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间谍头子:我给你30万美元 你可以将它给你们的总统和民主党

—古川:美国民主党高层与中共的新老朋友

作者:
对于姬德胜介入支持克林顿的竞选,《洛杉矶时报》报道,1996年夏天在香港一家饭店的地下室,姬德胜对美籍华商、民主党的捐款人钟育翰(Johnny Chung)说:“我们真的很喜欢你们的总统。我们希望他能获得连任……我将给你30万美元。你可以将它给你们的总统和民主党。”

在2016年美国大选之后,不甘失败的美国民主党高层与希拉里,无中生有地炮制出“通俄门”,认定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帮助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并使川普成功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经过特别检察官穆勒的一年多的调查之后,穆勒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不得不承认川普没有与俄罗斯勾结,“通俄门”最终以民主党的失败政变而告终。实际上,“通俄门”背后却掩盖了美国民主党高层与中共当局的勾结,也许应该将其称为“通中门”,这些美国民主党的高层,都是中共的新老朋友。

克林顿

美国民主党高层与中共当局的勾结,或者说中共当局干涉美国大选,早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于1996年的竞选连任就已经开始,原中共元老姬鹏飞之子、中共军方少将、时任中国人解放军总参谋部情副部长的姬德胜,曾通过中间人钟育瀚向克林顿捐款30万美元。

对此,美国著名保守派主持人马克·里德·列文(Mark Reed Levin)在其《不自由的新闻媒体》(Unfreedom of The Press)一书中,曾专门提到中共军方捐款帮助克林顿竞选连任,其消息来源于《华盛顿监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和《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的报道。

1999年7月3日,《洛杉矶时报》发布了《中国调任涉嫌集资丑闻的情报局长》(Chinese Reassign Intelligence Chief Implicated in Fund-Raising Scandal)(https://www.latimes.com/archives/la-xpm-1999-jul-03-mn-52579-story.html)的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局常务副部长姬德胜,因为涉嫌向美国民主党捐款而被调任,而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局常务副部长调到军事科学院研究部副部长。

实际上,《洛杉矶时报》发布报道时,姬德胜已经于1999年3月被中共军方以涉嫌泄露军事机密而隔离审查,并于1999年6月被正式逮捕。而其调任发生在一年之前的1998年初。1999年8月,姬德胜被中共军事法庭以收受贿赂2130多万元、挪用军费975万元、泄露军方机密三项罪名判处死刑。

姬德胜被判处死刑之后,其父亲姬鹏飞曾多次给时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江泽民、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张万年国防部长迟浩田写信,要求对姬德胜免死。遭到拒绝之后,姬鹏飞于2000年2月8日吞服安眠药自杀而死亡。随后,姬德胜于2002年被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改为无期徒刑。直到2020年5月9日,姬德胜才刑满出狱。

对于姬德胜介入支持克林顿的竞选,《洛杉矶时报》报道,1996年夏天在香港一家饭店的地下室,姬德胜对美籍华商、民主党的捐款人钟育翰(Johnny Chung)说:“我们真的很喜欢你们的总统。我们希望他能获得连任……我将给你30万美元。你可以将它给你们的总统和民主党。”

据《华盛顿监察家》报道,钟育翰出生于台湾,后来成为美国公民,是一位极为积极的民主党筹款人。从1994年至1996年,也就是克林顿竞选连任期间,他先后向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捐款36.6万美元,并拜访了克林顿的白宫超过50次。1995年,钟育翰在白宫举行的一次活动中,向第一夫人希拉里的幕僚长提供了5万美元的支票。对此,钟育翰称:“我看白宫就像地铁一样——您必须投入硬币才能打开大门。”

钟育瀚后来于1999年5月在美国众议院政府监察与改革委员会(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作证透露,他通过其商业伙伴刘超英于1996年认识姬胜德,而刘超英是中共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刘华清的女儿。后来,钟育瀚从多个渠道收到30万美元之后,刘超英告知可以将30万美元的一部分捐助克林顿及民主党,其余的用作支付姬胜德儿子的工资。当时,姬胜德儿子,其英文名为艾里克斯,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书,准备为钟育翰工作。因此,钟育瀚将3.5万美元捐给了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而其余的钱给了姬胜德的儿子。

