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居民杠杆的末环 债务崩塌的前奏

作者:
大基数高危人群,已经是全社会加杠杆的最后一环,当他们的杠杆出现风险之后,再无新的群体稳定他们的杠杆。这块积木的不稳定性恐怕不久后就要显露。 而任一积木的不稳,都会导致整个积木塔的崩溃。 债务崩塌的前奏已经响起。

经济下行期,幺蛾子总会层出不穷。

P2P的全面性暴雷;

到低收益理财违约的遮遮掩掩;

债券违约的谎言与欺骗。

鹏华聚鑫违约后至今未给出投后报告,原油宝干脆是国家机密。方正、华晨、海航等等一长串违约名单,有把核心业主转移走立马躺地的,还有把值钱的金融牌照都转走的,还有直接用破产来逃债的。

幺蛾子满天飞的时候,大力发展直融一再被提出!

01

直融——风险的最后甩锅

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金融中介机构介入。

在经济形式上升期,融资风险低而收益高,膀大腰圆的各类间接融资主体(银行等),怎么会舍得将到嘴的肉让出去?直融也就是嘴巴上喊喊。

到了经济下行期,形式变了,融资风险高而收益低。偏偏这个时候,上级部门有防范风险的压力,逼着间隔融资主体放贷稳定债务链和经济形式,商业银行等间接融资主体,无形中承担了很多政策性贷款的责任,一些信贷已经不是鸡肋了,而成了毒药了。

膀大腰圆们从来都是有的吃的时候有我,有亏吃的时候不要找我。

于是,大力发展直融来了!

02

蚂蚁上市——居民杠杆的尾声

蚂蚁的年化利率已经接近15%,这当然是一个不低的水平,但凡有其他可能,没人喜欢用如此高息的资金。

但一部分人群并没有太多的融资渠道可选,李总理说,中国还有6亿人月入不足1000人民币,这部分人信贷渠道有限,成为网络小贷业务拓展的主要目标。

在2008年之前,中国投资(尤其是企业投资)的回报率相当高,这段期间,加杠杆的主力就是企业加杠杆。在2008年之后,企业投资回报率下降,企业加杠杆动力下降,政府加杠杆(基建)和居民加杠杆(买房)成为加杠杆的主要力量。

尤其是15-16年中国房地产牛市再次启动之后,居民加杠杆速度再次飙升。

“六个钱包”的首付款。

就中国来说,政府、企业和居民,轮番加杠杆之路从未停歇,以至于目前三大部门全都杠杆率高企,加杠杆迫近极限,继续加杠杆难度日增。

单居民部门来说,加杠杆买房能上车的基本都已上车,剩下的人口(多数是月入不足1000),哪怕集中6个钱包也无法上车,反而成为中国最后的低杠杆人群。

恰恰是这部分人口,也最具有加杠杆的潜力。由于他们杠杆率低,初始阶段违约风险不高,再加上基数大,小贷利润回报反而较高。但这部分人群的杠杆率稍加积累,违约风险就会飙升。

风险易于暴露而且基数大,杠杆一旦断裂,两大特点就会产生大面积的生存危机,道德滑坡、法治恶化、社会不稳的效果会即刻显露。

四部门联合约谈蚂蚁或是基于对马大师的“金融没有系统”、“传统银行当铺思想”言论的回应。但应也有防范高风险群体杠杆率上升过快诱发社会问题的顾虑。

《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该两项金额中的较低者为贷款金额最高限额;对法人或其他组织及其关联方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100万元。

03

债务崩塌的前夜

借债就像搭积木,每一块积木都是基于未来的回报预期。随着积木塔越搭越高,任一块积木的回报预期与回报现实脱节的时候,要么通过借更多的债(补足回报预期)来勉强维持,要么就是整个积木塔崩塌

高杠杆的稳定就只有一个办法,不断的发现一个新的群体,让他们借债加杠杆,以此稳定债务链。

大基数高危人群,已经是全社会加杠杆的最后一环,当他们的杠杆出现风险之后,再无新的群体稳定他们的杠杆。这块积木的不稳定性恐怕不久后就要显露。

而任一积木的不稳,都会导致整个积木塔的崩溃。

债务崩塌的前奏已经响起。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5/1520125.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