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人间思想笔记:这是人间?!

澎湃新闻|山东23岁女子因不孕被虐打致死,禹城妇联:当时未接到求助

早上看到一则新闻,认认真真从头到尾看了两遍,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和事实的残酷与荒诞相比,任何词语都显得太轻飘飘了。

那就让事实说话吧。

(方某洋童年与母亲的合影)

方某洋,女,1997年出生于山东德州方庄村。

方某洋的父亲已去世,母亲有精神病,她是一个独生女,自身应该有精神方面疾病。她表哥说,“方某洋身体健康,只是有些反应迟钝”。

2016年农历的11月18日,方某洋与张某结婚,公公张某林,婆婆刘某英。婚后,张家发现方某洋精神不正常,后来又发现方某洋无法生育。经过就医检查和多方打听,张家得知方某洋和同村的男人流过产。

为了娶方某洋,张家花光了所有积蓄,欠了很多外债。

这里就出现了问题,精神不正常这么重要的情况,为什么婚后才发现?所有疑问我们放在最后讨论,先让故事往下进行。

花光积蓄,欠下外债,精神不正常,不能生育,这些因素合在一起,让方某林成为张家的公敌和泄愤对象。悲剧由此开始。

方某洋的公公张某林喜欢喝酒,自2018年秋天开始,喝完酒后的张某林经常发泄不满,殴打方某洋,每次下手都不轻。后来,张某林提出不让方某洋吃饭。

丈夫张某供述:

“因为方某洋不会做饭,还不少吃。他们就凶她,后来,方某洋不敢和他们一块吃饭了,再后来到饭点干脆不叫方某洋吃饭了,她一天吃一顿或者两顿。我和我父母要是都出门就把大门锁上,把方某洋自己留在家里不让方某洋随便出去。”

除了不让吃饭,方某洋遭到的虐待还包括:冻、饿、禁闭等等。

2019年1月31日,方某洋被虐打而死。

当天的故事有两个视角,分别来自公公张某林和婆婆刘某英的供述。

张某林供述:

早上8点半左右,刘某英让方某洋刷锅,她不干,刘某英就拿着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一根木棍抽了方某洋。张某林听到声音后,用两只手抓住方某洋的肩膀往前拽,方某洋倒地的时候张某林听到她头部、膝盖和手磕到地面的声音。方某洋倒地后,院里的南墙放着一些柴火,张某林拿起一根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木棍朝着方某洋腿部、臀部打了三四下。

10点半左右,张某林让方某洋宰鱼,她不干,张某林就让她站在院里,后张某林拿起一根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木棍,抽了方某洋的后背、臀部和腿部,一共抽了4下。

11点半左右,一家人准备吃饭,没叫方某洋过来吃,张某林记得给方某洋送过去两个馒头,她吃没吃张某林不知道。

下午3点半左右,张某林修家里的插座,让方某洋给拿个东西过来,她不给拿,张某林过去拿着手里的剪子,把方某洋的头发剪了。

下午4点半左右,张某林在屋里听到刘某英喊方某洋去洗衣服,她坐着不动,张某林一着急拿着一根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木棍,朝她的背部、臀部和腿部各抽了一下。

刘某英供述:

早晨,张某林让方某洋去刷锅,方某洋顶嘴,张某林打张某洋。

上午10点左右,刘某洋让方某洋去洗衣服,方某洋不愿意去,刘某英拿起棍子打了方某洋的头部、肩膀和腿部。

下午,方某洋一直在屋里睡觉,直到下午4点多钟,方某洋喊其说身上冷,刘某英就给她下了一些“祺子(一种面食)”吃。吃完以后,方某洋就又躺下睡觉了。

晚上6点左右,刘某英发现方某洋鼻子不透气,呼吸声音异常,遂让张某过去看,并让张某打了“120”。大约40多分钟后,“120”急救人员赶到,此时方某洋已经没有气息了。

方某洋就这样死了。事后她表哥说,方某洋出嫁时160多斤,被殴打致死时60多斤。表哥还说,“以前知道她在婆家过得不好,但是不知道她被虐待、被打。”

现在我们梳理一下整个故事,看看拼图缺失的部分。

方某洋父亲早死,母亲有精神疾病,自己也有精神疾病,那么怎么相的亲,怎么办的婚礼,彩礼是谁收的,又流到了谁的手里?

方某洋之前和同村男人流过产,这个男人是谁,双方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关系,是否涉嫌强奸?事后又是谁带她去做的流产手术,是不是找非正规医院做的流产手术,导致方某洋不能再生育?后来又是谁谁帮助隐瞒的消息,谁做主找的婆家?

方某洋从2018年秋天开始遭到虐待,到2019年1月31日去世,半年的时间里,村里有没有其他人知道?村委会是否知情?有没有人介入?有没有人想过要报警?

农村是熟人社会,谁家发生什么事,会有无数的喇叭到处广播。娘家人表示知道方某洋过得不好,却不知道她被殴打、虐打,这个说法是否属实?

你只要认真想一想这些问题,就会发现,这个可怜的女子不管是在婚前还是婚后,不管是在娘家的村子还是婆家的村子,都没有感受过人间的温暖,没有过过一天人过的日子。从来没有人在乎她的死活,更遑论关心她的幸福。

所有报道此事的媒体都不愿意说出的真相是:张某与方某洋结合,本质上是张家想要买一个会生育的机器。结婚只是名义,传宗接代才是目的,花光积蓄、欠下外债都是为了生孩子。婚后,张家发现买到了“假冒伪劣”产品,被人骗了,所以恼羞成怒,将所有仇恨都发泄到了方某洋身上。

在方某洋生前,婆家村子里没有人关心她的生存状况,即使有人注意到蛛丝马迹,也没人试图解救她。相反,村里人还可能间接参与了对她的谋杀,比如在背后议论“张家上当了,娶的媳妇生不出孩子”,通过舆论压力加剧张家对方某洋的恨意。

娘家也没人真的关心方某洋,他们即便听说了方某洋的惨状,也会因为当初参与了欺骗而躲得远远的。

命运把所有的苦果都塞到了方某洋一个人嘴里。是谁杀死了她?我要说,不光是丈夫、婆婆、公公三个人手上沾了血。

悲剧和不公却并没有随着方某洋的去世而结束。

今年的1月22日,禹城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称,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多轻呢?请睁大眼睛。

被告人张某林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刘某英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被告人张某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被告人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37562元、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2000元,合计42562元。

3年,2年,缓刑,4万。在一审法官眼里,这就是一条生命的全部重量了。我想,这是一位想要在中国法治史上留下名字的法官。

万幸的是,目前德州中院已裁定,将案件发回禹城法院重新审判。此案的走向,我们必须关注到底。看一看在这个时代,一条生命在法律的天平上到底是什么分量。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三角君 人间思想笔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599.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