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拜登与江泽民会面后开始亲共内幕

—美国大选的十月惊奇(三)

2001年8月,拜登出访中国,并同中共党魁江泽民会面。从那时起,身为美国外交政策关键人物的拜登,对中共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家族的越来越多的黑幕和证据被曝光。据《大纪元》调查,在过去30年中,拜登对中共的态度发生了明显转变,其家族同中国的生意,有说不清的联系。

拜登首访中国与邓小平会面

40年前,乔•拜登(Joe Biden)初涉美国政坛时,就对中国表现出了兴趣。1979年,拜登在担任美国德拉瓦州(Delaware)参议员期间,第一次出访中国,并同当时的中共最高实权人物邓小平会面。

1997年,拜登进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SFRC),参与制定美国的对外政策,并曾于2001年担任SFRC主席。SFRC职权包括监督与提供美国的对外援助、武器销售等,同时也负责审核国务院主要官员的提名。

SFRC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有着重要的影响力。

拥有长期的外交经验,成为拜登最主要的政治优势之一。在担任SFRC主席的初期,拜登被认为是鹰派人物,对中共持强硬态度。

据美国国会的讨论记录(详情参见:1989-1998年期间美国国会关于中国最惠国待遇的讨论记录),1991年,在美国国会展开的对中国最惠国待遇的讨论中,参议员拜登当时做出了态度坚决的发言,他表示不赞同时任总统布什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的打算。

拜登并指,“如果中共继续在武器扩散问题上像流氓恶棍那样行事,我们应当还以毫不含糊的信息……拒绝给予中共最惠国贸易地位”。

拜登出访中国与江泽民会面

10年后,新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拜登于2001年8月出访中国,并同中共党魁江泽民会面。

BBC等媒体的报导,拜登在2001年的访问中,对中共保持了一定的强硬态度。他坚持指责中共在武器扩散上的恶行,并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共提出了批评,包括指责中共的司法系统,以及中共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

不过,从那时起,身为美国外交政策关键人物的拜登,对中共的态度逐渐发生了改变。

2001年11月,中共最终成功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当时美国国会通过了中共加入世贸的申请,时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拜登,亦未对此提出反对。

随着拜登在美国政坛的地位不断高升,拜登家族以及与其相关的掮客们加紧了做国际生意的布局。

2007年,拜登成功连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拜登跻身美国政治顶层后,其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他的官二代朋友们也开始进入国际商界。

拜登家族与中共做生意

2008年,拜登被奥巴马选为副总统候选人后不久,亨特与后来成为美国国务卿的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创办了“Seneca Global Advisors”咨询公司。

2009年,亨特和克里斯托弗‧海因茨以及克里的顾问德文‧亚彻(Devon Archer)共同创办了投资公司“Rosemont Seneca”。Seneca Global和Rosemont Seneca,在拜登家族与中共做生意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中美经贸往来的快速发展,尤其是中共的腐败体制,为偏好钱权交易的掮客们,提供了巨大的商机。其中与拜登家族关系最紧密的,莫过于台湾商人林俊良(Michael Lin)。

台湾人林俊良2005年移居北京,开始了其掮客生涯,游走于美中权贵和商界大亨之间。依据林俊良开办的桑顿集团网站(网站现已关闭)的介绍和媒体公开报导,林2007年通过美国的官二代结识了亨特,与拜登家族搭上了线。

中国企业信息平台显示,2008年7月,与拜登家族有关联的桑顿集团在北京市开设了索尔博瑞桑顿(北京)咨询公司。图为企业信息截图。(网络截图)

2007年林俊良同前马萨诸塞州参议院议长之子薄杰双(James Bulger)等人,在美国合伙成立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

桑顿集团成立之初,就与在美国颇有政治影响力的“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State Legislative Leaders Foundation,SLLF)关系密切。

随着拜登、克里等美国政治家登上高位,与他们家族相关的掮客公司开始崭露头角,并引起中共当局等外国政权的兴趣。

公开资讯显示,中共的外交和统战机构,为林俊良和他的桑顿集团提供了特殊的通道和机会。例如,2007年在美中贸易关系紧张的背景下,林成功的安排美立法领袖基金会的代表们访华,并与中共官员会谈,讨论中美贸易

