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俄北京条约”160年后 两国无互信更难结盟

作者:
在促成俄罗斯拥有远东地区的关键文件“中俄北京条约”签署160年之际,各种迹象显示,中俄双方因缺乏真正的互信,结成军事同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俄罗斯社会仍然有许多人把中共视为主要威胁,他们甚至呼吁同西方结盟,防备中共未来夺取远东。

资料照:俄罗斯总统普京和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俄罗斯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会谈。(2019年6月5日)

在促成俄罗斯拥有远东地区的关键文件“中俄北京条约”签署160年之际,各种迹象显示,中俄双方因缺乏真正的互信,结成军事同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俄罗斯社会仍然有许多人把中共视为主要威胁,他们甚至呼吁同西方结盟,防备中共未来夺取远东。

民主派人士:俄罗斯应同西方联手共同应对中共

主要由流亡国外的反对派人士主办,两天前结束的本年度“自由俄罗斯论坛”会议上,在讨论今天的克里姆林宫外交政策时,激烈批评普京的著名反对派人士,前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以及其他一些政论人士和记者认为,今天俄罗斯的主要威胁来自中共。在目前有能力同俄罗斯交手的世界大国中,中共更是唯一一个觊觎俄罗斯领土的国家。

他们认为,普京一旦下台,俄罗斯再次民主化之后,莫斯科应该与西方和北约结盟,共同联手对抗中共

持这一立场的人士虽然以亲西方自由派人士为主,其中许多人更是普京和克里姆林宫的批评者,但俄罗斯社会中,今天仍然有很多力量确实把中共当成主要威胁。

与东正教会关系密切,批评美国西方,同时支持普京的俄罗斯帝都电视台本月初说,虽然普京在上月下旬发出警告,不排除俄罗斯与中共结成军事同盟的可能。但中共对普京这番话的反应却很冷淡。不仅如此,虽然北京表面上一再强调与俄罗斯密切关系,但给人的实际印象却是,俄中两国关系却逐渐转冷。

中国网民呼吁勿忘国耻俄增兵远东回应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9月中旬表示,莫斯科正增强远东地区的军事力量。绍伊古的突然表态被许多当地媒体解读成为与远东地区的局势有关。首先,邻近中国,黑龙江对岸的哈巴罗夫斯克市(伯力)民众的抗议活动反映了远东社会对莫斯科中央政府的不满。从夏季开始已经持续了几个月的抗议活动仍在持续。

另一个原因同中国国内近几个月出现更多的把远东视为中国固有领土的声音有关。位于叶卡捷琳堡的亚洲新闻网10月中旬的报道说,中国国内更多人把俄罗斯远东主要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说成是中国领土,绍伊古的这一表态显然是对此回应。

7月2日在俄罗斯滨海边疆区首府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160年之际,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发文纪念,称这个城市的历史始于1860年,俄罗斯人当年在那里建立了军事港口等。但短短几行字立刻遭到了许多中国网民的批评。这些中国网民认为,俄罗斯依靠160年前的不平等条约从中国手中夺走远东,但如今却对此美化,俄罗斯大使馆发文纪念是在侮辱和挑衅,更是在中国人心口上撒盐,他们呼吁勿忘国耻。一些中国知名媒体记者和博主都纷纷加入到了那场批评中。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甚至撰文回应俄罗斯大使馆微博。这显然引起了俄罗斯的关注。

俄地方首脑:远东过去从未属于任何国家

在10月下旬所举行的滨海边疆区成立82周年纪念大会上,滨海边疆区首脑科热米亚科在发言中表示,滨海边疆区过去从来没有属于过任何国家。他特别强调,1860年所签署的著名的北京条约更为滨海边疆区成为俄罗斯领土提供了法律依据。

11月14日恰好是“中俄北京条约”签署160周年。这项条约逼迫当时的中国满清政府被迫接受两年前,也就是1858年签署的“中俄瑷珲条约”。正是在这两项条约基础上,形成了今天的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和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

位于滨海边疆区第二大城市的纳霍德卡工人报几天前专门发表长篇文章介绍这段历史。文章说,北京条约的签署让远东地区最终变成俄罗斯土地,当地居民更早已习惯认为这片土地属于俄罗斯。

俄罗斯边防军杂志也在本月初发文说,北京条约确定了俄罗斯与中国的东部边界,让俄罗斯成为亚太地区有影响的重要力量。这项条约同时还提到应划分新疆与沙俄所属中亚西部边界。

依靠智慧不流血确定两国边界

“中俄瑷珲条约”的俄方签字人,当时的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約夫在写给沙俄外交大臣格尔恰科夫的信中说,俄罗斯没有流一滴血,仅依靠智慧和坚韧不拔的努力获得了远东地区,同时沙俄还被允许在今天的新疆喀什和蒙古的乌拉巴托设立公使馆,所有这些都是沙俄驻中国大使,北京条约签字人伊格纳吉耶夫的功劳。

俄罗斯目前把穆拉维約夫和伊格纳吉耶夫两人视为获取远东地区的英雄。在哈巴罗夫斯克(伯力),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伊尔库茨克等许多远东主要城市,都有穆拉维約夫的塑像。穆拉维約夫的遗骸在苏联解体后被下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市中心的广场。俄罗斯中央银行目前发行的5千卢布钞票上也印有穆拉维約夫的头像。

在北京条约签署160年之际,远东当地不断有许多声音呼吁设立伊格纳吉耶夫的塑像,并把符拉迪沃斯托克市中心的“佛金海军上将大街”上的一个广场以他的名字命名。

远东去中国化但对未来没信心

北京条约签署几年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两条主要大街曾被分别专门命名为“北京大街”和“中国大街”。但在上个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随着中苏关系恶化,这两条大街被分别改名为“佛金海军上将大街”和“海洋大街”。远东地区其他许多带有中国色彩的地名也同样被改名。

滨海边疆区和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因为土地辽阔,各种资源丰富,而且濒临太平洋,拥有深水不冻港让许多俄罗斯人,尤其是当地民众自豪。但在中国国力不断增长的背景下,远东地区的经济发展目前却十分落后。

许多俄罗斯政治分析人士说,对远东地区截然不同的态度和心理,让俄中双方更互不信任。但只要俄中两国目前都把美国当成敌人和对手,两国仍会继续联手。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莫斯科推出各种措施振兴远东,但较少有成果。他说,远东地区继续空旷,当地出生率下降,人口不断流失,所有这些都能从很多公开的报道中反映出来。

尼科里斯基:“很多报道都提到当地民众的不满情绪增加,人们日益感到不安,更多提到的是中国威胁,当讨论中国威胁时,人们甚至多次提起不断重复。但在今天的俄中关系气氛下,官方又试图想安抚民众,说没有中共威胁,但这样做的效果都不理想。”

尼科里斯基说,对远东的未来没有信心,这会成为影响俄中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正因为如此,根本谈不上俄中结盟议题。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5/1526794.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