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吹泡泡

作者:

香港新加坡,刚签所谓的“旅游气泡”,香港随即再爆发。新加坡政府严正下令:若三天内,香港连续出现无源头个案超过二十二宗,“旅游气泡”即刻取消。

这巴掌打在香港特府的面上,墙倒众人推,令特区土著官员又添滑稽。

所谓的“健康气泡”,名字就不吉利。健康既如气泡,一戳就破,则任何的“清零”,俱即成幻影的空欢喜。特区政府没有语文人才,取这种触霉头的名字,其反智程度举一反三。

还有,为了手持这个气泡,由香港花二万元飞去新加坡,只为可以走一走。离开皇后大道中和罗素街,接上那一边的乌节路,两旁全部是一样的欧洲名牌商场,逛的是同一种铺头,买同一类东西,吃的也从香港的虾饺烧卖,接那边的云吞面肉骨茶,最多让你逛一次老巴剎,食两串沙嗲牛肉,但这一切香港也有马来餐厅和咖哩屋。

除非人家新加坡的国家美术馆有一个特别的展览。彼处是吴冠中藏馆,颇有一点东西,但香港的艺术馆也有一个吴冠中个展。然而这种消费,属于极少数。各自的机场花几个钟头排队,机票两万元去新加坡所为何来?不如买一个虚拟视像机,两三千元,旺角的商场都有,家里不只新加坡,连冰岛秘鲁的马丘比丘都有得去。

“旅游气泡”对新加坡有利多于香港。新加坡面积只香港四分一,人口近五百万,新加坡缺乏自然风景,香港则因英国的义律船长有眼光,选中的这个海港,有山有水有海滩有森林。新加坡人闭关一年,四周全是商场大厦石屎森林,只有一个小小所谓野生动物园,香港的野猪、大屿山的黄牛,也有野生动物园。“坡佬”得抑郁自闭症的风险远高于香港。“气泡”令新加坡人来香港的得着,多于香港人去那边。

香港和新加坡塘水滚塘鱼,两个小男生在宿舍的一铺床里自己搂着搞嘢。西方文明世界包括日本和欧洲,还有加拿大澳洲,那里只要每天增加确诊几千宗,香港和新加坡这小兄弟俩在互相零确诊互相交换泡泡,也没有用。香港经济照样仆街。

人人都经过三岁小孩用肥皂水吹玩泡泡的阶段。阳光下那无数泡泡,各幻影着小小的彩虹。小男孩见着欢喜,笑着、跳着。一晃眼,半生过去了,只见许多人的智商,还是留在刚戒奶吹泡泡的年龄。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3/1526236.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