2008年7月,林俊良的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在中国北京市开设了索尔博瑞桑顿(北京)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由桑顿集团共同创办人薄杰双(James Bulger)任法人代表。

拜登对中共态度转变

2009年1月,拜登成为美国副总统,约翰‧克里(John Kerry)接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同年,林俊良被SLLF指定为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的亚洲/中国总监,负责联络中共官员。

拜登在美国政坛地位的擢升,似乎成为林俊良和中共统战机构加强往来的催化剂。

2009年11月,林俊良和桑顿集团在北京举办了首届中美省/州级立法领导人论坛。

该论坛由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和中共的中国人民外交学会(CPIFA)、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CAIFC)、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FAC)等外交和统战机构赞助、协办。

中共当局与林俊良的交往,直接与拜登家族产生了交集。

据桑顿集团官网(现已关闭)介绍,2010年4月,林俊良将亨特介绍给中共的金融机构,在介绍中林俊良称亨特为Rosemont Seneca公司主席,并表示亨特目的是“加深相互了解并探索商业合作的可能性”。

几天后,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在华盛顿核安全峰会上,与到访的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会面。

2011年8月,拜登访问中国,在同习近平的会谈中,对中共的态度大幅软化。(网络截图)

拜登对中共的态度大幅软化

2011年8月17日,拜登访问中国。在这次出访中,拜登对中共的态度大幅软化。

拜登在与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会谈中称,“美国充分理解台湾、西藏问题是中国(中共)的核心利益,将继续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

根据美国政府的纪录,拜登在这次出访中,再没有直接批评中共在武器扩散和中国人权上的劣迹,反而鼓吹大力发展美国和中共之间的紧密关系,与他在10年前和更早期的强硬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根据大纪元最新调查,2012年2月,习近平访问美国与拜登会面的同时,亨特的Seneca咨询公司,为美国能源新创公司Great Point拉来一笔来自中国的12.5亿美元的投资,这也是当年美国收到的最大一笔外国风险投资

2013年12月,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中国,与习近平会面;亨特也随同拜登出访。根据BCC、美联社等外媒以及中共党媒的报导,拜登当时应该向习近平抗议过东海防空识别区

公开资讯显示,拜登当年对中国的访问,与其家族同中国的生意混搅在一起。在这次出访10天后,亨特敲定了拜登家族与中共的第二笔大生意——中方提供募资的10亿美元投资基金。

2013年12月16日,由中方的渤海产业基金、嘉实基金,和亨特参与创办的美国投资机构Rosemont Seneca,以及与亨特有关联的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共同成立了渤海华美(BHR Partners)私募基金。

BHR初始基金规模为10亿美元,由中方募资;半年后,中共将BHR资金规模调涨为15亿美元。(详情参见大纪元调查报导)

2014年,南海争端继续升级。拜登2013年对中共的抗议似乎没有效果。

不过,依据美国政府纪录,2013年拜登在出访中,对中共的态度进一步软化。

2014年10月,拜登在哈佛肯尼迪学院发表演讲(拜登演讲原文)时称,“我不知道听到中国正在打败美国这种说法有多久了,但我想要中国(中共)成功,因为他们在经济上的成功,符合我们的利益”。

拜登在这次演讲中,透露了他去年底出访中国时与习近平的对话内容,以及他对中共的一些看法和改变。

例如,拜登在演讲中提到,他在2013年12月的访问中,向习近平提到要保障南海的航行自由,但拜登并未将中共视为威胁和对手,反而调侃式的安抚美国听众,称中国存在缺乏能源和水等“压倒性的问题”。

拜登在演讲中还透露了一个重要变化——他对中共的态度。

拜登称在2013年与习近平对话中,谈到了人权、包括香港青年和平抗议的自由,但他重点向习近平解释了,为何美国政府不得不谈人权。

与他向习近平解释人权的谦卑姿态相对应的是,拜登只字未提自己是否向习近平提出过,中共对中国人民的迫害问题,以及是否要求中共改善人权。

2014年拜登在演讲中表现出对中共的态度,十分明确,那就是发展同中共的关系。与13年前出访中国相比,拜登对中共的态度已经判若两人。

随着美国大选选情的变化,特别是随着拜登电邮门曝光出越来越多的内幕,总统候选人拜登发布的对中共政策,再次开始了转变,只不过这一次,拜登和他家族的中国生意已被世界聚焦。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2/1515005.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