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东海一枭:美西左倾何时休

作者:
美西右派是自由主义正宗,左派则是自由主义的歧出,严重偏离自由主义价值原则。正如一篇介绍美国的好文章《两个美国》所说,“两派都讲自由,但内涵非常不同,右派看重的是自由竞争和言论自由,而左派追求的自由简直一言难尽,包括但不仅限于嗑药的自由、群p的自由、不工作的自由、零元购的自由、选择性别和厕所的自由……”

11月25日,川普支持者在宾州听证会外

好制度非常重要,没有是万万不行的;但仅凭好制度是远远不够的,制度最好也有其局限性,也需要一定的道德配合。这里的道德包括政治道德和社会道德,即官德和民德。没有一定的道德基础,最好的制度也会质量下降甚至逐步败坏。

美国第二任总统、美国制度设计的主要参与者亚当斯,对民主政治局限性的认识颇为深刻,不愧民主先贤。他曾说过的一句话:“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和信仰的人民。”

正因为如此,不少国家民主化之后,社会文明度、和谐度、幸福度提升有限,黑族和绿教国家甚至更加贫困混乱。即使美国,受到红教绿教持久污染和黑命贵运动严重冲击,政治社会道德下降大幅下降,也会深深影响制度品质,民主法治不可能十全十美地防范人性之恶和阻止各种政治、社会罪恶。这次美国大选的乱象和暴露的种种问题就是最好的证明。

伊万卡替父亲站台竞选时说父亲:“华盛顿没有改变他,但他改变了华盛顿。”这句话堪称对川普(特朗普)最好的赞美。但是,这句话说早了。到目前为止,川普并没有改变华盛顿,或者说,川普对华盛顿的改变只是表层性的,无伤“深层政府”之根基。

所谓“深层政府”,是指自由主义左倾思想主导的一个超级巨大的政治性利益集团,他们与代表自由主义正宗的右派形成鲜明的对比,占据着美国乃至全球性的“政治正确”高地,势力之大超乎很多人的想象。

自由主义政治立足于个人主义哲学,社会主义道路建基于集体主义思想,两者性质截然不同。但是,自由主义左派有一定的社会主义倾向,在国内外常被误认为社会主义者。左派其左派中激进派,与社会主义更有精神和观点的共通性,被称为“民主党布尔什维克化”。同时,由于缺乏信仰的坚定,左派道义性较弱,更容易丧失底线和沦为利益主义,为了党派利益和个人利益不择手段。

美西右派是自由主义正宗,左派则是自由主义的歧出,严重偏离自由主义价值原则。正如一篇介绍美国的好文章《两个美国》所说,“两派都讲自由,但内涵非常不同,右派看重的是自由竞争和言论自由,而左派追求的自由简直一言难尽,包括但不仅限于嗑药的自由、群p的自由、不工作的自由、零元购的自由、选择性别和厕所的自由……”

左倾政治早已是全球性问题,美国和全球各国都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但是,只要左派思潮不衰退,左倾力量就依然雄厚,左倾政治就难以得到根本性解决。在川普任期内,美西左倾的势头有所缓减,但只是表层的缓减。

日前,美国联邦总务署(GSA)署长墨菲(Emily Murphy)发信给拜登,称已准备好启动正式过渡进程。墨菲在信中第二段写道:

“我受到了来自网络、电话和电邮的威胁,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职员,甚至我的宠物,其目的是胁迫我过早地做出这一决定。即使面对数以千计的威胁,我仍然尽力遵守法律。”

美国总务署署长及其家人和员工受到了数以千计的威胁,这一被写入官方信件的事实令人惊诧。公开信中没有说明威胁何来,但来自于左派则是不卜可知的事实。

近期,宾州一位邮局“吹哨人”被开除公职又遭联邦特工恐吓,多位挑战选举欺诈的律师遭到威胁甚至死亡威胁,有人被迫退出。连美国总务署署长也不能幸免。这些事实都足以说明左派势力的猖獗。

