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42万张幽灵选票 共和党候选人:选举舞弊始于加州

据大纪元报导,11月5日,加州第33选区联邦众议员共和党候选人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P.Bradley)在洛杉矶接受大纪元记者採访时表示:目前扩展到其它州的选举舞弊手段,最初就是从加州开始的,例如邮寄投票(Mail-in ballot)和收割选票(Ballet harvesting)。

加州第33选区联邦众议员共和党候选人詹姆斯·布拉德利表示,民主党若胜选会将美国拱手让给中共。(袁玫/大纪元

2020年美国大选尚未定论胜负之际,外界质疑前副总统、民主党候选人拜登阵营选举舞弊行为,被视为民主党票仓的加州,也有共和党人提出反击,要求对11月3日的选举重新计票。

据大纪元报导,11月5日,加州第33选区联邦众议员共和党候选人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P.Bradley)在洛杉矶接受大纪元记者採访时表示:目前扩展到其它州的选举舞弊手段,最初就是从加州开始的,例如邮寄投票(Mail-in ballot)和收割选票(Ballet harvesting)。

因邮寄选票可能被寄错、截获或者丢弃,所以向来被质疑是造假的温床。据加州投票数据公司Political Data Inc.的副总裁Paul Mitchell说,当面投票被丢弃的情况非常罕见,除非"在你离开5分钟后,一颗流星击中你的投票站"。也正因为此,没有一个州为亲自投票提供选票追踪。

但当你邮寄投票时,有更多的机会出错。自从今年发生中共病毒疫情后,加州就转向了採用全邮寄选票的系统。

在週二的投票站开始之前,超过1200万加州选民已经提交了选票,超过了该州登记选民的一半。与此同时,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提出,加州可能会永久性地转向给所有选民发邮寄选票的方式,理由还是为阻止疫情的扩散。

"收集选票"是指有组织的工人或志愿者收集选民的缺席选票然后送往投票站或选举办公室。该术语由加州共和党首创,暗指不正当选举行为。但是这一行为在2016年被加州民主党立法,由州长布朗签字生效,成为合法行为。共和党人认为正是这一"收集选票"法导致加州共和党票仓橙县(Orange County)由红变蓝。他们认为,只要"收集选票"在加州是合法的,共和党人就没有机会赢得选举。

加州还有42万张幽灵选票未被删除

根据目前非正式的选举结果,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P.Bradley)和对手、现任国会议员刘云平的得票率大约是3比7。他把这一差距归咎为洛杉矶县政府的违规行为。他说:"我们已经知道有150万登记选民需要从选民册上删除,但(洛县政府)还没有完成(删除工作)。"

早在2017年,美国保守派监督组织"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就提起联邦诉讼(Judicial Watch, Inc., et al. v. Dean C. Logan, et al.),指控被告洛县书记官迪恩·洛根(Dean Logan)和加州州务卿帕迪拉(Alex Padilla)没有遵守1993年美国《国家选民登记法》(NVRA)的要求清理选民名单。经过两年的诉讼,2019年1月初,"司法观察"与洛杉矶县及加州政府达成了一项和解协议,要求洛县从选民登记册中删除多达150万的不活跃(搬迁或死亡的)选民,并要求加州其它县採取类似措施。

据该诉讼和解案的原告之一,无党派选举监督组织"加州选举诚信项目"(Election Integrity Project California,简称EIPCa)上月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发现仍有42万张选票被邮寄给可能已经搬迁或死亡的人,约2万名登记选民每人收到2至4张选票。其中单在洛县就有277606张"问题"选票。

据圣塔克拉里塔山谷信号报(Santa Clarita Valley Signal)报导,洛杉矶县巴伦西亚(Valencia)的居民菲利斯·格雷金(Phyllis Grekin)收到了一张给她儿子的选票,她儿子已经在加州以外的地方住了好几年。

"我收到了儿子的选票,但他住在明尼苏达州,他在那裡登记了,"格雷金说:"如果我要作弊,我会偷偷摸摸把他的选票交上去,但我不会这么做。而且我不是唯一的案例。我知道很多人都在说同样的事儿。"

另一位圣克拉里塔(Santa Clarita)的居民也收到了她两个儿子的选票,她的两个儿子至少在过去7年裡没有在加州居住过。

居民福斯特(Dennis Fuerst)说:"如果他们的父母没有公民意识,他们可以直接填好后邮寄过去。"

据"加州选举诚信项目"主席琳达·佩恩(Linda Paine)透露,选他们已将调查结果送交加州州务卿,但州政府拒绝接受这一调查结果。

针对上述指控,大纪元记者请求州政府官员及洛县官员置评,发稿前尚未得到回覆。

布拉德利:黑命贵骚乱让洛杉矶人受够了

布拉德利说他的竞选团队也收到很多类似的举报。为此,他正在组织律师、筹集款项来申请重新计票,加上律师费,大约每天要花1万到1万5千美元、共10天完成重新计票。

他并补充说:"要知道在加州,你去投票的时候不用出示身分证,甚至有些情况下连签名都可以省略。所以当我们进行重新计票时,我们会要求签名并进行核实。"

曾加入海岸警卫队、退伍军人出身的布拉德利说:"(加州州长)加文・纽森和(州务卿)亚历克斯・帕迪拉(Alex Padilla)故意改变法律赢得这次选举,因为他们知道,在圣莫尼卡和贝弗利山庄的(黑命贵)骚乱发生后,他们要想赢得选举很艰难。这就是为什么我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和选民谈话,他们受够了这些傢伙,他们需要有人站出来保护社区家庭,那就是我。"

他说如果没有选举舞弊,"毫无疑问我会赢,因为大部分洛杉矶人,包括很多民主党人说:我们受够了,我们要选出能保护我们的人。所以当看到我没有胜出时大家都非常震惊。特别是现在大家知道刘云平跟亲共的人站在一起。"

看到川普总统在摇摆州面临的类似处境,布拉德利说:"这一切选举舞弊或操纵行为都是从加州开始的。一个例子就是收割选票在加州成为合法。这就是民主党一直在全美推动的,再加上COVID疫情,他们现在说要给所有人邮寄选票,这正是加文·纽森所做的,但是他在我们这裡受到了巨大的反弹。"

11月2日传出消息,加州最高法院法官沙拉·哈克曼(Sarah Heckman)裁定纽森的第N-67-20号行政令确实违宪。该命令要求所有在11月选举中登记投票的加州居民都要收到邮寄的选票。该命令还要求从10月31日到11月2日,每万名居民必须有一个投票点,投票时间至少8小时。

布拉德利说:"加州现在叫共产主义加州,因为中共现在在整个好莱坞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房地产投资很多企业都和中共有关。我们(加州)过去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现在我想是掉到了第50个左右。美国的疫情危机。让每个人都处于恐惧之中,互相争斗,如果你现在走在洛杉矶的大街上,人们会记下你的名字、给你拍照,因为你没戴口罩。我想,哇,我们的宪法权利发生了什么?我不想听起来像一个阴谋论者,但这显然是他们将疫情政治化、利用疫情控制选举,让大家都接受邮寄选票。"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7/1520822.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