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报道疫情记者恐入狱5年 武汉人驳斥政府

作者:

公民记者张展赴武汉报导疫情肆虐当地民生状况后,遭到当局逮捕,迄今仍关押在狱中。

亲身前往武汉跟踪报导中共病毒 (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肆虐当地民生状况的公民记者张展,被说在武汉期间“编造谎言”,被以“寻衅滋事罪”起诉。目前传公诉方建议法官对张展量刑5年。针对政府对张展的指控,武汉受难者家属张海随后一一予以驳斥。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020年2月初,原本赴上海工作的陜西咸阳人张展 ,在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以公民记者的身份前往武汉市疫区采访。5月14日,张展在武汉火车站附近遭到抓捕,目前正羁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中。为表达抗议,张展在狱中选择绝食,但在这六个月以来,在三名室友的喂食下,张展得以生存。

辩护律师会见张展 绝口不对张母提案情

甘肃维权律师李大伟本周一(9日)跟张展的母亲成功通了电话。李大伟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两个多月来第一次与张展的母亲通话:“我跟张展妈妈通电话了,以前打电话她又不接。我询问了张展的情况,她告诉我最近是戴佩清律师去会见了(张展),但是戴佩清没有给她说任何案情,也没告诉她起诉书的内容,就告诉她说闻宇律师已经退出了,现在只有戴佩清一个人代理这个案子。”

在不久之前,张展的另一名律师闻宇在会见张展时,即对她说明因遭遇压力,不能再继续代理这件案子。当时张展已绝食五个多月了。李大伟表示,张展在看守所里,仍在持续绝食抗争。

当李大伟询问,为何不向戴佩清律师要张展案的起诉书时,张展母亲却告诉他,戴佩清现在很是厌烦与她联系,她只能够试试看。李大伟表示:“我就问张展妈妈,下一步打算怎么办,是不是需要律师介入,她告诉我,这个是让戴佩清去选择律师,我说戴佩清很不负责任,我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自由亚洲电台5日报导称,闻宇因官方压力退出后,改由打着维权律师旗号,但实际上是替当局进行“维稳消音”工作的另外一名律师来代理张展案。

目前由一名替当局进行“维稳消音”工作的律师来代理张展案。图为张展的起诉书。
目前由一名替当局进行“维稳消音”工作的律师来代理张展案。图为张展的起诉书。(图片来源:维权网

核酸检测收费被说成是“谎言” 武汉 受难者家属斥当局说谎

李大伟表示,办案的国保曾告诉张母,张展在武汉采访期间曾编造谎言:其一是声称政府在对武汉市民普遍进行核酸检测时收费。其二是说在封城期间,社区保安为住户配送的是腐烂变质的蔬菜。

当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据此再度给戴佩清留言,以查询张展的状况时,却始终未获得回复。

针对当局对张展的指控,武汉受难者家属张海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则一一予以驳斥。

张海表示,当时他一直在武汉市,因此知道武汉做核酸检测时,确实有收费,这并非谣言。正因在武汉做核酸检测有收钱,而在深圳做核酸检测是免费的,所以张海直到离开武汉,返回深圳之后,才去做核酸检测。

回顾在武汉做核酸检测要收费,张海表示,他第一个感觉是非常气愤,“为什么,因为地方政府瞒报,导致病毒的大爆发,在武汉的大爆发,但是你做核酸检测反而要收费,对这一点我感到特别气愤。”

至于武汉配给送烂菜的问题,张海回忆说,当武汉封城后,全国各地送来了爱心菜,但是因为武汉市地方政府,将爱心菜送到超市里去(贩卖),他亲眼看见很多人发布出来的视频,很多爱心菜都烂掉了,当局并没有将爱心菜送给当时因武汉封城,导致生活物资很紧缺的人。

张海又表示,他待在武汉很长的时间内,完全没有收到所谓的爱心菜,哪怕爱心菜是烂的,都没有,但他有看见别人在微博上发帖说,收到了烂的菜。

张海回忆道,那个时候很多人因为封城、封小区而无法出去,不得不买高价位的菜,对于一些人因为靠关系、有管道,通过卖菜赚得二十多万的暴利,感到很愤怒。

由于当局隐瞒疫情,导致张海的父亲于年初时就感染了中共病毒,不幸离世。对此,不满的张海曾发起设立罹难者纪念碑,但遭遇打压。张海随后多次提交控告或是申请材料,坚持向武汉政府及中共官员追责。

