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黄之锋遭单独囚禁 罗冠聪揭他可能会面对的危机

根据之锋在脸书公布的内容,得知他现时在医院被单独囚禁三至五日,亦不能「放风」(自由活动),探访时间外全日待在囚室。然而,囚室却是廿四小时亮灯,照射得让人难以入眠。只要稍为想像,就会得知状况有多难以忍受。

虽然我不太清楚医院的单人囚室状况是否与监狱的相似,但我相信囚友在两种情形下所遭受的待遇大同小异。在监狱中,单独囚禁的房间被称为「水饭房」,是以往作惩诫用时只会给予清水和白饭予囚犯,以作施加更大惩罚而命名。这种惩罚早已被废除,但单独囚禁的惩罚本质不变—在狱中犯事,例如于囚犯打斗、赌博等等,会被施以单独囚禁刑罚。

之锋在医院被怀疑「肚内有异物」,可能就是惩教以「怀疑肚中藏有毒品」的名义,将之锋扣押在不能接受其他囚犯的地方,一方面将他与其他「手足」隔离,另一方面施展下马威,让过去一直提倡囚权的之锋先吃惩教一招。

以往网上都流传一个故事,说有个奖金丰富的挑战,只要挑战者在完全黑暗的地方独自居住一段时间,断绝外界联络,便可获得奖励。然而,最后却有很多人在半途就挨不下去,皆因个体在失去时间空间感的状况之下,极容易情绪焦虑,产生极大精神压力。当然,这些故事真伪无从考究,但单凭想像,都可以幻想到困在四面墙壁、无法与外界沟通是一件相当困扰的事情。

之锋所面对的状况没故事那么惨烈,但同样也不好受—没有书本(外界无法在这么短时间成功「入书」)、没有沟通交流,更在廿四小时光线照射时难以入眠,定必非常难捱。我在监狱时,时常听到一些囚犯在单独囚禁释放后大吐苦水,网上有位释囚指:「(单独囚禁)是一场恶梦,每次想到那情况,都觉得死过翻生。喺入面死咗都无人知。」而之锋更是没有合理的关灯休息时间,变相精神压力更大。

这个「小动作」或能被视为惩教对之锋的恶意—之锋在过去不单多次揭露惩教的流弊丑闻,例如沙咀更生中心虐待少年犯、壁屋惩教职员虐打高唱「荣光归香港」的手足、主张成立「监惩会」等等,都尖锐地直指这个同样是「独立王国」的制服团队,要求改革。当然,以上种种可能只是「树大有枯枝」,我在坐牢时便遇过相当友善的「阿sir」,但假如心怀不轨的惩教职员滥用职权,之锋的处境可谓相当危险。毕竟已经有很多手足因为政治见被惩教无理针对,在现今全面归边的政治状况下,整个政府默许惩教「二度惩处」这些政治异见人士,也并非空穴来风的忧虑。

监狱是难以向外界求援的地方,是个让在囚者感到无比孤单的世界。我希望各位继续关注在囚手足的状况,最起码保持舆论压力,为他们提供最基本的保障。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5/1527147.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