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杨威:习近平匆忙祝贺拜登 中共垮台恐再加速

作者:
美中关系在习近平手中搞坏,引发中共党内越来越多的非议,各级官员的后路被断、消极怠工,中共政权难以为继。拜登宣称胜选,似乎成了习近平的最后一棵稻草,他也只能押宝拜登,看不到川普最终获胜也就成了必然。

11月2日,北京一个警察巡逻站外的大屏幕上正在播放报导习近平的内容。(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11月25日,习近平正式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习近平在美国大选的态度上忽然大转弯,似乎很蹊跷。

11月3日美国大选后,3个星期以来,中共外交部党媒一直声称等待“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如今,美国大选的法律诉讼才全面开始,习近平却等不及了。他的祝贺比起其他一些国家的首脑,显然迟了很多;比起另外一些国家的首脑,如俄罗斯巴西等,又显得太仓促。习近平祝贺的时机相当突兀,显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习近平的突然祝贺,实际是他近日连番举动的一部分,他又一次产生了严重误判,并正在以此为依据,展开新一轮的外交攻势。习近平的反常举动,很可能出于内部权力斗争的需要,也再次反映出他内心的焦灼和进退失据,恐将导致美中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并加重中共政权的垮台危机。

习近平贺电背后的玄机

川普刚刚告知美国联邦总务署(GSA),可以通知拜登为其过渡团队提供资源。这或许是习近平突然祝贺的一个缘由。拜登一直在试图组建所谓的过渡团队,并筹划大量启用奥巴马时代的人物,包括被媒体看好的国务卿人选布林肯(Antony Blinken)。

布林肯目前是拜登的首席外交事务顾问,也曾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副国务卿。在拜登竞选期间,布林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与中国完全“脱钩(Decouple)”的想法不切实际,最终也只会带来反效果。他说,“美国自包含中国等世界各地吸引学生、人才、想法与投资,并从中获得极大利益,若把这些切断会是个错误,重点应是如何取得平衡。”

据称,布林肯属于民主党内的对华强硬派,但所表达的仍然是延续“接触”政策,最多仅称中共是“最大挑战”。这当然正中习近平的下怀,他很可能自认可以摆平拜登,也可以摆平奥巴马的前阁员。对习近平来说,美中关系似乎要回到以往的节奏,这应该是他产生误判的原因之一。

习近平在贺电中希望“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聚焦合作,管控分歧”。

习近平公开向拜登喊话,期望拜登能结束美中脱钩,最好能回到4年前的状态。习近平不但自己公开喊话,还授意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喊话。

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长在《纽约时报》的文章

11月24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中美构建合作–竞争关系是可能的”,作者是前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傅莹,现任中共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一个已经退休的中共外交官,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当然不会是一家之言,这在中共体系内是不可能的。她当然是在习近平的授意下,才能发出这样的文章,凭她个人的能量,也无法在《纽约时报》刊文。

这篇文章直言,“过去四年中美关系受到严重损害”,“美国认定中国要争夺世界霸权”,“美国处处阻挡”,“华盛顿开始打压中国科技企业”。傅莹的话与中共一贯的腔调并无不同,基本上就是责难现任美国政府搞坏了美中关系。

之后,文章对拜登喊话,“重新激活中美关系时,重要的是准确判断对方的意图”,中共“无意取代美国在世界上的主导地位”,“即便竞争不可避免”,也可以“发展某种‘竞合’(合作与竞争)关系的”。这番话,几乎完全呼应了拜登首席外交事务顾问布林肯的态度。

文章还开列了中共的和谈清单,包括“华盛顿则应该为在美经营的中国企业提供公平的环境”,如“华为”、“TikTok”;“美国早该放弃干涉他国内政的习惯”;“中美应当相互尊重、承认各自政治制度不同”,“不要在台湾等问题上挑战中方,或是介入南海领土争议”。

这些题目,等于要求拜登全面推倒川普的对华政策,中共押宝拜登的态度跃然纸上。在疫情问题上,文章更要求抗疫合作,中美“携手提高全球疫苗的可获得性和可负担性”。换句话说,中共不但不准备就隐瞒疫情道歉,也不会赔偿,还要求美国贡献出疫苗技术,中国可以拿来大批生产。

