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川普一项数据远超历任总统 将因此获胜

作者:
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的学者塞里・休斯(Ceri Hughes)今年10月初发布的研究发现,在川普的语言中,神与上帝这样的用词,出现的频率远远超过之前100年的美国历任总统。休斯是专门研究政治通信的学者,他是在分析了448篇美国历任总统的重要演讲后发现这一点的。川普在重要演讲中,平均每1000字会使用7.3次关于宗教和神的用语,而之前的总统平均仅使用3.5次,川普超过平均数2倍。而直接使用上帝(God),川普平均每1000字是1.4次,其他的总统平均是0.55次,川普超过平均数几乎3倍。

2020年10月30日,川普在密歇根竞选集会上

是谁创立了美国?是那位以一己之力凝聚着军心,而又毫不恋权的华盛顿?是那位书写了荡气回肠的《独立宣言》,向世界表白出美国灵魂的杰斐逊?是那些放下安全的平民生活,选择在1776年圣诞夜赤着脚在严寒雪地里行军的士兵们?还是1787年那55位参加了制宪会议,制定出人类近代最完美宪法的代表们?

是谁让群星璀璨

南达科他州的女州长克里斯蒂・诺姆(Kristi Noem)今年7月3日在美国总统山的演讲中说:“记住,我们的独立是很多明星排列在一起的结果,他们包括一群独一无二的有力的作家们、有天赋的思想家们和伟大的将军们,而且不要忘了,还有一支由公民们组成的,战胜了世界最强大帝国的军队在支持着他们。”

诺姆的这番讲话得到了听众的长时间鼓掌,听众中就包括了川普(特朗普)总统。

诺姆州长是对的,美国的国父们就像是一群璀璨的明星,不论是他们的人品,还是他们的才华,都让今天的人们仰慕。很多人曾经想,怎么会有这么一群不平凡的人物,在那个年代同期出现在人间,让美国成为可能?

一个国家又怎么可能在没有他的帮助下产生

为什么会群星同现?用本杰明・富兰克林在制宪会议上的一番话,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富兰克林是美国国父中年龄最大的,1787年他参加制宪会议时,已经81岁了。可是当会议已经过半,代表们对未来联邦政府的设想仍然有很大不同,制宪进程缓慢,代表们的分歧是如此之大,似乎已经不可能有达成一致的希望。

心焦而又别无他法的富兰克林,对与会代表们发表了这么一番演讲:

“在4到5个星期的密切参与和彼此不断的推理争论之后,我们取得了很小的进展。我们在几乎每个问题上都有不同看法,最后这几个问题有同样多的赞成和反对。在我看来,这就是人的智慧不完美的证明。……”

“我们现在的情况,就象在黑暗中摸索着去寻找政治真理,而当真理展现时,我们又几乎没有能力去分辨。先生们,我们为什么迄今都没有想到过谦卑地向上帝恳求来照亮我们的智慧?在与英国战争开始时,当我们意识到有危险时,我们每天在这个房间里祈祷,请求神的保护。先生们,我们的祈祷被听到了,并得到了慈悲的答复。我们当初所有参加过那场战争的人都经常体验过天意对我们的佑护。……”

先生们,我活了很长的时间,我活的越长,我就越相信这个真理,那就是上帝决定着人类的事物。如果一只麻雀落在地上都不会逃脱他的注意,那么一个国家又怎么可能在不得到他的帮助下产生?……”

“我坚定的相信,如果没有他的赞许和帮助,……,我们就会因我们小小的局部利益分裂,我们的事业会是混乱的,我们就会被后人视为耻辱。更糟糕的是,后人会因我们的不幸失败,而对人类可以用智慧建立起政府感到绝望,他们就会诉诸于投机、战争和征服。……”

“我因此请求,今后每天早晨,在我们开会之前,我们向天国祈祷对我们讨论的祝福。……”

富兰克林的提议被采纳了,从那以后,会议开始被一种无私和互相让步的气氛笼罩,这一群各自有强烈主见、聪明、有原则的代表们最终达成了一致,美国宪法终于产生了。

当时的与会者也为此感到惊奇,华盛顿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在我看来,这几乎是一个奇迹,来自这么多不同州的代表(你们知道这些州的生活方式,情况和意见互不相同)将联合起来组成一个联邦政府,剩下的反对意见是如此之少。”

后来成为第4任美国总统的麦迪逊写道:“真正的奇迹是,这么多的困难被克服了,并且是前所未有的一致,这是根本没有预料到的。任何坦率的人回顾这个局面都不可能不感到万分惊奇。任何虔诚的思考者都不可能不认为这是上帝全能之手作用的结果,而上帝的全能之手曾经在多个关键革命阶段给过我们如此频繁和明显的帮助。”

一项数据远超历任总统

《独立宣言》中开篇就说:“所有的人是被平等创造的,他们的创世主(Creator)赋予了他们一些不可被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而《美国宪法》也是与会代表们在向神的祈祷中而诞生。

在近100年的美国历任总统中,谁又最符合美国这两大立国文件中的精神呢?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的学者塞里・休斯(Ceri Hughes)今年10月初发布的研究发现,在川普的语言中,神与上帝这样的用词,出现的频率远远超过之前100年的美国历任总统。

休斯是专门研究政治通信的学者,他是在分析了448篇美国历任总统的重要演讲后发现这一点的。川普在重要演讲中,平均每1000字会使用7.3次关于宗教和神的用语,而之前的总统平均仅使用3.5次,川普超过平均数2倍。而直接使用上帝(God),川普平均每1000字是1.4次,其他的总统平均是0.55次,川普超过平均数几乎3倍。

川普使用宗教信仰语言远超此前100年历任总统。(图片来源: The Conversation;数据来源: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iton)

语言和行动都是思想的反映,在行动上,川普无疑也是对中共和美国左派社会主义最强硬的总统。而中共和左派社会主义背后都是共产主义魔鬼思潮,都是在把人类从信仰神的传统道路上,带向背离道德的自毁,带向极权和膜拜魔鬼。两种力量,一种是回归传统,一种是毁灭人类,正邪对比再明显不过。

如今,虽然左派媒体和政治精英们急切宣布拜登获胜,但美国大选并未结束,已经在进行中的调查不断发现民主党大规模舞弊的证据。11月6日,川普发表声明说“我们将会采用一切法律手段保护选举程序,确保美国人民对我们的政府充满信心。我将永远不会放弃为你和我们的国家而战。”

不仅如此,美国各州大批守护传统价值的民众也在各地和平抗议,要求清查选举中的舞弊。

到底谁会是未来的美国总统?循着国父富兰克林的当初自问,循着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和美国宪法的诞生,就会找到答案:如果神让美国诞生和强大,那么在这个正邪对决的关键时刻,神又怎么会把美国交到魔鬼手中?

和之前100年历任总统都不同的川普,才是那个被选择的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0/1521756.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