除了钟育瀚之外,还有同样来自台湾的崔亚琳(Yah Lin“Charlie” Trie)和黄建南(John Huang)。崔亚琳曾为克林顿的法律辩护基金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筹集了120万美元的外国捐款并拜访了白宫22次。1996年3月,崔亚琳给办公室设在华盛顿的法律辩护基金捐了46万美元。这笔钱是用信封装的,一沓1000美元,有些钱的序号相连,而且上面还有同一笔迹的不同名字。

黄建南与克林顿早在1980年代就相当熟识。1992年克林顿初次竞选总统时,黄建南积极出面为民主党募捐。克林顿担任总统之后,黄建南被任命为商务部副助理部长,主管国际贸易。克林顿竞选连任时,黄建南出任民主党财务委员会副主席,为民主党筹集了150万美元的外国捐款,拜访白宫87次。

此外,黄建南还与印尼力宝集团(Lippo Group)董事长李文正(Lie Mo Tie或James Riady)关系十分密切,而李文正与中共有着广泛的联系,美国参议院政府事务委员会曾发现,李文正“与中共情报机构有长期关系”。1992年克林顿第一次竞选总统时,李文正就向克林顿捐了125万美元。

对于中共当局如此干涉美国大选,美国司法部曾试图发起相关调查。但在克林顿于1996年11月成功连任之后,其司法部长阻止了相关调查。对此,马克·列文表示:“时任司法部长的珍妮特·雷诺(Janet Reno)拒绝寻求任命独立检察官(因为此前独立检察官的任命状态已经失效)来调查中共-民主党-克林顿勾结的丑闻。没有在伪证处罚下的任何对克林顿进行询问。也没有起诉报告。因为比尔·克林顿已经成功当选了他的第二任总统任期。丑闻已经死亡,尽管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于2008年在民主党总统初选中参与了竞选,随后她在2016年以民主党候选人身份参与总统竞选,却再也没有激起这一丑闻。民主党媒体对此毫无兴趣。”

拜登

除了克林顿之外,还有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乔·拜登(Joe Biden)家族与中共勾结。2020年10月14日,《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发布了有关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成为乌克兰能源公司布瑞斯玛(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并获得巨额利益,而时任美国副总统的乔·拜登成功向乌克兰施压解雇了调查布瑞斯玛公司贪腐的检察长,引发了这次美国大选的“十月惊奇”的“邮件门”事件。第二天,《纽约邮报》又爆出亨特·拜登在中国获取巨额利益。

在乔·拜登担任副总统之后,亨特·拜登和约翰·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及德文·亚彻(Devon Archer)、埃里克·史威林(Eric Schwerin)于2009年6月成立投资机构罗斯蒙特·塞内卡(Rosemont Seneca)投资公司,并其下面设置了一系列罗斯蒙特子公司,包括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Partners和Rosemont Realty。

克里曾是2004年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在乔·拜登当选为副总统之后,克里于2008年12月接替乔·拜登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并于2013年2月1日至2017年1月20日担任国务卿。德文·亚彻是克里斯托弗与约翰·克里的好友,并曾担任约翰·克里竞选顾问。埃里克·史威林曾在2015年3月被奥巴马提名为美国遗产保护委员会委员。

在罗斯蒙特公司成立之后,促成了中国万向集团(Wanxiang Group)与2012年2月向美国能源公司巨点能源(Great Point)投资12.5亿美元。万向集团是中国最大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其创始人鲁冠球与中共官方关系密切,多次陪同 中共领导人访问美国,包括两次陪同习近平访问美国。半年后,万向集团又出资4.5亿美元准备收购美国规模最大的锂电池制造商A123公司80%的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随后,因为A123公司是美国军方供货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万向集团的投资计划。但A123公司却向法院却提出破产保护,万向集团于2012年12月6日,在法院竞拍中以2.57亿美元买下A123。2014年2月14日,万向集团又出资1.492亿美元成功买下了美国汽车公司菲斯科(Fisker)。万向的这三起交易,背后都可能有亨特的推动,因为菲斯科的破产文件将亨特列为债权人。

