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川普要在亚利桑那州打记号笔官司

川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周四(11月5日)要求亚利桑那州一名法官让他们增加一项诉讼官司,该诉讼指控凤凰城市的读票器无法读取选民的选票,因为选民被要求必须使用投票站给的沙皮牌(Sharpie)记号笔划选票。

图为2020年11月5日,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某处选举办公室桌子上的一只沙皮牌(Sharpie)记号笔。(图片来源:Olivier Touron/AFP via Getty Images)
图为2020年11月5日,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某处选举办公室桌子上的一只沙皮牌(Sharpie)记号笔。

川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周四(11月5日)要求亚利桑那州一名法官让他们增加一项诉讼官司,该诉讼指控凤凰城市的读票器无法读取选民的选票,因为选民被要求必须使用投票站给的沙皮牌(Sharpie)记号笔划选票。

川普团队方面认为,由沙皮牌记号笔 引起的读票器的潜在错误说明该事件需要进一步审查,应该允许他们增加一项针对该记号笔的诉讼官司。

诉讼案要求马里科巴县(Maricopa County)法院下令,让所有使用沙皮记号笔而致选票被读票器拒绝的选民再获得一次修正他们的选票的机会。诉讼案还要求这些选民能够在选举官员盘点他们的选票时在场。

周五(6日)一名法官在凤凰城举行了听证会,凤凰城地区的选民劳里.阿奎莱拉(Laurie Aguilera)提起诉讼。阿奎莱拉指控说,她用的沙皮记号笔的墨水渗透到了她的选票背面,她向投票站工作人员要求一张新选票,但是遭到拒绝。阿奎莱拉由“公共利益法律基金会”(PILF)代表出庭。

PILF主席兼法律总顾问克里斯蒂安.亚当斯(J.Christian Adams)在声明中说:“这些选民被剥夺了投票权。据称,亚利桑那 州的选举官员是问题的一部分,不能由于投票过程的失败,而发生剥夺投票权的事情。我们要求所有被确认是没有修正或被拒绝的选票,都应允许将其修正。”

一个在社交媒体上热传的视频里,一名亚利桑那州的女士确认,她知道在四个不同的投票站都给选民派发沙皮记号笔划选票,而这样的选票基本都无法被读票器读取,因此都成了无效选票;此外这里的选民大多都是为川普总统投票来的,这样一来,他们的投票就都无效了。

视频中的女士也确认,用普通圆珠笔就不会导致选票失效。

在这个视频的留言区里,一位名为琳达.安塔妮妮(Linda Antognini)的女士说,她就居住在亚利桑那州的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她认为这个视频里说的绝对正确。

安塔妮妮讲述了她自己的经历:她和她的丈夫去投票时,就是有投票站工作人员给他们黑色的沙皮记号笔,还告诉他们“不要使劲划,墨水会渗透纸张”。但是无论他们如何轻轻划,墨水都渗透了他们的选票纸的两面。

他们向工作人员报告了这个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机器会读取这些投票的,不用担心”。但是安塔妮妮说,听到这话后,她的雷达马上就担心起来了。

亚利桑那州选举官员否认针对沙皮记号笔的指控,并称,根据该州的选举程序手册,选票审查委员会会复制那些因机器损坏或被墨水弄脏而无法被读取的选票。

但是共和党人并不满意这种说法,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众议员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周三(4日)表示,他在与州检察长办公室就沙皮记号笔事宜取得联系。

于是,亚利桑那州检察长马克.布鲁诺维奇(Mark Brnovich)的办公室在周三致信马里科帕线选举官员,要求回答哪些投票中心使用了沙皮记号笔?以及由于沙皮记号笔的墨水问题而拒绝了多少选票?

亚利桑那州多年来一直是共和党票仓,有11张选举人票。2016年大选时,川普轻松赢得该州。

今年大选开票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得票优势领先川普总统,非常令人惊奇,在11月3日的大选日之夜,美联社和福克斯新闻就把亚利桑那州列入到拜登的口袋里了。之后,亚利桑那州的计票在还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就停止不前了。

随后川普总统要求亚利桑那州继续计票,并且通过诉讼让亚利桑那州得以继续计票,之后,拜登的领先优势不断缩水。

戈萨尔众议员在周三(4日)的推特上公布说,亚利桑那州还有20%的选票没有计数,而且基本上都是来自川普选民区的,而那时川普总统比拜登只少1万张票。

亚利桑那州是目前尚未明确赢家的八个关键州之一。川普总统在阿拉斯加州和北卡罗来纳州保持领先地位。川普团队向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内华达州就提起了法律诉讼。乔治亚州和威斯康星州有待重新计票。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7/1520889.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