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黑了特朗普 火了亚当斯

约翰-亚当斯——美国第二任总统

以前我们有爱国学者称“美国的基础教育一踏糊涂,中学生算不会简单的数学题”,这话我们都以为是黑美国的。没想到,昨天大选之日的一幕幕真的验证了这个说法,美国人确实算数很烂。

先看这道题:10000的1%=?正确答案应该是100吧?

那么300万的百分之一,是不是3万?

但美国民主党告诉世界,300万的百分之一=19万。

事情是这样的:威斯康辛凌晨12:30,点票2994050票,显示占总票数的94%,也就是说总票数应该是3185159。总票数的百分之一应该是3万多;

按这个比率计算,剩下的6%的票数应该是不到19万票。

然而,到了凌晨2:08,这个州点票数上升到3205993,显示点票率为95%,总票数变成3374729,而总票数的百分之一神奇地变成了21万多!

这就是本次美国大选“败灯逆转川普”的原因。

然后,左派政客和媒体继续为败灯胜选造势,继续一本正经地推算其它未开票州的选情,总之要像佩洛西之前的“圣旨”所说的那样:败灯一定要在1月20日宣誓就职,入主白宫!

现在的问题不是问你信不信,而是问你服不服。以前看过一个短视频,讲的是2+2=5的故事,我一直以为那对美国来说是天方夜谭,但现在我已经确信,视频中那些可怜的孩子就是现在的美国人。

川普说要告到最高法院,许多人也认为川普提名改变了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与放纵派的比例,因此上诉高院肯定能够找回公道。而我则认为并不乐观。因为所谓的保守派法官,他们纠结更多的是“堕胎、同性恋”这些问题,而面对川普的诉求,他们更可能要尊重“民意”,然而,在黑墨绿横行美国,CNN忽悠美国,推特脸书管制美国,政商精英操控美国的时代,他们真能听到民意吗?

因此,在传统的大选程序内,包括最高法院的裁决范围内,川普被黑的概率远远大于他在大选中的得票率。

问题出在哪里呢?当然不是美国人的数学差,视频中非要让学生承认2+2=5的老师当然不是不知道2+2=4,而是有更深的目的。

什么目的?今天看到许多人翻出了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的一段话:

“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

亚当斯的这段话,才是“败灯逆转川普”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当初制定的宪法,已经不适合于现在的美籍人民。

美国宪法第六条规定:参议员和众议员,各州州议会议员,以及合众国和各州所有行政和司法官员,应宣誓或作代誓宣言拥护本宪法;但决不得以宗教信仰作为担任合众国属下任何官职或公职的必要资格

美国独立,其宣言以洛克的政治哲学为理论指导,但是立宪者又忽视了洛克在信仰上的教导。这种忽视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当时的开国者中尽管多是自然神论者,但大体还都在基督教传统文化语境中言行,当时美国的民众也大体上都是基督徒,所以宪法第六条中的“宗教信仰”指的仅仅是新教内部的各教派,都在洛克“宗教宽容”的范围内。

但是制宪者们没有考虑到,美国的移民政策和日益深入地人本启蒙,会日益挤压美国的新教基础,这一条本来有益于化解新教教派之争的宪法,后来却成了排斥新教、外道侵入的护身符。

亚当斯看到了这个隐患,因此在200年前发出了这段令人心惊的言论。

有人说:不是川普不可以输,而是拜登以这种方式当选让所有的美国爱国者都心凉。美国强大的背后是美元,美元强大的背后是人们对美国的信任。拜登这样当选,是所有想让美国强大,热爱美国精神和美国价值观的人感到痛心。倘若拜登当选,美国人还会相信美国,以美国自豪吗?想想那么多美国的川普支持者,那么多游行,在以色列,在日本,在波兰,在英国,在尼日利亚,拜登当选,他们还能再相信美国吗?

美国成为美国,成为世界的中心,成为人们信任的世界中心花了两百年,这种信任是无价之宝,而失去信任则只需要一次这样系统性的选举舞弊。

最后再重温一遍亚当斯的真知灼见:“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西奈山峰 太初之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2/1525880.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