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陈景祥:永远的反对派

作者:

全国人大常委在上周三(11日)就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作出决定,特区政府随即宣布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和梁继昌4人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其余在议会内的泛民召开会议后宣布“总辞”,令本届议会几乎由建制派包揽(媒体划归为非建制的郑松泰和陈沛然继续留任)。

北京跟西方全面摊牌 DQ不再有顾忌

经过近两年的社会动荡及北京主动推出《港区国安法》,泛民跟北京的关系已经彻底破裂,中央政府要“净化”立法会、夺取主导权并且令议会跟行政机关紧密配合,是在“新时代”之下的新举措;事实上,当北京跟美国和西方国家全面摊牌、美国对中港官员作出制裁之后,北京DQ泛民议员已不再有任何顾忌。

过去在宽松的政治环境下,北京可以容忍泛民和欧美国家保持接触,彰显两制下香港的“特殊地位”,现在美欧国家和中国已经闹翻,北京毋须再做门面工夫,干脆把泛民逐出议会。

双十一(11月11日)“驱逐令”不光是针对4个议员,而是指向所有“反华反共”的民意代表,按人大决定,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都不再符合议员资格。以这一系列标准作尺度,泛民将有相当大部分成员无法再进入议会,他们有需要重新检视在香港新政局下还有什么角色。

泛民“见容”于特区是一国两制“折衷安排”

泛民在议会内的“定位”,有说是“反对派”,也有建议认为应该当“忠诚反对派”;不管用哪个说法,其名称都应该加上“永远”两字,即“永远的反对派”!泛民能“见容”于回归后的特别行政区,是北京“一国两制”国策之下显示包容和多元的“折衷安排”。泛民在历次选举得到约六成选民支持(政圈中有所谓六四比之说),北京很难把他们完全排除在议会之外,但他们在立法会只可以当反对派角色,没有机会上台执政。

参政而只能当永远的反对派,是否泛民政党所愿?过去一直的说法,是泛民加入议会将逐渐学懂妥协、合作,而不是一味反对,唯有如此,方可令中央放心,让他们有机会加入政府、分享权力,实现他们的政治抱负。

后来事态发展并非向这个方向走,相反泛民的取态愈来愈“激”,跟政府经常站在对立面,跟北京也无法取得互信,到最后是敌我分明、各行各路。

没执政机会驱使泛民“去到尽”

对泛民来说,跟政府亲近、与北京友好,都是“死亡之吻”,会在选举时流失大量支持票,为了保住席位,他们宁可继续跟政府和北京对抗,延续政治能量和政治生命,他们相信,温和路线就是“转軚”,不会得到选民支持。

这种香港特色的政治怪圈,注定香港政治是一个死局:泛民得到大多数支持,却是个永远反对派,没有上台执政的机会;香港人都心知肚明,投票给泛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监督政府,支持者都知道,泛民永远只能站在权力核心之外!

没有上台执政的机会,驱使泛民“义无反顾”地跟政府和中央对着干、“去到尽”,他们认为这才是长期的生存之道。

大陆政治体制并没有反对派,只有协助共产党执政的民主党派,它们会“自觉”地跟中央保持一致,会向中央建言献策,但不能分享权力。有人建议泛民应该做“忠诚反对派”,所谓“忠诚”,是否就如 大陆的民主党派,只能永远建言,却没有掌权的机会?

政党目的就是要上台执政,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永远没有执政机会的政党,到底还有什么生存目的?如果连进入议会的机会也没有,泛民政党是否准备全面转入街头,从事体制外的斗争?

议会其实也是建制一部分,泛民政党参加议会选举,就是走入建制,认同建制的游戏规则。人大常委的“双十一”决定,是要重写游戏规则,泛民如果不认同,就只能离开议会,走向街头。对香港来说,这意味着政治生态会进一步恶化,政党会更极端,两极化将会令社会更加撕裂。

对北京来说,人大“双十一”决定是迈开了三权合一的第一步,令议会的议事流程可“提高效率”,政府施政减少阻力而更加畅顺,这也许是北京更乐见的结果。

近期政府倡议在大湾区港人可以投票,评论家指政府背后“假设”,是大湾区票源有利建制派,可令它们争取更多席位,同时可减少泛民的议席和影响力。

但有另一种说法,是 大陆对港人在大湾区投票有戒心,恐怕“事态敏感”, 大陆不欢迎有“境外投票活动”在大陆发生,因为会引起敏感的联想。

如果不实行大湾区投票,又如何提高建制派胜算?利用大规模DQ也许是方法之一,而人大“双十一”决定,就提供了DQ议员的一系列标准和基础。有了这个基础,就不必再研究放宽大湾区投票。

泛民“功能”消失由陪衬变“局外人”

国际媒体对人大“双十一”决定皆严辞谴责,但对北京来说,这已经无关宏旨,反正美国都宣布了一系列制裁香港的行动,现在欧美可做的,相信只是一轮口头攻势,但北京不会在意。

北京的一国两制国策,其中“两制”关键在香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它对大陆的贡献最大,是中国短短40多年能迅速崛起的重要支柱。至于西方式民主,对北京来说并无用处,两制容许反对派生存,只是为了展示中央可以容忍香港跟 大陆不同的政治体制,以显示北京对“维持五十年不变”的决心。如今既无这个需要,泛民的“功能”也随之消失,只能由陪衬变成“局外人”了。

作者是资深传媒人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明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732.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