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纽时》与《环时》是一对孪生子?

作者:
2020年6月19日,《纽约时报》写了这么一篇文章,叫美国对华政策的最大障碍川普。同时,中共党媒《环球时报》这样报道,美国的一些政客(专指川普),为抹黑中国(共)和中国企业无所不用其极。2020年5月14号,《环球时报》社评称,川普在错误的时间对华发出错误的威胁,让华盛顿去疯狂。他们选择了一个最没有资本如此疯狂的时间点,美国深陷新冠疫情的危机中,他们复工复产是冒着疫情反弹的风险勉强推进的。美国经济现在根本看不到走出危机的影子,他们的生产能力和市场都处于混乱之中。

美国媒体《纽约时报》与中共党媒环球时报》言论观点如同一对孪生子极象,引人深思

《看中国》近期连线海外时评人徐思远,解析美国媒体《纽约时报》与中共党媒《环球时报》言论观点如同一对孪生子极象,引人深思。

徐思远连线称:(美国大众报刊的标志性人物)普利策的创办人约瑟夫普利策曾经讲,我们的共和国与她的新闻媒体兴衰与共。

一个胜任的、无私的、以公众精神为基准的媒体,拥有训练有素的智者,既具慧眼明辨是非,亦有勇气择善而行,这样的媒体能维护政府赖以立身的公众道德,无此公众道德,任何政府不过是一个骗局和笑柄。

愤世的、被收买的、蛊惑人心的媒体将同时造就疑心重重、唯利是图、被煽动的民众。塑造共和国之未来的力量,就在未来媒体人的手中。

但如果我们拿普利策的话,来验证今天的美国媒体会是什么样子?

先讲给大家普及一个概念就是什么叫宣传工作。宣传的是从日文翻译过来的,最早英文叫propaganda,其中词根是prop,来自于拉丁文,是鹦鹉的叫声,有谎言的意思。

1847年共产主义同盟章程就提出了宣传工作的概念,要求成员要具有革命毅力,并努力的进行宣传工作。

马克思恩格斯在文章中要求使用党的阵地,党的喉舌和政治中心,舆论工具等来解释媒体的性质和功能。

列宁更是把媒体当成宣传鼓动和组织革命的工具,后来列宁创立了火星报真理报。共产主义集权国家不可或缺二点两个工具是枪杆子和笔杆子,用来夺取政权,巩固政权。中国共产党员胡乔木讲,党报要在一一切篇幅上,以每篇论文每条通讯每个消息都能贯彻党的观点和党的见解。

如今美国的媒体已经不是普利策所讲的塑造共和国未来之力量,已经堕落成党的喉舌或者是宣传工具。

首先讲一些历史上的事情,《纽约时报》历史上曾经有一个驻莫斯科的记者瓦尔特杜兰蒂,他做了很多有关苏联的重要报道,其中最著名的有13篇苏联系列报道,还得了普利策奖。

但是美国有两个共和党员,一个叫洛斯顿和另一个叫艾尔索普,这两个人坚定的认为杜兰蒂是苏联的秘密间谍。因为杜兰蒂最臭名昭著的是1932年至1933年乌克兰发生大饥荒的时候,他一口否定饥荒饿死几百万人民的事实。他说任何说苏联饥荒的报道,都是夸大其词和恶意宣传,这就是《纽约时报》历史上一个非常著名的记者。

我们可以把杜兰蒂的故事当成一个是偶然,但是如果把《纽约时报》当下的言论与环球时报相比你会发现更多不可思议之处。

2020年6月19日,《纽约时报》写了这么一篇文章,叫美国对华政策的最大障碍川普。同时,中共党媒《环球时报》这样报道,美国的一些政客(专指川普),为抹黑中国(共)和中国企业无所不用其极。2020年5月14号,《环球时报》社评称,川普在错误的时间对华发出错误的威胁,让华盛顿去疯狂。他们选择了一个最没有资本如此疯狂的时间点,美国深陷新冠疫情的危机中,他们复工复产是冒着疫情反弹的风险勉强推进的。美国经济现在根本看不到走出危机的影子,他们的生产能力和市场都处于混乱之中。

观点与《纽约时报》批评川普的角度一致,比比皆是,就不专门举例了。

关于香港事件,《纽约时报》批评华盛顿对中(共)国在香港日益严厉的镇压所采取的大范围报复措施,实际上可能对香港居民造成更大的伤害,而不是对中(共)国政府造成伤害,因为这让香港居民失去自治权的同时,在财务上变得更加不稳定。

