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国企集体违约 学者:只是冰山一角 终将进入死循环

近期,中国国有企业一系列违约事件引起媒体关注,国企债券一向被认为是无风险类别的幻觉被打破。有中国独立学者指出,这只是国企集体违约的冰山一角,近期有45家国企集体违约。国企想做大做强,最后的结局是负债越来越多,进入死循环。

国企系列违约事件动摇投资者信心

近期,以中国河南省国有煤炭企业永城煤电控股集团为标志的一系列国企违约事件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并导致国企发债成本上升。本月,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未能偿付一笔价值1.52亿美元的债券。

英国《金融时报》11月26日引述金融数据提供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的数据报道,近期,新发行的国有企业债券的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与2020年前三个季度的4.7%相比,高出1个百分点。

报道称,2020年10月以来,包括煤矿和汽车制造商在内的许多国有企业未能偿还到期债务的本息。

中国的公司债市场价值近4万亿美元,其中国有企业估计占到一半以上。中国国有企业发行的债券被认为有政府“兜底”,因此都享有较高的信用评级。

上海一家债券基金的信用评级主管张攀表示,“我们过去根据国有企业债券的政府支持程度为其定价。未来,我们必须更加关注它们的基本面。”

新发行债券的利率上升在欠发达省份的债券中尤其明显,这些地方财政已经减少,无法像过去那样为国有企业纾困。

在贵州省,国有企业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Louhaiqing Tourism Development Investment Co)本周发行了10亿元人民币(合1.52亿美元)的债券,票面利率为7.5%,评级为 AA+。相比之下,该公司8月份发行了一只5.4亿元人民币、拥有 AAA评级的债券,利率为5.4%。

杭州债券基金经理 David Huang表示,“我们关心的不是将票息上调20或30个基点。”

他认为,“问题在于发行方在出现问题时是否会努力偿还债务。”

其他投资者表示,利率的上升仍不足以反映日益增长的风险。尽管在违约潮之后,作为中国衡量风险参考指标,企业债券相对于政策性银行发行债券的信用利差在最近几周有所上升,但这一数字仍处于历史低位。

独立学者荣剑:国企集体违约只是冰山一角

近期,中国国企违约此起彼伏。2020年11月,河南永煤集团债券违约引发市场巨震;而辽宁省重点国企华晨汽车集团先出现债务违约,随即宣布破产重整。此外,2020年,青海盐湖、天津房地产等7家国企首次出现债务违约。

对此,中国独立学者荣剑2020年11月25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指出,河南永煤集团千亿级的资产规模,还不出到期的十亿债券,在金融市场再次引发地震。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目前已有45家国企集体违约,北大方正进入破产程序,清华紫光也是还不上钱被迫违约。国企信用崩溃,靠国家财政救助,只能是窟窿越来越大。国企想做大做强,最后的结局是负债越来越多,进入死循环。

荣剑推文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667.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