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被删文:良心犯孙大午

正在大家购物狂欢付尾款的时候,11月11日凌晨河北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被带走了。据媒体报道,同时带走的还有大午集团的高管们。当天第二批被带走的还有子公司领导人。说是被带走不如说是被骗走,因为第二批子公司领导人是以开会名义召集并被带走的。不得不服当地公安的做法,办案还要以欺骗的方式进行,也是让人不可理喻。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当地公安在带走大午集团高管前先屏蔽了新民居(大午集团自建员工小区)附近的网络信号,还带着冲锋枪、警犬和梯子,闯进了新民居。这架势不像是对普通居民出警,更像是要打击重型武器的恐怖分子或毒贩。而且河北高碑店市公安局抓捕大午集团的高管的同时,大午集团总经理刘平在海南也被抓捕。可见这绝非临时行动,而是提前部署摸排的集中抓捕行动。可问题是大午集团到底犯了什么罪、犯了多大罪,值得当地公安局如此费尽心机的提前部署实施抓捕行动呢?!

大午集团高管被抓后,消息迅速在社交媒体上发酵。迫于压力,当地公安发布公告,说:“经侦查,河北大午集团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2020年11月11日,公安机关依法对孙大午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警方说的破坏生产经营这个事得从徐水国营农场说起。

据大午集团公众号消息:多年前,朗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但实际上,徐水国营农场占用朗五庄村土地超过2000亩。为了土地确权问题,双方数年争执不休。后来朗五庄村将地租给了大午种业公司。

因为对大午集团使用朗五庄村土地不满,大午集团工作人员在6月21日曾与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发生过冲突。8月4日,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开着挖掘机、吊车,要拆除大午集团农业公司的办公室,双方发生冲突后徐水区公安介入,并与大午集团员工发生肢体冲突,大午集团20多名员工因此受伤,39名员工被抓。当时的视频,我曾在孙大午的微博微博上看到过,以为会妥善解决,怎么也没想到3个月后的大午集团会被连锅端。

其实从新闻报道和大午集团公号披露的信息来看,是非曲直再简单不过了,维护自己财产权的大午集团从来都没有错。合法租用土地没有问题,员工维护公司财产也没有问题,但最后被打伤、被带走、被连锅端的却是大午集团。

相反,侵占朗五庄村土地1260多亩,开着吊车、挖掘机毁坏他人财产的徐水国营农场,警方不但不管,还跟着他们一起打伤了大午集团的员工。有时候都让人怀疑,高碑店公安局到底是为普通百姓服务的还是为徐水国营农场服务的?!!为什么放纵罪犯,却严厉打击无辜受害者呢?!

但不得不说在这片土地上,孙大午这样不搞关系,不依附于ZF的民营企业家,这样有理想有良知,眼里不揉沙子的民营企业家,入狱似乎是无法避免的。

孙大午何许人也?他是1984年养鸡养猪起家的,后来创立了大午集团,不仅涉及教育、食品、农业、旅游多个领域,在当地也很有影响力。因为拒绝跟当地官员搞关系,他的公司在发展期一直贷不到款。一个公司总部占地5000亩,员工超过9000人的集团公司,一个以农业起家的亿万富翁,三十年间仅从银行贷到430万。在普通居民杠杆率居高不下的当下,你很难想象大午集团这么大的公司竟然几乎没有加杠杆。

此次孙大午被抓,媒体报道时都说他是二进宫。他第一次被抓是2003年,因为拒绝跟当地官员搞关系想要扩大经营的孙大午却怎么都没能从银行贷到款,所以他向当地3000多人集资1300多万,结果被以“非法集资罪”逮捕,此次是他第二次被捕。是个人都知道,在这片土地上,民营企业想生存简直太难了,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排雷。他也曾说:民营企业家不是在犯罪,就是走在犯罪的路上。

如果在其他地方,像大午集团这样规模的企业,老板至少在地方上有相当的话语权的,别说是租地、贷款了,就是跨省xx批评者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心怀理想的孙大午却始终跟当地官员保持距离。所以在跟徐水国营农场发生冲突的时候,当地公安就天然的变成了国营农场的同盟军;所以他一次次被捕。因为他哪怕做的再正确,再怎么遵纪守法,再怎么冤枉屈辱,都没有人出来为他说一句话。

为什么说他是民营企业的良心呢?因为他赚了钱以后不是去欧美逍遥快活,而是回馈给自己的家乡。为了让乡亲们能顺利就业,他开办了培训学校,专门为乡亲们做就业培训;为了让乡亲过上体面的生活,大午集团自己给员工建小区、建旅游区;为了让乡亲们能看得起病吃得起药,他还建了大午医院。他说大午医院挣了钱是他的耻辱,赔了钱才是他的荣幸,他说医院就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不该挣钱。

不少人都说他是一个唐吉柯德式的人物,内心充满了个人英雄主义情结。以他的成就,完全可以像二代一样去欧美逍遥快活,但他还是留在了生养自己的家乡。不仅为家乡带来了岗位和繁荣,也为家乡贡献了税收,但家乡却一次次让他折戟,怎能不让人心寒!就像谭嗣同,想帮同胞改变命运,终成菜市口的冤魂…难道在这片土地上,那些为众人抱薪者就只能冻毙于风雪吗?!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右手墨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4/1523189.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