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抗议庭审不公 重庆刘富祥当庭解除律师代理

11月11日,重庆拆迁户刘富祥被控涉嫌“妨碍公务罪”、“寻衅滋事罪”一案在重庆市巴南区法院开庭审理。数十名重庆公民欲到庭旁听,被法警以疫情为由不准进入法院,(受访者提供)

重庆市九龙坡区居民刘富祥的营业用房被强拆案,11日在重庆市巴南区法院开庭审理。原定为期三天的开庭审理,由于审判法官多次打断刘富祥及其辩护律师的发言,刘富祥认为开庭只是走过场,为表达抗议,他当庭取消代理律师的代理人资格,庭审因此中止。

刘富祥案庭审数十名重庆公民欲到庭旁听受阻

据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提供的消息,11日上午,刘富祥等四人涉嫌“妨碍公务罪”、“寻衅滋事罪”一案在重庆市巴南区法院开庭审理。数十名重庆公民欲到庭旁听,被法警以疫情为由不准进入法院,有少数到诉讼服务大厅办事的公民想顺便进去旁听,也被守在审判庭门口的法警拦下。

法院门口的法警称,可以在网上看庭审直播。该案原定于11月11、12、13日连续三天开庭审理,但是那些想旁听的公民在手机上搜索中国庭审公开网,输入案号后只有显示2020年11月13日下午的庭审预告,并无相关直播视频。

虽然无法进入法院旁听,但是那数十名公民还是留在法院门口等待庭审结束,以了解审理情况。

2020年11月11日,数十名公民在巴南区法院等待刘富祥案庭审结果。(受访者提供)

刘富祥当庭取消律师的代理人资格

当天下午5点许,能参加旁听的刘富祥等四人的几名家属从法院出来,刘富祥的姐姐刘富兰告诉对法院外的公民说,庭审中止了,原因是法院没有充分保障刘富祥说话的权利。刘富祥认为不可能有公正审判,为表达抗议,他取消代理律师的代理人资格,使庭审无法继续。

刘富兰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庭审时因为法院不让他说话,他当庭把律师解除代理了,他要公正公平的审理。”

刘富兰说,“我弟弟被关了二年,我担心他的身体,晚上都睡不着。我看到他好想哭,但是我哭他也会哭,所以,我还是把眼泪忍住。请你们帮帮我弟弟吧!”

刘富祥的代理律师姬来松表示,“刘富祥感觉开庭不对劲,法院没有给他充分保障说话权利,让他觉得开庭后确实走过场,解除我,他的庭就开不了。”

姬来松说,“我估计它(法院)会让刘富祥尽快委托律师,如果刘富祥不委托的话,就给他找二个官办律师,他肯定不同意,不同意的话就让他自己辩护。”

政府违法暴力强拆房主等四人被绑架构罪

据悉,刘富祥位于重庆九龙坡区石桥铺石新路202号的房屋,是他于2005年从工商银行九龙坡区分理处拍卖得来的。2015年8月,九龙坡区政府实行旧城改造政策,刘家的房屋在征收拆迁范围之内。刘家与拆迁公司多次谈判,拆迁公司只愿按住房标准来补偿,刘家认为房子是营业用房,应该按营业用房的标准来补偿,因此双方一直未达成征收补偿协议。

2018年11月9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公安组织不明身份人员,使用烟雾弹强行闯进刘富祥家中,对屋内的刘富祥、刘汗、刘小丽、朋友鞠小林等人暴力殴打,后蒙上头套强行带往重庆九龙坡区公安局关押,进行三天的疲劳审讯后,刘富祥等四人被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关进了九龙坡区看守所。

2019年1月2日,姬来松律师受刘富祥家人委托,到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了解案情,被告知刘富祥等人涉嫌妨碍公务一案,属于涉恶势力犯罪案件。

2018年11月9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公安组织不明身份人员,使用烟雾弹强行闯进刘富祥家抓人、强拆。(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3/1522866.html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