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中越战争侦察连长:连里第一个烈士竟是被自己人打死的

作者:
第一次被炮击,大家都有些紧张,卧倒的很慌乱。结果,那个没有把枪支保险关闭的新兵卧倒时,枪支就走火了。呯的一枪,打中了前面一个战士,当场就把他打死了。我们卧倒以后,越军也没有继续开炮。看来,越军并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只是胡乱开炮进行火力侦查。那个误杀战友的战士怎么处理了?上军事法庭?没有。这是在打仗,我没有处理这个战士,只下令抬着烈士的遗体继续前进(军委命令不得将烈士遗体丢在越南)。

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有几个不成文的法则,其中之一就是不得误伤战友。听起来似乎很可笑,难道谁还不知道吗!其实,这是战争中血淋淋的教训,看看侦察兵白万明的回忆吧。

对越自卫反击战头几天,出现了三多。第一是伤亡多,这主要是军队没有作战经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乱打,伤亡自然不会轻;第二是自伤多,一些新兵受不了战争残酷,希望借助自伤脱离战争,这也不稀奇;第三就是误伤多,也就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今天就来说说误伤。

11军32师的侦查连指导员白万明,对于误伤记忆犹新。在中越战争期间,他多次执行侦察任务,有过长篇的回忆录。

白万明是贵州黄平人,对于越南的山地和丛林也并不陌生。

他1973年参军,因能力出色、吃苦耐劳,被提升为班长、排长、副连长。在战争爆发之前,白万明是侦察连指导员。

白万明回忆:1978年末,我们接到准备参战的命令。作为侦察兵,我们面临的情况比步兵更为严峻。利用短短的时间,我带领连队进行战前突击训练。

我们侦察兵以班为单位,每个班9个人。每个人携带一支56-1式冲锋枪。这种枪在当时是不错的,枪托可以折叠,很符合我们侦察兵的需要。每支枪要求配备150发子弹,战士一般会尽量多带一些。我是连干部有1把54式手枪,配备50发子弹,还有一个望远镜。每个班还有一挺56式班用机枪,每人还有4枚木柄手榴弹,1把匕首。这把匕首不是刺刀,56-1式冲锋枪是不能安装刺刀的。这种匕首质量不错,很锋利,我们侦察兵用它杀敌只要一刀。不过匕首只能用于杀敌,不是今天那种多功能匕首。每人的水壶可以装2斤水,背包里有雨衣、被子等等。短期侦查任务期间,我们是不带背包的。战前,我们还配发了鞋底有钢板的防刺鞋,比解放鞋重一倍,却不用怕越南人的竹签了。在越南,这种竹签到处都是,一旦被刺中不亚于地雷,脚掌会被刺穿。吃的东西方面,平时都是炊事班做的热饭热菜。执行侦察任务时,官兵一律吃携带的压缩饼干,每人500克。这种饼干硬邦邦的口味不太好,却很经饱。

2月17日凌晨,战争打响了。我军强大的火炮,把半边天都打红了。我们侦察连被要求脱离大部队,独立穿插作战,执行捣毁纵深地带敌人大口径火炮的任务。

接到命令以后,我立即带领连队出发。战友们都比较紧张,士气还是很高昂的。

随后发生的事情,却是我没有想到的。

首先,就是行军困难。

就战争准备来说,我们连排干部能做的只能是练兵。有些问题严重影响作战,却不是我们这级干部能够解决的。刚刚进入越南境内,我就发现配发的地图非常不准确。这个地图是根据法国殖民者制作的越南地图绘制的,法国人早在50年代就被越南人打跑了。

这么多年后,地图和实际地形有很大差别,导致给我们行军带来很多麻烦。具体我也不愿意多说,反正经历过那场战争的官兵都应该知道。

再说进入越南以后,这里根本就没有路。亚热带丛林到处都是,比人还高的野草和盘根错节的藤蔓,不时有人跌倒。又是在夜晚,不允许用手电,部队很容易就走散了。无奈之下,我走在最前面,用指南针尽力辨认方向。同时,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战前给干部发了一块上海产的夜光机械表,夜晚时候可以发光。我就将表顶在帽子上,让后面同志跟着这点光行军。

我当了5年兵,对于战争可能出现的误伤还是很清楚的。为了避免行军跌倒导致枪支走火,我命令所有战士将保险关上。

万万没想到,一个新兵恐惧越军偷袭时,不能立即自卫还击,竟然没有关掉枪支的保险。

这里我又要抱怨几句。经历了文革时期,军队很乱。我们11军是乙种军,战前全军才1万多人。要打仗了,军队紧急扩编到甲种军,增加到4万多人。这样一来,新增的战士大部分是1978年刚刚入伍2到3个月的新兵,勉强完成了新兵训练而已。当然,部队也从南京济南等军区调了一些骨干老兵过来,仍然是新兵多,老兵少。我们的侦察连,本来就是一个侦察排扩编而成的,新战士占大多数。

就在行军期间,突然越军不知道哪里打过来几炮,我急忙命令全连卧倒躲避。

第一次被炮击,大家都有些紧张,卧倒的很慌乱。结果,那个没有把枪支保险关闭的新兵卧倒时,枪支就走火了。呯的一枪,打中了前面一个战士,当场就把他打死了。

我们卧倒以后,越军也没有继续开炮。看来,越军并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只是胡乱开炮进行火力侦查。

那个误杀战友的战士怎么处理了?上军事法庭?没有。

这是在打仗,我没有处理这个战士,只下令抬着烈士的遗体继续前进(军委命令不得将烈士遗体丢在越南)。

走了一段时间,上级更改了命令,让我们原路返回待命。返回期间,我们有意外的收获,捉住了一个越军,缴获了一支美式M14步枪。

后来那个误杀战友的战士,也没有受到什么处分,战后就退伍复员回老家了。

我想,他一生也不会对别人说起这件事。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3/1526288.html

史海钩沉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