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童大焕:美国大选中三大价值排序

作者:

【1】价值观分歧鸡同鸭讲

中美大选,挺川的和挺拜的,不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很撕裂,为了达到目的,都有点慌不择路,风暴中心的当事人反而可能因为掌握了更多秘不示人的信息而表现不同。

除了对川普拜登个人好恶不同(或共和党VS民主党,或干脆就是讨厌川普非得把他拉下台),或有直接的利害冲突,剩下的就是价值观。

价值观不同而造成的撕裂,很大程度又缘于价值排序的不同。

价值观不是死的。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和情境下,价值排序是非常不同的。

但不论社会如何变化,价值排序的基本原则不会变:哪些对当前和未来更重要,哪些就应该排前面,排在优先级。

在匮乏的农业时代,卖妻鬻子就很难按今天的标准视为不道德,甚至可以说是人们发明出来的正确的民间金融方式。小和尚平时的任务就是好好念经,男女授受不亲,但是紧急关头要救落水女性,因为救人第一生命至上,“男女授受不亲”就要立即抛到九霄云外!

美国大选纠纷中,我个人认为有三大价值观排序是不能颠倒的,一旦颠倒了,就会对错不分是颠倒。

【2】宁要泼皮耍赖不要小人作弊

挺川的说,拜登作弊;挺拜的说,川普恋栈,赖皮。

假设这两个都不是好东西,而且两个之中必须选一个也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我选赖皮的那个坏东西,而坚决不选作弊的那个坏东西!

原因?作弊是什么?作弊是动了世界上一切规则的基础,什么民主,什么自由,什么宪政,只要作弊,任何规则都不起作用。守规则的君子永远吃亏,不守规则的小人永远得利。劣胜优汰不可避免。

而赖皮呢?赖皮只是提起了争议,规则还在。

所以,只要有人提出对方作弊,不管提出者人品道德如何,我一定先相信他,让子弹先飞一会儿。这就是我心中的价值排序。这个价值排序不存,社会的一切公序良俗,一切法律,都是屁!所有人,都只有屁民的命!

解决争议的方式有多种,最重要的是法律途径。

川普的方法有很多,目前他们采用的是律师,即法律程序。州法院不行还有最高法院

但美国三权分立,川普贵为总统也只代表行政权,法院又不是你川普家开的。万一连高法也搬不动,美国还有极为秘密但权力极大的法院,叫美国外国情报监控法庭(或简称FISC法院),权力很大,甚至被成为“几乎与最高法院平行的法院”、“影子最高法院”。

如果认为涉嫌作弊的民主党这边有“里通外国”嫌疑,FISC法院就有可能启动。

如果法院都请不动,川普能调动三军吗?法律上规定总统是三军总司令,但三军说到底还是忠于宪法不忠于党争,最后能否调动三军也不好说。

如果有证据以平叛、平息政变之名,可以启用1807平叛乱法。

如果这些都调不动,最后川普就得乖乖认输,不认输也没办法呀。

反过来,在野党没有平叛法作武器,需要怎么弥补权利不平等呢?这是宪法制度需要考虑的问题。

川普虽然贵为总统,似乎也不占多少资源优势。这就是宪政或法治的妙处。不是权力大说了算,而是法律的体系和结构说了算。

如果川普各种程序都启动了,最后还是输,他是泼皮无赖吗?不是,这是在规定的程序内,法律赋予他的权利。

下一次,如果在野的竞选者遇到同样的问题,指责在位的舞弊,同样可以启动相应的法律程序。

也是同样的,法律程序是否被启动,启动以后谁输谁赢,也还是未知数。

【附录】

萧生客《惊爆|鲍威尔宣读Smartmatic举报人的声明》(2020.11.17):

2020年11月16日星期一,川普竞选团队的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接受福克斯的主持人卢.多布斯(Lou Dobbs)的电话采访。

视频重要内容:

多布斯:好像这个多米尼安计票系统在你这个法律团队所关心的这一件作弊案件里面所占的地位越来越大。有没有一些最新消息?

