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男性遭遇家暴:“我仿佛是她的奴仆”

开始,魏森博格(Tami Weissenberg)抱着一种典型的男性心理 "我就是救她的那个人!",和女友相识时,对方就告诉了他一些自己遭遇暴力的过往,被前男友家暴,不幸的恋爱经历。这让他很感动。他想帮她,救她,告诉她恋人之间可以相互理解和扶持。魏森博格回想起来说道:"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只是她的骗局,为了能够操纵他人。" 这段噩梦长达6年的时间。

魏森博格是一个自信的男人,他高大挺拔,这样一个人是家暴的受害者?他冷静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并进行了反思。

情感依赖是遭遇家暴的主要原因

他和伴侣决定同居。两人一起生活,一起成长,他给女方提供支持,包括资金上的支持。他们的生活逐渐并为一个轨道:共同的住处,共同的起居,共同的帐户。第一次家暴发生的时候,两人的生活已经紧紧交织在一起了。

魏森博格说:"一次我们度假,住的酒店她不满意,就不想付钱。我得支持她,让我告诉饭店老板酒店是多么的脏乱差。我当时实在不好意思这么说。就回到汽车上,让她自己去和酒店交涉。她回到车上一边冲我狂吼,一边打了我一个耳光,我当时想 '天呐,我再也不敢说不支持她了。'"

"我觉得自己就像她的奴仆"

女方为这次暴力行为的辩护是:她有一个黑暗的童年。亲情淡薄。他最终原谅了她。几年下来依赖性变得越来越强:"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总想讨好主人的奴仆。事情都有规矩:她想吃什么水果,怎么采摘,怎么端上桌。如果做的不对,她就向我乱扔东西。我总是想,我必须取悦她,这样才能拥有安宁。"

然而, 女方的要求越来越高。家暴问题也愈发严重。魏森博格曾经因为骨折和割伤去医院接受治疗。尽管如此他没有反抗,这么多年来,他希望能感化对方最终意识到自己的暴力行为是错误的:"我一天24小时都高度紧张,不停地在满足她的要求,不敢犯错。我一直在忙,根本没有时间去反思自己的处境。"

求助的希望也越来越小。这名前女友控制着他的社交网络。可能知道家暴事件的人都要避免接触,包括男方的家人。

image.png

英国坎布里亚大学的男性家暴问题专家贝茨

弱势男性缺少社会关注

德国今年官方记录的大约有2.6万像他这样的男性,他们都是家暴受害者。一个男人说 "我被老婆打了 ",谁会相信呢?男性不是施暴者,而是受害者,这个弱势群体缺少社会的关注。英国坎布里亚大学的科研人员贝茨(Elizabeth Bates)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贝茨说:"在电视和喜剧中,对男性的暴力是一种幽默的工具。女人对男人的暴力我们可以当作笑话看,但这造成的后果是,男性会更不敢寻求帮助,原因包括,怕别人不相信自己的遭遇。"

贝茨的研究表明,男性往往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家暴的受害者。

男性遭遇暴力并不少见。最常见的是轻度暴力:根据联邦家庭事务部2004年进行的一项试验性研究,德国每六名男子中就有一名男子称曾被妻子推搡过,有10%的人表示被伴侣轻轻扇过耳光或是"踢得很痛",或者被扔过可能伤害他们的东西。更为常见的是精神暴力,伴侣因为嫉妒要求男方与某人断绝来往; 控制或羞辱男方。和贝茨共同完成研究的普彻特(Ralf Puchert)指出:"从推搡到严重家暴,大约有同样数量的男性和女性表示,他们一生中至少经历过一次伴侣关系中的暴力。"

对魏森博格来说,挨打还不是最严重的,精神暴力更加可怕:"有一天,她站在我面前,脱掉了她的浴袍,光着身子。然后她就开始打自己,抓自己,并大喊:'住手 哎哟!好疼!' 我站在她的面前,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然后她停手,又穿上浴袍,把手伸进口袋,关掉一台小型录音机。"这个迷你录音机好方便,这是我的保险。"她之后转身离开。女方威胁魏森博格,如果他敢把遭到家暴的事公之于众,她就会拿这个当作自己被家暴的证据。 魏森伯格感到自己无能为力:"我不能说。我怕丢脸,丢了工作,怕别人不相信我是受害者,而是施暴者。"

image.png

2020年春天,德国首部男性救助电话投入使用

全球化现象

全世界都有类似经历的男性。根据官方统计,墨西哥家暴受害者中约有25%是男性。在肯尼亚尼日利亚或加纳,失业和贫穷是男性被家暴的常见原因。而各个国家缺少给这一群体的帮助。在大城市里会有男性咨询中心,但对于农村地区的许多暴力受害者来说,寻求帮助却并不容易。

这种情况正在慢慢改变。2020年春天,德国首部男性救助电话投入使用。需求量很大。不少男性多次拨打电话求救。像魏森伯格一样,打电话的人都觉得陷入绝境,比勒菲尔德男性救助电话中心man-o-mann的哈斯(Andreas Haase)介绍说:"很多打电话求助的男人都害怕改变。他们认为 ′如果我现在离开,我的妻子真的会把我搞垮。`他们大多有孩子,害怕离开后会与孩子失去联系。"

终于有一天,魏森博格清晰地感觉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转折点是有一次我喉咙痛,下班开车回家,本应该去药店买药。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回家的路是经过精心规划的,她会电话不断地来查问。这让我感到很无助:这是怎么回事?然后,我没有开车回家,再也没有回去。"

他终于解脱了。魏森博格说:"我当时特别缺少一个可以让男性倾诉恐惧和烦恼的地方。这也是我后来成立互助小组的原因。我才发现有很多男性虽然经历的形式不同,但都有着同样的感受。" 他为遭到家暴的男性提供咨询外,还为受害者提供庇护住处。他自己也展开了新的恋情。

魏森博格使用的是化名。他也不愿意公开前女友的名字,也不愿向她追究过往。

不仅是男性遭到暴力,女性遭遇暴力事件也不容忽视。魏森博格和许多男性咨询中心多次指出,家庭暴力受害者中,女性数量更为居多,暴力产生的后果也更为严重。魏森博格还补充指出,女性运动及其争取平等的抗争,才让人们意识到男性遭遇暴力的问题。对他来说,这场斗争还没有结束。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8/1521162.html

情感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