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心灵之灯 > 正文

一念红尘独往来 从此人间终久别

总以为,赋得几分闲暇游历湖海山川,图得几丝清寂优游四方,生活就会妙不可言。却也发现,放下沉重的行囊,搁浅心中的夙愿,远离尘杂的牵绊,走过的路千千万万,结交的人不计其数,看过的世界多姿绚烂……但却,哪又有怎样?灵魂不在原乡,去哪儿都是流浪。我们既已寻寻觅觅,且也兜兜转转,却依旧找不到任何的归属感。

总以为,熬过无数的晨昏日暮,穿越世间的荆棘载途,度过百不称心的人间苦日,就会收获生命的圆满与甘甜,自此,撇开日子的繁杂,独享生活的馈赠,拥有闲散的时光,活出生命的高度……只是,悉数然并卵!真正能够困住我们的,又让我们无法挣脱,往往不是现实的束缚,不是异乡的羁绊,而是内心的封锁。当我们无法由内而外,以一颗求美向善之心,审视眼前的世界,一切也就黯淡无光!

只是,一生所爱,空有皮囊。一切随风而逝,回不到曾经。岁月静水流深,光阴湮灭无闻,而后怎忆前尘?这般,年华萧索、日子斑驳,念及韶华易逝、人生蹉跎,也常让人莫名难过!须知,沦落风尘,已然半生,依旧,孤雁惊空,哀歌失群,无以光芒万丈,无以分毫功名,如此寂寥落寞,如此特立独行!人在江湖,也仅此这般样。未及叱咤风云,怅然回首,却也,梦里再无山河空念远,华发平添些许惆怅。仅此身无所依,亦然心无所向,吾与谁归?沧海蜉蝣,栖栖遑遑,何以安放?

只是,囿于笼网,难如我愿。听闻时光哑然无语,得知日子波澜不惊,心海何以纤纤意?如此,明眸善睐、心如止水,目睹光阴深邃、岁月如歌,总是让人言不及义。每当从“咕噜”声中醒来,要么就是天亮了,要么就是天黑了。在朝霞毕现和天昏地暗之间,毫无征兆地来临,夜晚就是白昼的情郎,星子就是月光的恋人。在恍恍惚惚和明明灭灭的浮光掠影的交错里,在他们缠绵悱恻之余,倏忽就华丽转身、不辞而别。纵然,日日夜夜,有狗狂吠,有猫窜梁,有童欣呼,有贾喧嚷,有车来往,有风卷帘,有雨敲窗……夜亦深,安得眠,适可静,月华流泻,归于沉默,怎堪扰攘?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生活都变了这样的枯寂。像那塞北秋冬之际的荒原,放眼望去即是满目的苍凉。纯乎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难道真的是进入了冬眠模式吗?我原本以为,荒原上的生命,才有冬眠一说。像水中的游鱼,天上的飞鸟,是没有冬天的概念。像南方的草木,临海的物种,是绝无冬天的色泽。而我们,幸福饮水,冷暖自知,自不必像那样沉睡的“懒汉”,作茧自缚,安然自若,不曾领略人间的乐趣!这样的时候,还有什么样的生活感悟呢?你想做个浪漫的人,那就做那金光万道的朝霞,给世间带来妩媚的气象;你想做个朴素的人,那就做树梢的枝叶,给自然留下寻常的点缀。我们终要心态平和,摆正自己的位置。到了一定年纪,如果身上还没有从容淡定的样子,就免不了露出粗糙浅薄的底子……

也不知,余生是否可以消停?而,余生何尝有过消停?当那个骑着小电驴半夜回家又被通知要加班、然后车没电就别在马路边上嚎啕大哭的上班狗,谁能知道她内心的酸涩和无奈?当扯高气扬的宝马男嘲讽外卖哥而被暴揍的时候,谁会知道谁不是一边心如刀绞、一边含泪奔跑?当养鸡大叔用流利的富于雌性的声音热情洋溢地朗诵“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谁知道在残酷的现实和诗意的理想之间又横亘着些什么?也许,正如一句所言:“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然而,在我们尚且年轻的时候,都不曾为日后的光景早做打算,那么,当我们老了,我们又何曾清楚地记得,自己昔时当真年轻过呢?

孰料,人生苦短,青春不返;韶华倾负,岂可蹉跎?必然,人在低谷无需劝,策马扬鞭自奋啼,岁不承欢,命需己转。及时行乐,终究无憾。这短短的一生,我们最终都会失去,不防大胆一些,爱一个人,攀一座山,追一个梦。再大胆些,为自己钟情之人,为自己喜好之事。极尽一番心力,竭力平生智勇,就是为了往后余生,皆是笑谈;老之将至,何憾之有?唯有不负这一世的颠沛与流离,生命才有终极的意义。若岁月静好,那就颐养身心;若时光阴暗,那就多些历练。如此心境,有何难哉?

孰料,红尘陌上,花开花落;芳华绝代,浮梦几何?也都是惊鸿一瞥,然后坠入星河;纵然山河滚烫,不抵人间烟火。这疯狂的世间,鲜有人性,多起贪念。为此“生如寄,亡还远。热络也难,冷雨不减。望今后,习敬畏,惯离别,再隐于万千。”,不足为怪。一念之间,荣辱自现。一念沧海,一念桑田。往后余生,谁也说不透!殊不知“三春过后诸芳尽,各人去认各自门”。各自的人生,也就各自为念,各自安好。如斯,不悲不喜,安然自若,各寻其宿,勿扰勿念。何必为那些繁华蒙昧双眼?何必为那些庸人俗事而忧欢?唯愿,心如平湖,一直清醒,表里温柔,一尘不染。为此志趣,可否行乎?

时光撩拨灯前客,旧梦重温相思歇。

一念红尘独往来,从此人间终久别。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真命天子w18no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200.html

心灵之灯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