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重量级民主党竞选顾问爆料:“每张选票最多五分钟就搞定”【阿波罗网编译】

—造假人的忏悔:我是民主党选票造假大师

作者:
新泽西州的民主党竞选内幕人士,爆料给《纽约邮报》各种选票造假伎俩。据《纽约邮报》的调查核实,该爆料人有相当的重量级,虽然不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但长期在民主党的各种选战中担任顾问,以前还当过说唱歌手。

阿波罗网编者按:这是纽约邮报8月份的一篇报道,在今天这个情况下,再看此文,会有更清晰的认识,所以为各位网友再次呈现。

新泽西州的民主党竞选内幕人士,爆料给《纽约邮报》各种选票造假伎俩。据《纽约邮报》的8月29号报道,该爆料人有相当的重量级,虽然不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但长期在民主党的各种选战中担任顾问,以前还当过说唱歌手。

这位民主党爆料人告诉《纽约邮报》:“新泽西州的选战,没有我没参与过的,新泽西州的地方议会选举、市长选举和国会竞选,我们都操纵过。”他说,他不仅多年来亲自修改选票,而且在纽约和宾夕法尼亚州这些总统大选摇摆州,领导了至少20名手下。

爆料人说,他在新泽西州和其它地方的选举操纵,运作方式类似于黑手党,竞选经理把管理操盘手下的日常工作交给他,而候选人根本不知道有造假。这就是为什么,参选人在否认选举作假时,是那么的情真意切,发自肺腑,又一次欺骗了选民。

骗取邮寄选票

在新泽西州,政府会把选民证、空白选票和回邮信封放到大信封里,发送给注册的选民。选民只需填好选票,在选民证上签字,用回邮信封封好,邮寄回去,就完成了投票。这个过程很容易被做手脚。

首先是选票没有水印,按照爆料人的说法是,可以“直接复印“。只是回邮信封的“安全保护比选票强,没办法造假,必须用真的,只能从真正的选民手里收集”。

爆料人的具体的做法是,让手下的小跟班,挨家挨户说服选民,把填好的选票和信封交出来,让他们帮助邮寄,当然他们自称是政府工作人员。骗到手的信封,用水蒸气松开封口,把选民填好的选票换成伪造的选票,重新封口,大功便告成了。爆料人说:“每张选票最多五分钟就搞定。”

这位人士透露说,不能把伪造的选票都塞进若干个邮筒中,而是要把它们分散到各处的邮筒中,才能确保不出问题,不然会被调查。

邮局员工参与造假

爆料人士说,邮局员工也能参与选举造假,“如果他是个川普的黑粉,在贝德明斯特(Bedminster)或共和党支持者多的地区工作……基本上这些地区95%的选民都会投共和党,邮局员工只需把邮寄选票扔进垃圾桶,操盘的目的就达到了。”或者把邮件中的选票挑出来,交给操盘手改票。或者根本就把成捆的邮寄选票,搁在角落里不处理,让它们过期。

举个例子,2017年11月的一次选举中,500多份邮寄选票根本就没抵达纽约选举局,最后这些选票2018年4月被发现了,负责纽约选举的Michael Ryan说:“本来要发到纽约选举局的一捆邮寄选票,被搁置在布鲁克林的邮件处理设施中,原因不明。”

养老院居民的选票造假

爆料人说,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帮助”老人们填写邮寄选票,也是假票的一个来源。告密者说:“在养老院,护士就是操盘手,挨个房间来到投票老人身边,为他们填写选票。”

知情人士指出,前泽西市市长杰拉尔德·麦肯(Gerald McCann)曾在2007年以微微的优势赢得地方学校董事会席位后被起诉,理由是欺骗“无能……生病的”养老院居民为他投票。麦肯否认了这一点,但他当时确实承认,有帮助疗养院居民填写选票的事情发生。

伪装成选民投票

在以上途径都不能奏效的情况下,爆料人会派众手下到投票站投票,特别是在新泽西州和纽约州这样的不需要选民证的州,宾夕法尼亚州在大多数情况下也不需要选民证。他们伪装成注册了投票,但是往往不去投票的人,这些不去投票的人士,信息都是公开的。

爆料人说,安排这类运作很简单,“把公开信息中的姓名和地址写在卡片上,然后就是'张三,你扮演这个人到投票站投票。李四,你装扮成那个人去投票站投票“。

知情人士说,这些假选民会到投票站签到,“排队……投票”,尽可能模仿选民的签字。如果运气不好,真选民已投票,这些冒名顶替的家伙就会说,哎呀,我搞错了,接着就迅速溜走

贿赂穷困选民

用爆料人的话:“新泽西州的流浪汉收容所,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选票仓,而且还便宜“。他笑着说:“他们用收容所的地址注册,然后去投票站投票。”迈克·彭博(Mike Bloomberg)赢得第三任市长,每票174美元,这被爆料人当成笑话说。他说,“我用70%的折扣,就能搞定他那些选票“。记得去年,房地产开发商Frank“ Pupie” Raia和Hoboken nabob,去年向低收入居民支付50美元,让他们去投票,操纵2013年市政选举,结果被联邦定罪。

开票暗号

邮寄选票到了之后,双方党派的人士会在选举委员会计票,辩论哪些选票符合规定,可以计入,哪些选票不合规,不能计入。爆料人说,他经手的选票,选民证上都有折痕,民主党的计票人员一看,就知道这票必须计入,就不会提出反对意见,先保证这个选民证算数。

这位爆料人还吹嘘说:“这折痕的暗号是我的发明。”他说,一旦将做过手脚的选票和正常选票混在一起,就齐活了。“一旦开票,就是匿名投票结果,符合法律规定。”

保守派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进行的研究发现,在美国有1000多个记录在案的选民欺诈案,都发生在过去20年中。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4055.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