除了万向集团合作之外,亨特还与总部位于上海的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China Energy Company Limited)合作。《纽约邮报》于2020年10月15日爆出亨特从中国华信获取了巨额利益,仅仅因为“介绍费”一项,亨特就连续三年每年从中国华信收取1000万美元。

此外,亨特还担任中国华信的董事长或副董事长,持有其20%的股份,另代大老板(Big Guy)持有10%的股份。虽然目前还没有完全确认大老板(Big Guy)的身份,但很多人相信大老板(Big Guy)就是乔·拜登。

亨特还与中国华信的创办人叶简明(Ye Jianming)约定创办一家更持久、更有钱可赚的公司,亨特与叶简明各占50%的股份。2017年8月,他们创办了Hudson West III公司,一个月后开通了信贷额度,而亨特·拜登与其叔叔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以及詹姆斯的妻子萨拉·拜登(Sara Biden),三个人使用该公司的信用卡消费了10万美元。从2017年8月8日至2018年9月25日,Hudson West III公司向亨特的公司Owasco支付了479万零375美元的“咨询费”。

作为与中共军方与情报机构背景深厚的企业,华信一直试图通过金钱与世界各国的政界领袖建立联系。为此,华信曾向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捐赠了10万美元。

据《纽约时报》于2018年12月14日发布的《叶简明如何进入华盛顿的权力走廊》透露,叶简明与中共军方与情报部门有深厚关系。中国国有银行曾向华信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贷款,其公司雇佣了大量的中国前军官,叶简明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曾担任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的副秘书长。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的联络部,该联络部负责情报工作,搜集有关台湾、香港、澳门以及日本韩国朝鲜的情报。

华信还在香港成立了“中华能源基金会”,由叶简明担任主席,原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担任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2017年11月18日,何志平因代表华信向乍得、乌干达、塞内加尔的非洲官员行贿290万美元而在纽约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何志平被捕后,他曾向给乔·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打了电话,透露他遭到了麻烦。2019年3月25日,何志平被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判囚三年并罚款40万美元。2020年6月8日,何志平刑满出狱后回到香港。

而在何志平被捕后不久,叶简明也因为何志平的丑闻而遭到中共当局控制。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叶简明于2018年2月16日被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下令抓捕。2020年4月,上海法院宣布中国华信破产,而叶简明却一直未有相关消息。

此外,亨特还与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合作。《纽约客》(New Yorker)曾报道,2013年12月4日-5日,当乔·拜登乘坐空军二号到中国访问时,亨特带着13岁的女儿同行。到北京后,亨特安排了渤海华美的执行长李祥生(Jonathan Li)与乔·拜登在饭店大堂握手,随后亨特与李祥生私下会面,商讨渤海华美的成立事宜。

2013年12月,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拜登乘坐空军二号到中国访问,其身边分别是儿子亨特‧拜登和孙女芬尼根(Finnegan)。

十天后的2013年12月16日,渤海华美(Bohai Harvest RST)在上海注册成立,其基金规模为10亿美元,半年后上调为15亿美元。渤海华美由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嘉实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与罗斯蒙特(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和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共同成立。李祥生担任总裁,亨特是九名董事之一,亨特以42万美元价格购买了其10%的股份。而渤海华美其余80%的股份由中国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人寿保险、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海航集团等中国国有实体控制。

此外,罗斯蒙特下属的Rosemont Realty在2015年被中共军方企业远洋集团在香港的子公司盛洋投资(Gemini)以30亿美元收购,而Rosemont Realty价值仅值10亿美元。随后,Rosemont Realty改名为Rosemont Gemini。Rosemont Realty由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负责,亨特担任顾问。