鲍威尔:当然有,我现在手上就有一份从第一手资料证人得到的惊人证据。他是军方的高官,在Smartmatic的设计成型过程中他在场。我现在把他部分证词读给你听,让你直接听到他的证词里面说的是什么。这个系统的设计是可以不露痕迹地更改每个投票人的投票。这个系统的设计是这样,投票人把手指放在这个指纹扫描器上,这个扫描就可以激活这个投票人的档案,记录下这人已经投票。但更改后的投票结果不会连接到具体投票人。他清楚地要求,这个系统设计必须是这样,系统里面必须没有任何记录一个投票人的票被改了,必须没有任何痕迹把一个特定的指纹连到一个被更改过的选票,也不会有记录与此冲突。Smartmatic同意要为查韦斯总统(委内瑞拉)设计一个能够达到他目的系统,包括软体和硬体。在Smartmatic的计票系统开始投入应用以后,他亲自观察了几个不同的选举,每一次都靠这个系统来更改了选举结果。

其中一次是2006年12月查韦斯的竞选。查韦斯以600多万票对300多万票大胜。

2013年进行的又一次委内瑞拉的大选中,他又看到这个SmartMatic系统操控的选举结果是查韦斯得胜。

多布斯:SmartMatic的总裁和董事会主席,彼得.尼芬格(Peter Neffenger)这位退休海军将军,现在也被拜登任命为过渡团队的成员是吗?

鲍威尔:SmartMatic还有另外一段故事,就是当(委内瑞拉总统)莫杜拉发现他的对手已经遥遥领先,他自己很可能要败选的时候,他开始慌张,担心这样下去他会输掉选举。因为当时在每个州的计票中心是通过互联网送到这个控制中心,所以当莫杜拉在即时看到选票的数目,担心他会败选的时候,他就决定完全重启整个系统。莫杜拉和他手下让系统管理员把所有计票系统断离网络,作弊修改结果。大概花了两个钟头这些手下的操作者才完成了作弊,让莫杜拉得到多数票,才恢复了所有计票机器联网,在控制中心里面重新检测每一个画面,保证每一个画面都是莫杜拉得到多数选票。

多布斯:你今天曾经发推文说,中情局CIA)在这里也脱不了关系,到底是什么原因?

鲍威尔:基本原因就是这些事情在全世界各地发生,中情局不可能不知情,这就是一般的逻辑。他的证词里面说这个系统的作弊已经被用来改变很多国家选举结果。而投资者基本上都是委内瑞拉,古巴和其他GC主义国家。这是一个外国资产拥有的公司。我刚才提过这个公司的总裁是尼芬格,他是已经加入拜登这个高兴得太早,又很快会失败的过渡团队。其实关于这个Smartmatic的事情,在过去几年已经被提出过,包括有民主党人报过这个事情,但是什么人都没去管。我真的是非常愤怒。

鲍威尔:我还想说的是,这个Smartmatic做票做完了之后,他们就能够让他要支持的候选人能够得到足够大但又不太大的得胜幅度,让人可以相信并服从结果。他所见证的在别的国家发生的事情,正是在我们这次选举发生的事情。

这次大选真的是令人非常不安,这是我们国家出现的最糟糕的大选,没有之一。我们想看看司法部的官方的调查有什么结果,但他们反应如此缓慢,让我们都非常愤怒。

他们采取了一种故意视而不见的态度。在全国出现这么广泛的作票欺诈现象,这个Smartmatic的软体在几乎所有的投票计算系统里面成为内核。

鲍威尔的今日推特

今天,鲍威尔有二十多个转推帖,这里摘选几个她自己的推帖。

11月16日7:29pm的推文,是鲍威尔的今天置顶的推帖。

大科技公司和脸书Facebook)、谷歌Google)、推特(Twitter)都在压制我们的言论自由,以挑战这个令人发指的大选舞弊!想知道谁在资助拜登吗?

自己看宣誓证词吧!请看下面!

@川普总统

@福林将军(川普竞选团队)

@林伍德(川普律师)

11月16日11:20pm(1)

完全正确!现在想象一下,由于许多选举被操纵的真相大白,使多少腐败的权力和邪恶的金钱交易将被揭露中断。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在每个腐败的国家,所有的社交媒体公司,谷歌,推特与他们都是合作伙伴。

11月16日11:20pm(2)

努力隐藏真相--更不用说CIA、FBI和我们政府的其他官员。电视和许多跨国利益集团,这个国家和世界各地的无数政客以一种或其他方式被收买或购买了他们的席位--或被勒索。

@川普总统#证据

11月16日6:52pm,鲍威尔转林伍德律师的推帖:

每个谎言都会被揭穿。

@鲍威尔将释放证据。

如果你珍惜你的自由,就需要进入竞技场,为了你自己、你的家人、子孙后代。

这是我们为自由而战。

【3】宁要右派独裁不要左派民主

挺拜者说,我需要左右互搏,不想要一家独裁

挺川者说,我宁要右派独裁也不要左派民主。

如果是我,肯定是宁要右派独裁不要左派民主!

为什么?

