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信仰 > 正文

佛教:中共推广“锐实力”的新工具

资料图片:中国佛教协会在北京举行的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Public Domain)

虽然外界普遍认为中国对宗教采取压制政策,但最近有研究表明,中共政府正悄然利用佛教作为在国际上扩展“锐实力”,增加政治影响力的工具。

2020年是中共政府与佛教相爱相杀的一年,尤其是在中共病毒疫情的阴影笼罩下,两者的关系更是让人眼花缭乱。

疫情期间,中共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地清理未经审批、或由外国出版的佛教书籍,大批拆毁室外大型佛教造像。另一方面,中国佛教机构又在政府的引导下,利用佛教教义去安抚被疫情冲击的社会,维护国家安全。

较少为人所知的是,有中共官方背景的中国佛教协会还与其它国家的佛教组织合作,举办佛教仪式,为受疫情影响的人群祈福。

在美国乔治城大学近日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中国佛教研究者王达伟(David L. Wank)和足羽与志子(Yoshiko Ashiwa)指出,中国佛教组织在海外进行的这些宗教活动都是中国政府利用佛教扩展其政治影响力的组成部分。

“2015年,中国佛教协会正式向全球推广佛教,纳入其未来五年计划之一;他们呼吁中国佛教徒走出去,到全世界各个国家‘讲好中国故事’。”

王达伟分析说,虽然中国佛教协会的全球计划肇始于2015年,但从习近平2013年上台之后就开始推动了相关行动,并且中国政府把大量的资源向佛教倾斜。

中国政府最早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把佛教作为其外交政策的工具,达到其政治目的。

“80年代,中国佛教的人开始劝说海外的华裔商人回中国投资,当时中国正在进行市场化改革。中国政府也展现出对佛教的宽容,向海外华人显示他们已经放弃了左倾的政策。”

王达伟还指出,在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国政府利用佛教在海外缓和因为天安门大屠杀中受损的中国形象,并利用宗教交流活动在海外推动其“一个中国”的统一政策。

王达伟分析说,胡锦涛就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期间,提出的“和谐社会”的口号,其实就是利用了佛教对“和谐”的教义主张。2006年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在中国浙江杭州和舟山市举行,当时的主题是“和谐世界从心开始”。

王达伟和足羽与志子通过跟踪调查,分析了中国政府利用佛教对不同国家采取的不同的策略。

对于佛教人口占多数的国家,例如斯里兰卡缅甸老挝等国,这些国家本来在经济上就对中国就有依赖。“中国政府在这些国家建立双边的友好协会,建立佛教广播网络,联合举行文化和宗教仪式,比如在新冠疫情期间,为人民的健康祈福等等,甚至提供资金给历史悠久的寺庙。”

对于有佛教信仰传统的其它亚洲国家,中国政府采用的是建立中国佛教的分支机构,这种组织往往成为了中国文化公园。

而与中国在地缘政治上有冲突的国家或地区,中国政府也另有对策。例如,对佛教起源地印度,2017年中国的南海佛学院在印度招生,引起印度民众的关注。印度媒体报道说,“中国开办自己的那烂陀大学令印度蒙羞”。王达伟分析说,南海佛学院其实就是为了抢夺世界范围内的佛教话语权,让汉语成为佛教的主要语言。

王达伟在回答本台记者有关中国佛教在美国影响的提问时指出,中国佛教在美国仍然是初来乍到,但他相信美国的佛教组织正在帮助中国佛教深入美国社会。

这两位研究者认为,中国佛教在世界的推广行动正在产生有利于中国政府的影响。

“这些海外的佛教活动为中国在海外搭建了人际网络,这正是(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的主要策略之一,这个网络包含着中国佛教徒、海外知名佛教人士、外国文化部门负责人等等。”

王达伟还指出,中国在海外建寺庙的分支结构,提供了中国僧人在海外公共舆论中的知名度,压制了中共官方不喜欢的佛教派别的声音,比如藏传佛教。

另外,中国为其它国家的寺庙提供资金也让这些外国机构形成了对中国的依赖。

与志子则分析说,中国佛教的教义也可能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在佛教教义中,世俗的领袖人物有成为未来佛陀的潜力。我们关注的是,对领袖的这种形象塑造将在何种程度上滋长人们政治上的服从,影响到包括中国人和海外佛教徒的认识和行为。”

研讨会上,乔治城大学一位华裔教授在发言中提到,有中国普通佛教徒因为中国政府阻止了新冠疫情的继续蔓延,而把习近平视为当世的佛陀。

王达伟和与志子都认为,中共在全球推广佛教的行动规模是前所未有的,但中国化佛教面对的是亚洲各国有自身传统的佛教,还有西方国家的佛教。中国的佛教推广计划实际效果依然仰赖于其策略,否则可能适得其反。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672.html

信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