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高科技“恶霸”——推特

作者:
如果您看了由南达科他州共和党在推特上发布的实际新闻稿,您可能会认为,它们发表对于支持唐纳德‧川普总统于大选后的法律战声明,似乎是一个非常温和说法。实际上,那也是共和党在每个州所发出的比较不得罪人的用字遣词。但是,高科技恶霸——“推特”,依然将其封锁,甚至变本加厉。

手机上显示的推特APP标识

上周,推特封锁了一个账号,说它会损害我们网路上的社群和谐;但是,言论自由不应该是常态吗?我想说的是,推特其实明白,言论自由很好,但如果它是蓄意的邪恶攻击,那么,负责人必须坚决反对他们。

然而,往往要察觉出这个被封锁的邪恶言论,的确有难度。尤其当它披着一层道德假象的外衣,并且用大量仇恨往我们的耳朵里浇灌。

上述被封锁的账号是一个直接攻击少数族裔的账号。哦不!等等,推特允许某些邪恶言论攻击,像是针对住在佛州的少数古巴美国人,他们因为支持川普,被视为种族叛徒。

无论如何,被封锁的账户一定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举动,例如,激进的反对犹太主义或否认纳粹大屠杀,对吧?错!有些账号的言论,像是伊朗的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在10月28日只是单纯地发发牢骚说:“为什么怀疑纳粹大屠杀的真实就是犯罪?”就立即被推特封锁。

想发表跟政治有关的暴力言论吗?如果你写的是:“我想揍支持川普的人一拳”就会没事。或是写下,我真希望那位政客“被火烧死”。如果该政客是共和党籍,推特就不会禁止这类的言论。

朋友们!要被推特封锁,本应是一个恐怖组织,它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和权力,使我们所有人都遭受到压迫和束缚。或他必须是一个非常邪恶和反社会的人士,远远超出主流,所以要以正常社会,可接受的行为准则,对它进行审查。

我不喜欢公开发表以下言论,因为儿童和其他弱势群体可能会看到这些话。但是,我们还是必须公开这个被称“阴险、煽动性高”,且推特自称为符合正义而封锁的账号——南达科他州共和党官方账号。

这是一个像共和党一样,以圣洁为名,在美国主流以外的团体。它就像奇异又自成一方的南达科他州一样,因为居民多数是教育程度低的高中生;而那些想把该州的参议院代表及选举人团废除的人士声称,南达科他州不应该成为美国的一州。

现在,如果您看了由南达科他州共和党在推特上发布的实际新闻稿,您可能会认为,它们发表对于支持唐纳德‧川普总统于大选后的法律战声明,似乎是一个非常温和说法。实际上,那也是共和党在每个州所发出的比较不得罪人的用字遣词。

但是,高科技恶霸——“推特”,依然将其封锁,甚至变本加厉。

南达科他州共和党主席丹‧李德曼(Dan Lederman)告诉记者奥斯汀‧高斯(Austin Goss):“推特给我们一个警告标签,说我们陈述的内容有害,我们必须向申诉中心反映,他们基本上停止我们在推特上发布讯息的功能,我才意识到他们已针对南达科他州共和党官方账号进行‘封锁’了。”

推特甚至将南达科他州共和党的网站标记为“不安全”,因为它含有“暴力或可能造成现实伤害的误导性内容”。

最终,推特王国的“哲人王们”(注:哲人王一词出于《理想国》(Republic)一书,柏拉图透过苏格拉底与别人的对话来提倡一个乌托邦式的教育系统,其最终目的在于培养哲学王,以其作为理想国的政策立法者和决策者。此处引用为讽刺之意),恢复了该州共和党的账号,并声称这短暂的骚动只是科技公司算法上,出现异常错误。

但是,推特继对南达科他州的封锁后,又发起对妮基‧海利(Nikki Haley)的攻击。因她在推特上说“选举舞弊确实存在。”此话一出,切中了真实的命题。可想而知,科技公司马上又贴上“有争议的”标签。我想说的是,我们居然不能让人们随心所欲吐真言!特别像是海利这样的少数族裔(印度裔美国人)及曾任南卡罗来纳州长与联合国大使的身份。

推特最终也将海利推文上的标签,推称是算法错误;但统计学上有一个深刻的真理——适用于政治,也适用于赌场:那就是当所有错误,都发生在同一时间时,那就意味着它可能不单单是一个错误;进一步说,它是一个策略。

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原本怀抱合理期待,寄望电脑革命可以成为团结美国的渠道之一,以消弥各种意识形态的分歧。但民主党、共和党、激进派、保守派: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发现社群媒体是一个毒蛇窟。电脑算法,正使我们失去人性;大科技公司,拥有垄断一切的权力;电子监视威胁着我们的自由。

在过去的几天里,民主党人士已经示意对社群媒体进行攻击。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宣传他的新书时表示:“宪法第一修正案言明,不要求民营企业,替任何立场,提供平台”(宪法保障言论自由)。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的发言人补述,佩洛西不是脸书的粉丝,因为脸书上宣传的政治讯息不实。他们都同意,国家需要政府的监管和增强企业的道德,来约束这些平台。

许多新闻媒体也报导说,保守派人士纷纷逃离推特,甚至脸书,转而使用新社群平台Parler。这些保守派人士的出走可能是正确的。但他们也提醒了我们一个更加恶化的问题——在2020年大选中,大科技公司是选边站的。

社群媒体原本应该是没有意识形态的,但现在却在政治议题上纠缠不清。推特的用户并不愚蠢:他们已经看到民主党人士的倾向,看到了灌水的民调,开始竭尽己力去安抚愤怒的暴民。

所以现在,如果我们要求大科技公司进行改进,审视焦点应锁定于其顺应左派要求的电脑计算机做出的左倾改革。共和党驻联合国大使海利将被封锁,而不是民主党驻联合国前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南达科他州的共和党官方账号将被封锁,而不是“安提法”(Antifa)。

推特的泛政治化,标示着一个珍贵的机会——我们原本可以看到网路力量的真实改革以及国家对言论自由的深刻探讨,已从我们身边消失。现在更多的是,到处充斥着政治敌意及左派为确保其永久政治权力的野心。

原文Our High-Tech Overlord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乔瑟夫‧巴顿(Joseph Bottum)是南达科他州的作家和教育家。他的最新著作是《小说的衰落》(The Decline of the Nove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2/1529590.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