因为右派再独裁,一定有底线,他绝对不会侵犯到你个人的财产权。而财产权,是一切自由、权利和道德的根源。

而财产权,千万不要以为它只是物质财产,它有更丰富广泛的内涵,包括:人身自由、财产、信仰与言论自由等。

但是左派,就像民主党的AOC和硅谷精英他们,今天要多收你的税,明天要限制和屏蔽你的言论,后天要限制你的工作——时时刻刻,都在侵犯你的自由和财产。

他们对公众的许诺和民主幻觉,只是多数人暴政,甚至,只是纯粹的骗局——他们的福利诺言,最终不会兑现,但是你交给他们的巨大权力,已经第一时间交了出去。最后结果是:他们获得了权力,但是屁民,既失去了权利、自由,也失去了福利。

再强调一万遍都不过分的是:左派的自我强化自我极权化,是永远没有底线的!今天剥夺你的言论权利,明天剥夺你的工作,后天剥夺你的财产,再后天要你的命。

有人说,民主自由的灯塔已经运行200多年,不会形成系统性的作弊和腐败,也驯化了人心,人心不会那么坏。但你要知道,美国的监狱人满为患,街头的安全度甚至远不如中国——因为不能随地装摄像头,因为破案过程中要特别尊重人权

“纯粹的制度决定论者,是不相信社会道德和政治伦理之间的主客关系的。人是主体,制度是人造的产物,当利益已经形成意识形态的时候,不要相信人是有道德的政治动物,相反,人首先是无道德的政治动物。若非如此,全球化在今天首先所应该保守的就是价值外交,而非利益外交。”(彭佩玉《聊聊张雪忠关于保守主义的论断》)

书呆子永远捧着200年甚至2000年前的“经典”食古不化,他们看不清世界的变化一日千里。尤其是,技术变化和技术极权时代的威胁。

【4】宁信小道消息不信异化媒体

有了上述两大价值排序做基础,这第三个问题也就比较简单;没有上述两大价值排序做前提,这个问题的排序怎么也讲不清楚。

因为再好的制度都会被技术瓦解,再好的人心都会被利益攻破,因此,当我们清晰地看到主流媒体已经被权力或金钱收买,变成了制造谎言和屏蔽信息的宣传工具、而不是平衡地报道多方信息和观点的时候,我宁肯相信未经求证的小道消息,也不信已经异化的媒体。

这,也许是你“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的重要依据。

【附录】

而NEWMAX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媒体,收视率已经超越CNN福克斯,只因为它是唯一没有切断川普白宫讲话的媒体,而且它拒绝承认拜登胜选。据说,美国人发起在15-22日之间全部不收看CNN这些主流媒体,以对其撒谎成性惩罚。

因为推特、非死不可大量进行内容审查,越来越多民众纷纷“搬家”加入新的社交媒体网站Parler,该网站的用户数在几天内从450万升至超过1000万。该网站老板丽贝卡·默瑟表示,她与约翰·马兹一起创办了Parler,“目的是按照创始人的理念,为言论自由提供一个中立的平台,并创建一个可以保护数据隐私的社交媒体环境。”她说,“本杰明·富兰克林(美国国父之一)警告我们:‘谁要推翻一个国家的自由,就必须从打压言论自由开始。’”约翰·马兹说,原因是Facebook和Twitter等科技巨头升级了审查制度,从而失去了人们的信任。(曙光915《你可以不相信川普,但你怎能不相信彭斯?》)

在经历了一段收视率大幅下跌后,FOX新闻最近又转向。日前采访了美参议员布莱克本,她说:大型科技公司试图操控我们的信息、思想,今年他还要控制我们的选票。她说:

像脸书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这样的人,与他们好好讨论讨论我们的初衷。和离开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工程师谈一谈,然后问问他们想做什么。

没有一个大型科技公司允许播报此事(拜登儿子丑闻),玛丽亚,你知道媒体也不报道。然后,一些人跟我说,从未听说过此事。他们问我,为什么不知道亨特·拜登的事,我说,你看的是CNBC、MSNBC和CNN,你关注的新闻不报导。

所以我们该问问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和社交媒体平台,如果你们还是新闻机构,想做好事情,必须雇用新闻编辑。如果你还在《电信法》之下的传媒服务系统中,那么你就要接受各种言论,允许正面的观点和反面观点,这不是他们想要听到的,但他们必须要这么做。

在过去8年中,我们两党已经在此问题上纠缠很久了,还没有达成共识......推特对川普总统审查65次,Ayatollah(伊朗)零次,普京零次,这太过分了。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经纬西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517.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