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方伟、萧茗、蓝述: 不许窃国 美国如何挽狂澜于既倒

真正的觉醒是美国人觉醒,他要知道美国的根基是什么,回归美国的立国根基和传统。

希望之声TV》周六(11月14日)直播首都华盛顿DC挺川普、反左派大选欺诈、全美50州民众大规模游行集会活动,直播冠以“全美50州齐发声:不许窃国”,直击这次大选舞弊实质。如何认识窃选实是“窃国”?美国如何能挽狂澜于既倒?直播嘉宾方伟、萧茗和蓝述做出了解读。

极左派“窃国”,共产主义经营百多年后现在美国浮出水面

方伟:我觉得极左派的这个“窃国”其实已经进行了一百四、五十年了,从马克思去世之后,就在欧洲不动声色地开启了两条线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条线就是熟知的苏联苏维埃,然后到了中国、古巴北韩等等;另外一条线就是不动声色的隐性社会主义,或者叫隐性共产主义。其实这种共产主义的经营已经一百四、五十年了。从现象上,比如说六零年代的美国,人们感觉到一些社会乱象,谁也没有去思考原因是什么;走到现在,奥巴马上台之后,它就逐渐开始浮出水面。对美国现在出现的事,很多华人都觉得实在太惊奇了,怎么会美国会突然变成这个模样!有点这种感觉。其实它已经经营了一百四、五十年了,现在是浮出水面而已。

两年前的时候,在DC他们保守派搞过一个中学老师的培训营,因为中学老师很多都已经倒向了左派、倒向了社会主义。他们想把这些脑袋还算明白的中学老师做一个培训。我们当初做了个采访,那个时候我们所了解的是:美国的学生、年轻人,年龄范围我不记得了,基本上就是中学、大学生,49%的人认同社会主义。现在这个数字已经涨到50%多了。

美国独立电视制作人柯蒂斯·鲍尔斯(Curtis Bowers)制作过一个影片叫《蚕食美国》(Agenda:Grinding America Down),他当时说了个数字:到2028年的时候,美国的保守派将占人口的20%,当然这个激进主义者将占50%,到那个时候,Game is over,在美国就会是挡不住的一个趋势。那么关键就是现在!其实保守派,或者美国这7000多万的民众,当然远不止这个数字,好像一夜之间醒了过来,换言之就是,明白的人还在。现在就是,这些保守的民众在他们明白之后,人家经营了一百四、五十年,我们大概在四、五年之内醒过来,这些明白的人们,能不能够力挽狂澜,挡住这个似乎挡不住往下滑的这个流,这就是今天的征战。

所以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责任,不管你是谁,包括在看这个视频的人,我觉得99%您就是明白人的其中一员,现在明白的人是否还能够抓住这个机会,挽狂澜于既倒。美国著名宪法学家保罗.斯考森教授当时说过这样的话,他说:你要做你该做的事情,因为将来你会跟你的子孙说,当美国走到悬崖边的时候,你是帮助把美国从悬崖边拉回来的其中的一个人。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责任,风险什么都不用谈,整个的未来取决于现在,所以我们就是做该做的事情。

美国有深厚的立国根基和传统,真正的力量在正的一边

萧茗:听到方伟说左派已经经营了一百四、五十年了,而我们似乎是一直没有做准备。我是同意这个观点的。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不是说他们经营了一百四、五十年,时间就在他们那边。我们看看美国真正立国的原则是什么,真正是我们在正的这一边,美国所拥有的根基和武器是什么?那不是一百四、五十年,是几千年,美国是一个很年轻的国度,但也是一个很古老的国度。

美国立国才244年,但是她的这个思想根基可不是244年,她的思想最初是从《旧约》的时候就开始了,《旧约》是奠基美国很重要的一个经典,《旧约》之后又有基督教,后面发展了几千年,一直到文艺复兴,一直到启蒙时代,那个时候保守派形成,这一脉相传下来,还有包括英国的普通法(Comment Law)、希腊的哲学、罗马的法,这就是信仰和哲学传统这样承传下来,她不是一百四、五十年,而是几千年的传承,我们知道从《旧约》到现在已经有四、五千年了吧。所以她是这么样一个深厚的根基奠定建立的美国这样一个基础。

所以我觉得,如果美国真能回到建国的根基上,真能把美国挽救回来,就一定要挽回当初的那些传统和思想,而这一点,最重要的就是公民教育,你得让你的下一代知道你这个祖先是什么传统来的,你的根基是什么,你的精神源头是什么。而美国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的时候,这个公民教育已经全部都被左派颠覆了。以前他们是学希腊哲学的,是学罗马法的,是学英国普通法的,是学这些善与恶、正与邪这些东西的,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美国的教科书已经完全改了,说美国是一个殖民国家这个那个的。

所以我觉得真正的觉醒是美国人觉醒,他要知道美国的根基是什么,回归这个传统,而这个力量不是它一百四、五十年能够比的,力量是在正义这一边的。

两个竞选口号已凸显两条道路的不同实质

蓝述:现在实际上我们看到直接的变化,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里的变化,其中一个,我们看两个选战的口号,当年奥巴马竞选总统的时候,他的竞选口号是什么?他是要“改变”。川普总统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所以你可以看得出来,这就是两个完全不同、非常浓缩的不同想法、两条不同道路的一个最根本的区别。

奥巴马他上任以后,他的改变是什么?他是一条极速走向社会主义道路的这么一个改变,所以他实际上的改变,不是说一般的增加就业机会啊,或者说是在这个行业少投资点钱、那个行业多投资点钱,他实际是要改变美国最根本的立国的价值体系。

而川普总统他的想法就截然相反,他说我们美国够好了,我们美国的传统是非常好的,我们只要让她重新强大起来,回归到本来的那个传统价值观上就行了。所以这几年看到的是,实际上川普就是这么做的,他说到做到,他做的都是这么一件事情:回归到立国之本,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

所以,我们看到这两条不同道路互相之间的对峙,现在实际上到了一个非常紧要的关头,这个紧要的关头就体现在美国的司法系统,现在你要不要让川普的团队有一个公平的机会,把他们所掌握的这些竞选中舞弊的东西,呈现给法庭、呈现给公众。所以这两个不同道路之间较量现在最关键的一个点,也可能是一个转折点。所以说,这一批走上街头的民众,他们实际上就在支持,他们戴的帽子上写的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他们的选择就是要回到传统:我们的传统非常好、非常正统,不需要改变这个传统,我们只需要把现在美国的方方面面让她重新强大起来,回到她最繁荣的时期。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6/1523803.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