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希望之声:王维洛:惊天骗局!三峡工程是掌权者敛财机

中国政府最近宣布“三峡工程通过全面验收”之际,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接受希望之声电台记者采访时,揭示关于中共当局从1993年开始、并打算持续到2025年,从电费中向老百姓征收的特种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它的来龙去脉,其中骗局,那些主张上马三峡工程的“主上派”,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升官发财,三峡工程是掌权者的敛财机。

王维洛介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在1992年向全国人大的报告中承诺全国民众,三峡工程发电后的建设资金相当部分可以靠发电收入自筹。需要筹款的数目是投资额的一半,发电收入可以覆盖投资额的另外一半。1992年4月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了国务院兴建三峡工程的议案。

【录音】:三峡工程从它建的这个方面,可以分作3个阶段。1993年到1997年的时候到大坝就是长江截流,这是第一阶段;从1998年到2003年那么它是第二阶段。它是2003年的6月份开始运行,2003年的7月份开始发电的,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到2003年它是第二阶段。到2009年呢它是第三阶段,它的发电机呢全部都装完了。就是从它开始发电的时候开始,我们做一个切割对不对?因为邹家华说的,“发电以后是不要老百姓的钱的”。是他说的吧对不对?他1992年的时候他对着全国人大代表的时候说的,“发电以后三峡工程就不要钱了”。它有收入了对不对?它自己有收入了,它自己可以自负盈亏了。

王维洛表示,从1992年开始中国老百姓就为三峡工程缴纳一种特种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简称“三峡基金”)一直交到2009年年底。可是从2010年一开始,“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改名为“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换了一个马甲,又继续收取十年,然而至2019年底国务院决定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再延长收取六年,要收到2025年的12月底。“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不用支付利息,不用还本,是名副其实的敛财机。

【录音】:“三峡基金”呢,它不是明着收的,它是暗着收的,所以呢,很多中国老百姓他是不知道他们交了这个税的,它是加在什么地方收呢,它是加在电费里收的,它加在电费里收的。就是说,中央政府把负担呢又全部都压回到老百姓的身上,压回到老百姓身上。所以呢,从三峡工程从它开工的第一天开始,到三峡工程的最后的接付的那一天,到底交了多少“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呢?到了2014年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开始了,就开始我们说的,就是在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里面说的,说三峡工程的基金,一共收了5000个亿,收了5000个亿,这个是当时的一篇文章里的。它是怎么算出来的呢?它是按照三峡工程、按照国家计委当时的要求,就是内部利息是每年百分之十二的利息来计算的,那么累计下来。不算利息的话呢,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大的数字就是1600多个亿。就是中国老百姓交的,没有算利息。如果算利息的话,按照那篇文章说的,算利息,而且是按百分之十二的利息计算的话,那是中国老百姓交了5000个亿。

多年来,王维洛持续地关注三峡工程,不断地探寻这个工程深层次的问题,以科学数据揭示这个工程的实质,但是最近他开始注意到自己过去轻信了中国的国家审计署对三峡工程的审计,有必要对三峡工程进行再审计,于是王维洛开始查证三峡工程2013年的国家审计是不是对的,当查到2009年时,结果令他大吃一惊。

【录音】:说到2009年,它的这个发电机全部都装完了,对不对?它的工程也完工了,它的意思,它全完工了。那么我们就发现它呢,就是它一共,它说的,从三峡基金一共收了多少钱,一共又从国家开发银行借了多少钱,拿到多少贷款,它自己又发了多少债,又从国外买设备用了多少债,加在一起。他用了……是说,差不多就是1800、1900亿元人民币。后来我们就忽然之间发现了,邹家华说的,它2003年以后就不用老百姓的钱了,记不记得?它不是说它有发电的钱嘛,对不对。它这里,它没把发电的钱算进去啊,它没把收入算进去呀,对不对?它只是在这里收基金哪,他没有把那笔钱算进去呀,对不对呀。就是说,政府答应老百姓的时候,就是说,当三峡开始发电的时候我就不用收你的钱了,对不对呀。但是呢它发电以后它还在收老百姓的钱。那这个钱就没有算到三峡工程的建设费用里面去呀。它一直在收,但是呢,它把发电的钱它没有算进去呀。那邹家华当初对人大代表说,对着……是拍着胸脯说的,我是到2003年以后我不用你的钱了。对不对。它最大的问题就在,三峡工程,它是没有算它的发电的钱的,这是违背它这个国务院当初对老百姓的承诺的。对不对。这是很多钱哪,是很多钱哪。

王维洛接着查到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的时候,也就是2013年国家审计署,审查三峡工程决算的截止日期是2012年的年底。又发现在国家审计署在报告中,对三峡工程的发电收入以及葛洲坝电站的发电收入只字未提,而这才是本来该承担三峡工程支出的主要收入资金。王维洛质疑,这个政府不但完全不按照有关部门当初的说法,三峡工程建设完工,就将停止征收“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关于三峡工程发电的巨量收入的钱还不知去向。

【录音】:我用的时间是和它同一个时间,那么我就看看这国家审计署,它审计的时候,它和2009年的之间的差别在什么地方?那么我们发现,国家审计署它说的这个三峡工程的将近2000亿的投资,它的2000亿的投资它主要就是来自于两笔钱。一笔是三峡工程的建设基金,它说是1600多个亿;然后一笔就是说,它说是卖给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他卖了350亿同样的,国家审计署里面,它也没有把三峡工程发电的那个钱算在里头啊对不对?因为,这个邹家华副总理说的,他说三峡工程造价的一半应该是来自于发电哪。这个政府就是借着这个三峡工程的名义问老百姓收钱嘛,这是这篇文章的题目的意思。对,它还在收,就换了一个马甲,换了一个名字,它还在收钱,对不对?现在要收到2025年为止嘛,它还没收完呢!就是说,这个政府当初当着人大代表的面,在全国人大大会上做着报告的时候,他自己说的,我们发电的钱我都往里投的,都往里投的,对不对?那么,其实呢,他都不是。他无非是借着这个三峡工程的这个名义,它收了中国老百姓几千亿的钱,还在收。老百姓他都不知道,有很多老百姓他都不知道,中国老百姓只是知道这个三峡工程是世界上最大的水电工程。所以三峡工程在上的时候它有很多人他会赞成,他可以从中捞钱的,他可以当官,他可以升官!

王维洛认为,既然现在三峡工程通过了全面验收,就应该立即停止征收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并将收取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和“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连本代利返还民众。纳税人一共为三峡工程缴纳了5000亿元的特别税,每年的回报应该在几百亿元以上,可是,纳税人不仅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回报,并且还要继续往三峡这个大漏斗里缴税,而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录音】:中国政府当时他答应中国老百姓说,国家有财力来建设三峡工程,其实他把这整个负担,全部都加到了老百姓的身上,全部都加到了老百姓的身上,那么用现代的话来说,那就是割韭菜。对不对,就是割韭菜。钱不够了,我就问你要,对不对。我是个强抢的,我是个强要饭的也好,是强抢的也好,它就是这么一个东西。那么就是说,它说的国力可以承担三峡工程的建设,其实是你老百姓有钱出来建设三峡工程。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王倩、金朝衍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6/152723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