这是《纽约时报》的观点,也是《环球时报》的观点。

2020年7月2号《环球时报》报道,美国愿救香港摊多少牌,中(共)国都将奉陪,如果华盛顿要不惜一切代价毁掉不受摆布的香港,以此来搞痛中(共)国,那么它(中共)可以做的事还有很多,它(中共)要是宁肯自己倒霉,也不让香港好。那么包括香港公众在内的14亿中国人民一定对他(中共)奉陪到底。逻辑上与《纽约时报》一致。

再讲民族主义,《纽约时报》讲美国的民族主义只会引发更多的中国的民族主义,这将损害美国,尤其是在短期内最好的办法是听任中(共)国的战略自行发展和或自行搁浅。《环球时报》其实早就把川普的对华政策解读为美国式的民族主义。

关于贸易战,《环球时报》说中美贸易战升级为一场全国意志比拼,谁能够更持久?

一边是青黄的进攻,一边是正义扎实的阵地战,美国赌的是奇迹,中国赌的是常识。对于川普发起的贸易战,《纽约时报》的观点与《环球时报》出奇的一致。

《环球时报》批评川普,说美国民主制度即将崩溃。《纽约时报》选举日当天的文章说,处在崩溃边缘的美国民主制度。

川普与法西斯主义,《纽约时报》和《环球时报》共同的认为川普是一个法西斯主义者。2016年5月30日《纽约时报》文章说,川普的现象说明法西斯来到了美国,文章假模假式的引用一个法西斯研究者叫帕克斯顿,说在川普身上既看到与法西斯主义者相似之处,也看到一些不同点。《环球时报》社论称,美国实施的是经济法西斯主义。

关于安迪法,《纽约时报》时报什么是安提法?安迪法更多是一种松散的运动,其追随者分享一些思想和策略。《环球时报》报刊文称,川普将骚乱甩锅极左组织,文章说川普延续了疫情期间一贯的甩锅作风,把锅甩给了一个名叫反法西斯主义运动的安提法组织。《环球时报》认为安提法是一个反法西斯组织,谁是法西斯,川普是法西斯,安提法是反法西斯。

种族主义,2019年7月16日,《纽约时报》写文章说,川普正把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带回白宫,2019年7月19日《环球时报》文章说,世界忧心美国正在向右转,川普与其政府的言论和政策越来越极端,美国社会分裂日趋严重,更令世界担忧的是美国整个国家正在向右转,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近两天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

2020年9月25日,《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川普纵容他的腐朽而肮脏的共和党人,想把美国变成独裁国家,所幸的是他还做不到关于美国的全球霸权问题。然后2020年10月16日接着发文,美国不该继续追求全球霸权。如果说21世纪有哪个国家在寻求称霸世界,胁迫他国藐视规则的话,那就是美国。《环球时报》怎么讲,美国从霸权之治走向霸权之乱,美国寻求霸权之乱的直接原因是实行实现全球霸权的理想的破灭。

再有就是对待BLM事件,《纽约时报》讲,弗洛伊德被杀的示威中,撤减警察的费用成为一个主要诉求。6月12日,《纽约时报》的专栏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说是的,我们就是要废除警察局。文章的主要观点说美国警察系统存在着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不可能通过改革来减少警察的暴力,废除警察局将警察的经费投入到其他的社会项目中,社会会更好。对比佩洛西拜登下跪,基本上可以断定《纽约时报》是民主党的喉舌。

美国60年代受共产思潮影响的那些激进的学生,如今是坏人变老了,他们进入到学校上层社会政府机构控制着媒体艺术,控制着话语权。在他们控制的媒体中选择性报道设置左的观念议题,使用误导性思考框架,用政治正确进行自我审查污蔑和降低保守派影响,成了他们的职业的正常行为。

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传统派的候选人川普直言反对政治正确,提倡回归传统价值法治秩序,减税和振兴经济与生活,复兴人对神的崇敬,这些东西一概经过媒体加工筹划,最后变成了种族主义,白人至上。

当时的媒体把川普的支持者描述成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仇视外来人口,未受良好教育的白人,他们说川普是小丑、疯子、希特勒,种族主义、歧视人权,95%的媒体都预言川普肯定落选。

然后三大电视媒体2017年对川普的负面报道达到90%,正面报道10%,2018年达到91%的负面报道,正面报道就更少了。到现在为止就更过分了,直接就把川普的直播掐掉。

CNN就根本不用说,记得疫情高发的时候,网上有一个段子,如何防范来自中国的肺炎?有几步,首先要勤洗手,要戴口罩,要保持社交距离。最后一条,关掉CNN。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0/1525165.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