。王民中的前妻清点了这箱钞票,一共150万。

比起索要装修费的初级阶段,这些源源不断的钱到了,不需要开口,就向王站长奔跑而来的地步。

2011年,王民中和妻子傅某离婚了。离婚的目的,为了可以获得更多的买房指标。

当然,这位“前妻”于是可以更好地替王站长处置那些数不清的象牙犀角制品、金如意、手表、首饰、存折、银行卡……

事实上,王站长和傅某从未真正离婚。十年来一直生活在一起。他们密不可分。

2020年10月,王民中被判13年。未上诉。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1/1514432.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