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官场逆淘汰 钻营派阮成发“冒升”

作者:

新任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图片来源:网络)

中共五中全会后官场出现新一轮异动,多名官员中,各有看点,但以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最具代表性,他是中共官场逆淘汰的代表。

11月20日同天公布的4个中共省委书记异动,分别由景俊海、许达哲、谌贻琴、阮成发,出任吉林湖南贵州、云南省委书记。

景俊海是陕西白水人,长年任职于陕西,陕西是习近平老家,本身是陕西人或曾在陕西任职的官员,一般都会到习父仲勋陵墓去拜山头,由此形成“陕军”。“陕军”虽比不上习的闽浙旧部为主的“之江新军”,但也属于习家军的一支。特别是景俊海,他从2012年5月主管陕西省委宣传部期间,有“先见之明”,一手策划并推动把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陕西的墓园扩建成陵园,据说因此加速上位,调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北京市委副书记;2017年出任吉林省委副书记兼省长。

许达哲的标签是习近平倚重的军工系人马,曾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董事长、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国家航天局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2016年8月起出任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由于近年习近平不断强调“备战打仗”,这也为许达哲的仕途加分。

谌贻琴有两个标签,一是少数民族,她是贵州织金白族人,另一个是中国大陆31个省(市区)中,唯一的女性省委书记。这两个标签显示,谌贻琴作为中共表现“少数民族工作”和“妇女工作”的花瓶存在,才是最大的政治需要。

四人中,最值得关注的其实是阮成发,现年63岁的他赶上了这轮调整得以升官,他是一个官场逆淘汰的典型例子。

所说的中共官场逆向淘汰现象,是指在官出上级的社会,淘汰精英的过程。那些虽然丑闻缠身的官员,因为善于投机钻营和趋炎附势,而成为官场竞争的胜利者顽强地生存下来。

最近因反习近平和反共被中共开除的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对外媒爆称中共现在分三派。其中有一派叫钻营派,他们不是习家的老班底,但他又想钻到“习家军”的行列中去。蔡霞提到两个例子,一是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二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

与习派本无交集的阮成发,能经过逆淘汰登上高位,应该就算是钻营派。

阮成发本身是湖北武汉人,长年任职武汉,曾任武汉市委书记,2016年12月出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兼任云南省副省长、代理省长;2017年1月任云南省长。

阮成发在主政武汉8年期间,得绰号“满城挖”。2016年7月初武汉一场大水灾,曝光了投资逾百亿的武汉防汛工程居然是“豆腐渣工程”。当时网上有人举报阮成发藉防汛工程大搞贪污,并有消息说中纪委派人往湖北对他做了三次调查,但均被阮的靠山,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保住,而李鸿忠的关系在中南海,他原被指是江派的人,又与时任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密切。

在云南省长任内,阮成发曾在公开场合至少三次读错字。包括2016年12月28日在致辞时,连续两次把著名的“滇(dian)越铁路”念成“镇(zhen)越铁路”。2017年2月20日,在中共外交部和云南省政府联合举行的全球推介活动上,阮成发又把云南著名美景“抚仙湖”念成了“抚优湖”。

再就是同年3月,阮成发再在云南昆明五华山的现场,将“饮鸩(zhèn)止渴”读错,他说旅游零负团费是“饮(jiu)止渴”。

阮成发读错字一时成为网友笑谈,也有人挖出他曾在武汉大学管理系工业经济管理专业学习并没有学位,而哲学硕士、法学博士都是“边工作、边学习”弄来的,且博士读的竟是所谓“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专业。

曾有港媒称,因为读错字事件,有20名中共云南省离休官员联署致信中组部,要求撤除阮成发职务。但阮成发最终还是继续上位,当上了云南这一大省的省委书记,可见他在中南海的后台真的很硬。

从阮成发例子可见,中共的吏治就是这么回事。不但是越反越腐的问题,而是整个体制本身在造就腐败,坏官大行其道,这也是每一个朝代没落之时的共同特点。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628.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