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为摆脱困境打双循环牌 专家:漂亮口号

中共官方称,五中全会主要审议“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规划,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经济发展战略是两个规划的主线。经济学家俞伟雄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双循环”只是一个漂亮的口号,中国经济严重失衡,是一个长期性、结构性的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

川普会使出更多措施制裁

就职于美国UCLA安德森管理学院的俞伟雄认为,中国经济几年下来债务高涨,投资浪费大,房地产还有巨大泡沫,内循环有一个症结。最好的方式是让中国的消费起来,但这次疫情使正在提升的消费有中断,如今年十一长假消费额比去年还要减少,内循环效果不大。

“对外来讲,就是更严重了。”俞伟雄说,美国过去一直是中国最大的出口顺差的产地,现在中国对美国的顺差大量减少,产业链移出中国到东南亚,或者是回到美国这个趋势一直在进行,未来还会延续。如果川普特朗普)连任,美方会使出更多措施制裁中共北京政府。

武汉肺炎对全球,尤其是美国造成了很大的人员伤亡、经济损失”,俞伟雄说,“这一定会影响到中共未来景气的发展,口号再好听,就是口号而已,实际情况对中国经济都是非常不利的,大家千万要特别注意”。

中共说的好听,实际做不到

中国大陆有学者提出,要从五个维度深刻理解双循环战略内涵,也就是内需为主、技术创新、完善市场体系、实现两个循环相互促进以及积极开放。

对此,俞伟雄表示,“五个维度”的说法很漂亮,问题是政府的实际政策没有朝这个方向发展。过去这几年实际是国进民退,政府不断介入那些影响力很大的企业,阿里巴巴等各式各样的私人企业,这都违反市场经济原则,是在倒退。如果中共过去十几二十年真的秉持五维度的方向,今天就不会沦落到被世界各国指责的地步。

俞伟雄指,中共藉由市场要胁世界各地的企业来中国并移转技术,这都不是真正的开放,技术创新更是有问题。过去这十年二十几年,北京当局进行所谓的军民军事合作,以国家机器向世界先进国家进行网络渗透攻击,偷窃商业、科技机密等,让美国非常生气,“你通过偷窃把人家的创新知识产权拿到手,没有任何的补偿,是违法行为”。

中国人很聪明,如果中国老老实实脚踏实地自己去研发、创新,大家都很喜欢,这样也许会有一些进步。”俞伟雄说,“可是,中共说的很好听,实际上都没做到。2020年是一个转折点,如果中国再不改变,未来可能要面对全世界的围堵;如果中国遵照西方先进国家游戏规则,情况会好转。但对中共期待值不高。”

中共的企业不可信

俞伟雄说,美国认为牵涉到高科技,中共的企业基本不可信。“因为一个国家是由共产党极权政府所掌控的,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各式各样的监督制度,什么都是共产党的政府说了算。不管这个企业多好,多想发挥市场,如果北京当局要你把你所拥有的国外客户的资料泄漏出来交给政府,你必须遵守。”

他进一步分析,也就是说,中国的私人企业是受控制的,无法自主的,无法符合私人企业市场最大效率长期利润的原则,这是结构性的问题。例如,香港国安法一通过,很多企业就要离开香港,因为这地方没有过去那种独立公正的司法保障了。很多敏感的讯息、资金和技术都不安全了。

过去,大陆有许多公派的留学生在美国学习期间窃取了大量的科技及知识产权。俞伟雄说:“全世界少数几个国家跟美国交涉接触活动中都有个背后动机,就是要窃取一些东西来提升自己国家的军事力量,借此跟美国或西方社会做对抗,这些少数国家有中国、俄罗斯伊朗伊拉克。中国因为人多所以情况最严重。”

他表示,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政策来面对这些情况。“如果特朗普当选,这种情况会越来越被禁止。未来中共不管官派或私人要到美国高等学府念研究所,牵涉到科技,牵涉到移民法会越来越困难。如果学一般的基础人文、科学、商管,或者大学部,应该没问题,但是要想读到博士或博士后这种学科美国会非常小心。”

大陆经济结构失衡问题会无法收拾

在俞伟雄看来,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之一是过去采取积极撑高成长的方式,导致累积下来的投资大量过剩,结构性严重失衡。比如,中国的钢铁产量还不断的在创新高,过剩的产能已经大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俞伟雄指,这会像纸牌屋,到哪天到最高点垮下来的时候是无法收拾的,会有很大的后座力、很大的负面。因为这些投资都是要花钱的,只有长期的萧条才能打消这些呆账。现在中国没有全面倒下来是因为还可以不断的用新债还旧债。

现在中共正在试行数码货币。俞伟雄说,每一个货币都有一个号码,当局可以去查货币过去经过哪些手,表面上它可以防贪污。但坏的一方面讲,它完完全全可以控制所有中国人的用钱情况,特别是异见人士如果你不听话它会锁定你的名字,把你这个货币完全冻结起来,无法使用。所以这个极权政府的控制程度已经到了顶点。这是他们推出数码货币的两个原因。

当前大陆经济突出问题是高失业率

中国人口多,因为疫情,外资大量撤离导致老百姓失业,无法生存。俞伟雄指,当前大陆的经济问题直接表现出来就是高失业率。鼓励地摊经济,鼓励年轻人回乡村创业都是类似的情况,问题很大。中国大陆过去这二、三十年经济高度成长的黄金期,高工资成长期已经远远的过去了。未来要面对一个不一样的时代,年轻人会比较辛苦。

就中共重回合作社的提法,俞伟雄指出,合作社是一个不同的经营方式,不是一个以股东为主的公司结构,这是一个比较公平的方式。习近平提出发展农村合作社的理念,象农业合作社、产销合作社,如果是小规模的怎样去做都无所谓,但如果想要合作社解决所有问题是不可能的。如果合作社发各种各样的证券,如粮票、油票等是在走回头路。

“走回头路也可以啊!搞个合作社大家稀里糊涂地搞,假装每个人都就业,但是没有薪水可以拿的话,这实际上是个问题。早期中国共产社会是有这一情况,但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俞伟雄说。

“双循环”是一条不归路

德国之声”10月26日引述分析说,中国(中共)的“双循环”到目前为止基本上还是一个空洞的口号,尚不清楚如何实施,是一个相当模糊的方案。

香港《苹果日报》26日引述美银前高级副总裁吴明德的分析表示,习近平不想承担经济下行责任,所以要搞“内循环”,他知道这样(因中美交恶)中共会死,所以准备要“自力更生”,学毛泽东时代大炼钢铁般的搞“全民大炼芯运动”,但“双循环”是一条不归路。

推特网民黄鹤升(@huanghexl)发帖说:“我不知道什么内循环,双循环,但我知道没有私有制,只有所谓的‘公有制’,经济肯定搞不好。毛泽东时代的血泪教训。然而,现在要恢复以前的公有制。内循环,卷缩回去冬眠吧?”

10月24日,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上海“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视像演讲,提到当局的“双循环”主调,在谈到中国金融时,他强调“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王岐山提到中国金融不能搞庞氏骗局的说法,也暗指以内循环为发展主体的中国经济,已经债台高筑的地方政府,会继续借钱搞基建、建5G基站、数字经济等,债务黑洞会越滚越大。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泰、骆亚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2/1518741.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