这次美国大选堪称一部扑朔迷离、高潮迭起、精彩绝伦的美剧大片。拜登大张旗鼓,声势汹汹,步步紧逼,花招不断,令人眼花缭乱;川普沉着稳重,退而不败,让而不馁,定力雄厚,愈挫愈勇,俨然胸有成竹,奇招待发。

双方各有优势,论势力,拜登帮大得多多;论民意,川普为大,得多数民众,拜登也不小,得多数精英;论正义性,则川普大得多多。这里的正义性,包括川普的方针政策和个人品德。只要拜登帮系统舞弊能被查实,川普终将获胜,但也是险胜。

万一川普不能连任,左倾又将加速,美国和全球的代价将越来越大,两极主义或得以续命。直到左倾政治的代价大到全球多数人忍无可忍、并且左派也深受其害之后,左派中的温和派、中间派将会有所觉醒和右转,那时右派才能得势,左派才能退潮,但病根依然在,左派终将轮回重来。

“深层政府”也意味着资本对政治的深度污染和恶性干涉。资本大到一定程度,必然通过各种正常和非正常的方式干预政治,暗杀美国总统,堪称非正常干政的极致。《为何美国总统总是被刺杀,究竟得罪了谁?谁是主谋》一文介绍,美国历史上共有9位总统曾遭遇刺杀,其中4位殒命。这几位总统遇刺身亡的原因,是触犯了美国的国际银行家的利益!他们买通的不只是政府和国会,就连总统身边的人,也许是他们的人。(大意)国际银行家,超级资本家也。

《两个美国》一文指出:“左右两派的矛盾当然是长期存在的,但一直有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笼罩其上,而川普,就是那个撕破面纱之人。川普在此次大选中,创造了两个空前一致,一是得到了美国劳工阶层和中小产业主空前一致的支持,二是得到了美国跨国财团和职业政客空前一致的反对。”

美国精英群体多数属于左派阵营,美国媒体、科技巨头、大财团几乎一边倒地反对川普。即使川普连任,对于左倾问题也只能治标,无力治本。

美国和西方人对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的邪恶认识充分,对自由主义左派的不良,则普遍认识不到或不深。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之不仁是赤裸裸的,可称为盗贼型之恶;美西左派则以宽容平等的名义,纵容维护和利用邪恶势力。东郭先生助狼仅仅是愚昧无知,美西左派助恶的原因和动机复杂得多。

对于资本污染和干涉政治之问题,对于政治左倾及其带来的种种社会和道德问题,民主制度无能为力,需要文化解决。而西方的自由主义价值、人本主义哲学和神本主义信仰,虽能有所纠正,效果非常有限,盖西学包括人本主义、神本主义体系都不识“性与天道”之大体,不明道德之真相,正确性正义性有限,故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思想和道德问题。

欲彻底批判、清算美西左倾思想,取缔其“政治正确”的道义地位,非中道文化和政治不可。这就是我说的,唯圣人之道可治圣母之疾。

例如,中西都以宽容为美德,代表着理解、包容和大度。但西方的宽容往往成了纵容。耶教教导:“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白左的宽容则成了伪宽容,宽容邪恶而苛待善良。儒家相反,倡导以直报怨,推崇大复仇的春秋精神,故宽容而有度,大道容众,不容邪道;大德容下,不容恶德。

儒家是中道文化,可以最有效地防范、清算各种极端主义和非正常、非正义思想,纠各种思想、道德和政治之偏。例如,儒家倡导自由,颇为认同自由主义,坚决反对民主主义和平等主义。自由民主平等都重要,但体用、主次有别,就像仁义与孝悌体用有别一样。自由可以主义,民主、平等不能主义。

极权主义导致绝对不平等,平等主义追求无差等,两者都要不得。平等主义把平等放在第一位,把平等扩大到所有领域和关系中去,破坏人伦和仁爱的差等性,导致政治平民化和社会平面化。

平等主义强调结果平等,必然导致权利、机会、规则的极端不公平。平等扩大化、神圣化和绝对化的结果,恰足以为极权主义张目。相反相成,此之谓也。美西左派所谓的平等就有扩大化之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独立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2/1529566.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