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程翔:中共利益催生反川普的绥靖主义

今次美国总统大选舞弊之猖狂,令人瞠目结舌,有美国人感言,这已不再是川普拜登之争,而是邪恶的深层政府和普通美国人民之争。香港资深传媒人、时事评论人程翔此前发表文章题为《从川普选情看美国的暗黑势力》分析美国国内的深层政府阻止川普当选的背后原因。今次程翔再次撰文分析中共因素如何渗透美国并影响今次大选,他指出各种反川普的势力皆受中共利益影响,利益催生出对中共的绥靖主义。

程翔表示,由于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单一经济伙伴,这种利益纽带已把两国的经济和社会紧密地扣在一起,所以川普决心要和中国脱钩,必然会为他带来数不清的敌人;之所以川普对中共态度强硬,程翔认为,只有川普政府才真正认清到中共的本质。但中美在经济上的密切结合,正如中共时常乐于挂在口边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避免地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培育出一个庞大的亲中共势力集团,而这个亲中共集团大概包括以下这几方面人:

中美脱钩触动三大行业的利益

程翔分析,今次选举受到来自华尔街好莱坞(Hollywood)、硅谷(Silicon Valley)的势力影响。华尔街指美国金融业,包括证券、银行、投行、各种金融衍生工具的包销商和相关的律师、会计师、评级机构等;好莱坞指娱乐事业,包括影视、体育、文化和迪士尼;硅谷则指高科技公司,包括电脑、人工智能、医药、军工等。这些都是当今美国最为赚钱的界别,盈利又和中国市场息息相关,因而这些公司会自觉地配合中共政策,避免与中共路线相左,否则轻者被中共惩罚,如 NBA领队黯然离职,重则可失去大陆市场,如2012年6月彭博因报导习近平家族财富,导致其在大陆的终端机被禁。想和中共脱钩的川普无疑严重地威胁到他们在中国的利益,因此这些势力誓死阻止川普连任。

华尔街逆川普而行

程翔认为,华尔街代表了完全的自由主义经济,完全以盈利为目的,无原则、无善恶,会与所有阻碍他们赚钱的力量博弈。对于川普公开呼吁美国公司与中国脱钩,华尔街的投资公司反而大举进驻大陆,以至高呼“华尔街搬进中国”;英国经济学人》更认为,“华尔街相信金融的重心将东移”;报道指,“截至2020年6月底,外国投资者持有中国股票和债券规模比2019年同期分别上涨50%和28%”。

程翔续解释,去年中国资本市场资本流入金额约为2,000亿美元;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投资者的资产配置需求巨大,因此几乎所有的外资资产管理机构都认为中国市场有利可图,这对基金经理来说亦同,除了中国庞大的规模和财富管理的潜力,而且收费方面比美国更有利可图。据会计师事务所德勤预测,到2023年,中国的零售基金市场可能增至3.4万亿美元。因此在种种市场诱因下,程翔认为,川普一纸禁令无法阻挡华尔街勾结中共这个大趋势,反而华尔街会出尽办法阻挡川普的连任。

好莱坞为票房臣服于中共

程翔引述据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数据,指2018年,中国的电影市场票房收入达9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普华永道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预计中国将在202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票房收入将从2018年的99亿美元,大增至2023年的155亿美元。

在这个庞大市场和利润面前,很多电影制作公司都要臣服于中共。2020年8月5日,南加州大学的美中学院发布“美国笔会”(PEN America)撰写一份报告——《好莱坞制作,北京审查》(Made in Hollywood, Censored by Beijing),直指一向视自由为生命的好莱坞,为市场利益心甘情愿地听命于视自由为禁忌的北京政府,及中共将其影响力全面扩展到美国的影视制作,并干预电影业这个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和文化媒介,直言不讳地揭露了中共对美国娱乐文化界的影响。

硅谷靠中共资金研发产品

硅谷这些高科技公司极度依赖全球化而发展,因此程翔指,他们必然会反对川普对中国的脱钩政策。科技公司要依靠不断研发新产品来发展和盈利,而来自中国的风险资金(venture capital)就可以支撑这些公司的研发工作;研发成功后的产品也需要在庞大的中国市场推广/出售来获取投资回报。