习近平迫不及待地向拜登喊话,列出了咄咄逼人的谈判筹码,这样的文章刊登在《纽约时报》,自然引来了各界的非议。《纽约时报》还特意发表一篇文章,题为“时报为何刊登傅莹论美中关系的文章”,辩解为何刊登了“中国政府官员傅莹撰写的专栏文章”。

可见,习近平为了这篇文章使出了多大的力气。拜登并未真正当选,更没有上任,习近平就急急忙忙地动用了在美国的渠道。在美国大选舞弊调查的关键时刻,习近平却不顾及落下渗透美国的口实,更不顾及与拜登家族的权钱交易丑闻。这表明,习近平很可能迫于内部的巨大压力,或者他自己的极度不自信,急于扳回外交上的严重劣势。

习近平再度尝试突破包围网

习近平先后在APEC和G20视频会议上讲话,希望突破国际孤立的心情相当迫切,同时他还做出明显让步,同意签署了亚太ACEP自贸协议,更声称可能做出更大让步,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CPTPP)。

拜登宣布胜选后,习近平尽管没有及时祝贺,实际却判定并押宝拜登将会扭转美中关系,并开始了新一轮的动作。刚刚发出的祝贺,不过是习近平押宝式的另一个更大胆的举动。

11月24日,习近平再次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尝试更大的突围举动。

通话中,习近平仍然强调“多边主义”,“疫苗交流合作”,还称“扩大内需、扩大开放”,“给德方带来新机遇”。但按照中共党媒的描述,默克尔仅称“就疫苗合作加强沟通”,希望“推进贸易投资、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合作”,“希望同中方加大努力,推动年内完成欧中投资协定谈判”。

德国当然希望更多进入中国市场,但没有承诺提供疫苗技术,却要求中共在投资协定谈判中赶快让步。说起来,这次谈话并无成果,德国政府也不可能破坏与美国的联盟,习近平的这通电话似乎只是让自己产生了错觉。

与此同时,习近平又开始信任中共外交部王毅。在党媒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王毅,11月25日忽然高调访问日本,与日本首相菅义伟见面时,王毅转达了习近平的重要口信,但菅义伟却丝毫未提邀请习近平访问日本,这应该是王毅此行的主要目的,似乎再次落空。

中共外交部网站上,发布了王毅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达成的所谓“五点重要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实际全部都是务虚的客套话,中共党媒根本没有刊登。新华社却特意刊登了另一条相关消息,《王毅谈钓鱼岛问题》,披露了中日商谈钓鱼岛发生了严重争执,称“近一段时间,日方一些来历不明的渔船反复频繁进入钓鱼岛敏感海域,中方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应”。

王毅的日本之行,看来也没能突破,还再次挑起了争斗。习近平的突围行动,并无成效,倒是忽然祝贺拜登最引人注目,也最可能产生反效果。

习近平又在军队讲话

11月25日,中共军委召开军事训练会议,习近平发表讲话,再次强调“新时代军事战略方针,坚持聚焦备战打仗”,“建成世界一流军队”。

这样的描述,与1个月前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又发生了变化。当时的公报仅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和“习近平强军思想”,还称提高“军队现代化质量效益”,“国防实力和经济实力同步提升”,显得相当低调。中共军网当时也发文附和,大谈“战略定力”,称关乎“前途命运”,“保持战略定力”,就能“头脑清醒、处变不惊,进行冷静观察”,“谋定后动”。

1个月前的论调,比起7月30日习近平的“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倒退了不少;1个月后,同样的口号又回来了,还称“聚焦备战打仗”,看来无法冷静了。

习近平左右摇摆、忽上忽下,应该令下属十分费解。习近平的内循环和新发展格局理论,目前似乎没人真能理解,也无法贯彻,更循环不起来,在中共内部很可能导致了不小的暗自抗拒。川普继续制裁、加大脱钩,更令虚假的内循环现出了原形。习近平应该也深感压力,只能不断增加封号,以掩盖对自身权威的不自信,

美中关系在习近平手中搞坏,引发中共党内越来越多的非议,各级官员的后路被断、消极怠工,中共政权难以为继。拜登宣称胜选,似乎成了习近平的最后一棵稻草,他也只能押宝拜登,看不到川普最终获胜也就成了必然。习近平等不及美国大选法律战的结果,急匆匆地指望从拜登突围,表明中共政权内部极度不稳,习近平的误判和反常举动,恐怕还会招来更大风暴,加速中共政权的垮台进程。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6/1527405.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