从上面所述可以发现,无论是鲁冠球与叶简明,还是万向集团、中国华信、渤海华美与远洋集团,都有深厚中共官方背景,甚至中共军方与情报部门背景,亨特与他们的合作,也许就是中共官方在背后推动。

贺锦丽

2020年9月5日,美国媒体《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发表独家报道,揭露来自加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被拜登选为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的贺锦丽(Kamala Harris),其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的欧华律师事务所(DLA Piper)为一大批中国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并雇佣了中国官员。

自2017年开始,埃姆霍夫担任其欧华律所的知识产权和技术业务以及媒体、体育和娱乐部门的合伙人。欧华律所自称在中国拥有近30年的业务经验,有140多名律师专门负责“中国投资服务”部门,在美国和欧洲都有长期建立和深入的中国事务办公室。

欧华律所雇佣了一批中国官员,如担任诉讼与监管部主管和国际仲裁部联合主管的杨大明律师(Ernest Yang),在2013年被任命为中国政协委员,并于2019年晋升为政协常委;而高级顾问赵菁(Jessica Zhao),曾任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是一个促进中国贸易发展的政府机构。

欧华律所为中国国有实体东方航空、南方航空、招商局集团、华融投资、黄金集团等公司提供服务。

正是因为其丈夫与中国的特殊关系,以致于贺锦丽在2020年10月7日晚上与副总统彭斯的辩论中撒谎称,美国人民尊敬习近平超过川普。

范恩斯坦

2018年7月27日,美国《政治》(Politico)杂志报道,来自加州民主党籍的美国联邦参议员戴安·范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的一名华人助理刘绍汉(Russell Lowe)曾被FBI发现是中国间谍

从1993年开始,刘绍汉担任范恩斯坦的助理,后来担任其办公室主任,并充当范恩斯坦与加州亚裔社区的联络人。联邦调查局曾发现刘绍汉向中国驻旧金山机构官员发送情报。范恩斯坦获知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后,将其开除。

范恩斯坦出生于1933年,从1992年开始一直担任参议员,是参议院年纪最大的参议员。而从1978年到1988年,范恩斯坦担任旧金山市市长。范恩斯坦担任旧金山市长时,曾与当时担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签订了两市缔结为姐妹城市的协议。范恩斯坦自称是江泽民的朋友,长期反对美国对台军售。2010年6月初,范恩斯坦与另外两名参议员访问中国时,还专门会见了原 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与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

范恩斯坦是美国参议院的亲中派代表人物,是美国对华永久最惠国待遇最主要的推手之一。自其担任参议员以来,一直在帮中国说话、推动中美贸易、鼓吹经济发展能够促使中国转变。

范恩斯坦的丈夫理查德·百隆(Richard C. Blum)与中国有密切的商业往来。早在20世纪90年代,百隆就通过“新桥亚洲”(Newbridge Asia)在中国投资上千万美元。

中国病毒肆意世界之后,范恩斯坦却于2020年7月29日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中国是一个受其他国家尊重的国家。美国如果破例因疫情取消中国的国家主权豁免权、起诉中国政府的话,那将会是一个巨大错误。

总之,从克林顿夫妇到拜登父子,从贺锦丽丈夫到范恩斯坦的丈夫,他们都因为经济利益而与中共当局勾结在一起成为新老朋友,甚至还被与中共军方和情报部门的密切关系的人员利用,有意或无意中泄露了有关美国的情报,从而危害美国的国家安全。

对此,2020年10月19日,美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希金斯(Rich Higgins)在推特上爆料称,因为亨特·拜登接受中国现金可能泄露美国特工名单给中共当局,导致这些美国特工都被追捕落网(hunted down)并被有系统地处决(systematically executed)。虽然目前没有确认泄露信息与拜登有关,但也不能排除存在这种可能性。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曾于2017年5月22日报道,从2010年起,中共当局系统性地捣毁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多年来在中国的建立谍报网络,在两年的时间里杀死或监禁了18至20名特工,让美国之后多年的情报收集工作处于瘫痪状态,以致于美国的现任和前任官员把特工的损失描述为数十年来最糟糕的一次。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2/1518955.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