针对张展面临的遭遇,张海说自己一定要为张展发声,道理很简单,“如果没有人出来,做证明,我相信不久,这个帽子就会落到我们这边,追责的人身上”。

张海表示,他始终认为,真正在造谣的正是武汉市地方政府,尤其是周先旺——现任的武汉市市长,因他当初发布“可防可控,不存在人传人”的消息,“这就是典型的造谣,这种就应该给他定罪,这种人就应该受到人民审判,这样才能给我们这些家属带来安慰。”

不过,张海批评,“现在是搞反了,这些造谣者,一点事都没有,说真话的人,反而被扣以造谣的罪名”。

张海说,现在有很多的罹难者家属都遭遇打压,不少家属考虑到家人及孩子而不敢发声,但心中是特别的愤恨,只能够在家属群里表达这种愤恨。张海自然也遭遇了各种威胁、监控,当局还针对他及家人实行人脸识别

张海愤怒表示,“我曾经跟他们很直率地说过,如果你们认为我有罪,你们就来抓我,如果我没有罪,你们搞这些东西,没用的。搞这些,所谓的很恐怖,我说我坚决不会吃你们这一套。换句话说,我如果不发声的话,到时候,无法给我父亲一个交代。所以,这就是我一直坚持发声的动力。”

海内外纷纷连署声援张展 看守所传出的消息愈来愈少

海内外近期陆续有一千多人参与连署签名活动,以声援在狱中绝食的张展。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则是发起“自由张展”签名活动,该组织理事王剑虹告诉自由亚洲电,十分担忧张展的健康状况:“张展被抓很快就半年了,传出来的消息愈来愈少,尤其是关于她身体状况,此前一次一次传出来的都是确认她在绝食抗争。这真让关注张展的朋友们特别担心。张展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当局就一点都不想外界知道,这是为什么?”

另有消息传出,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作为张展的公诉人,将会要求法官针对张展“寻衅滋事”案的建议刑期达5年。日前戴佩清就在推特上留言称,肯定为张展进行无罪辩护,意味着刑期不会低。依据中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相关寻衅滋事量刑达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近日有消息传出,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将会要求法官针对张展“寻衅滋事”案的建议刑期达5年。图为张展的起诉书。
近日有消息传出,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将会要求法官针对张展“寻衅滋事”案的建议刑期达5年。图为张展的起诉书。(图片来源:维权网)

张展案不涉国家秘密 案情应该可以公开

曾经担任张展辩护律师的任全牛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戴佩清作为张展的辩护人,理应对当事人的家属公开案情:“她这个案子应该是不涉密的,作为辩护人对家属谈一下基本案情或者向家属提供起诉书,这都不违法,也不违反律师职业道德。作为辩护律师,戴律师不公开(基本案情)也是预料之中的。她基本上做到了完全按照官方的意思,来办理这个案件。”

任全牛律师于9月1日中午12点在微博上发文称,“#我怎么了?#上海前律师、虔诚的基督信仰者张展女士目前在看守所状态很不好,本想去帮助她,8月30号亲属签的委讬,预约9月4号会见,不料今天被通知不再委讬我继续代理了。7月21日去湖南郴州会见谢文飞也是第二天亲属做出了解除律师的委讬决定!两人都是涉嫌寻衅滋事罪,都是我认识的良心人士,好人中好人,可我想不通为啥我总是被授权又遭解除,都是在会见不被允许之后。为张展女士准备的取保候审文书也没机会递交了,这都是因上海检察机关有‘超越’刑诉法的权力可以不认可近亲属委讬合同的缘故!虽不能继续为张展、谢文飞二位义士提供有限的帮助,但我衷心祝她们平安健康!”

11月9日,任全牛律师回复给@乐极生在如皋时表示,“不被寻衅怎么好意思作为良民存于世间?”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4/1523302.html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