程翔在文章中表示,中国在过去几年一直是硅谷风险资金最大的提供者。据一份美国报告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中共投放在硅谷的风险资金每年都高达60亿美元,在2018年的11个月期间,投资更接近90亿美元,每年涉及公司数量高达140家。因此,川普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加大力度审查投放美国科技公司的中国资金,做法自然会引起硅谷的强烈反对。

这三大行业是美国最赚钱的行业,今次总统大选,他们更挥金如土地捐助拜登。根据“美国政治捐献数据库”(Open Secrets)在10月初的统计,今次大选,共和党民主党的总支出将达到110亿美元,其中拜登为68亿,川普为38亿,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而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资料,拜登的前十大金主均为上述三大行业巨头,合共捐了3,900万美元。

贸易战令部分选民不理解川普

由于在过去几十年期间中美经济已经紧密相连,程翔认为,中美脱钩也必然会或多或少地伤害美国人利益,因此导致有些选民不理解川普。他以贸易战为例指,提高进口税不可避免地令入口商蒙受损失,而损失最终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不是每位美国消费者都能够从大局出发,认识到贸易战长远来说可为美国增加就业机会,并迫使中共改变其损人利己的行为。一些选民是按眼前利益的得失来决定把票投给谁,程翔指,这也是一些美国民众不支持川普的原因。

中共社交软件渗透美国

中共产品和服务已经深入渗透美国市场,中共可通过这些产品来操控美国民众,川普的制裁就不可避免地令美国人抵制。程翔以TikTok为例,指根据今年9月份的使用者资料显示,TikTok在美国的活跃用户高达8,000万,平均每四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在使用TikTok。程翔指,美国政治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中共产品绑架了。

美国大学靠中国留学生学费创收

另外,程翔指出,中共除了购买美国先进的知识和科技,还向美国大学向大量派遣留学生,海外学生已成为很多大学的重要资金来源,川普制裁中共,收紧学生签证,无疑损害了这些大学的利益。据去年11月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发布的《2019年美国门户开放报告》,2018年至2019年,在美留学的海外学生数目创历史新高,超过百万人,其中中国留学生人数高达37万,占34%。海外留学生给美国带来447亿美元的收益,其中高达152亿美元来自中国学生。

程翔续指,假设中国学生的学费平均分布在最多人去的首20所大学,则平均每所大学每年可以获得7.6亿美元的收入,这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此外,为制裁中共,川普政府禁止美国大学与中共进行科学研究,使很多正在进行中的项目被迫中止,造成科研人员的不满。

经济上依赖中共催生绥靖主义

程翔分析指,对中共经济利益上的依赖,必然会催生在意识形态上对中共的认同。去年川普对中共实施贸易制裁时,就有近百名大学教授、学者、智库研究员、退休外交官和对华贸易专家等发表公开信声称“中国不是敌人”(China is not Enemy),批评川普对华政策的整体评价是“根本性错误”(fundamentally counterproductive),程认为这是美国当前绥靖主义的最典型代表。

文末程翔引述前苏联著名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Alexander Solzhenitsyn)的话,他于1975年6月30日出席了在华盛顿举行的讲演,在抨击当时美国对苏联的绥靖政策时,他说:“有一种事情几乎让人类心灵无法理解,那就是人类对利润的无限贪婪,超越一切理智,超越一切自我克制,超越一切良知,而只知唯利是图。列宁早就懂得这一点。列宁深信,资本家会做出任何事情来帮助加强苏联的经济实力,资本主义国家会彼此展开激烈的竞争,力图以更低廉的价格更快速的方式,把更多的货物卖给苏联。列宁说:他们会不顾一切后果地和我们做生意。在一次莫斯科共产党的会议上,列宁充满信心地对大家说:同志们,不要惊慌,当形势对我们不利的时候,我们只消把绳子抛给资产阶级,他们自己就会把绳子往脖子上套’。”

程翔直言,用45年前这席话来鞭挞今天美国的绥靖主义,完全适用!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KZ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620.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