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朱军被诉性骚扰案开庭 中国媒体集体缺席

中共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朱军被诉性骚扰案12月2号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首次开庭。然而在庭审现场外面,只有大批力挺原告弦子的年轻人和路透社等少数外国媒体表示关注,中国媒体集体缺席。

网名为“弦子”的年轻女性于2018年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表檄文,称她2014年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担任实习生期间受到知名主持人朱军性骚扰。而在当时,当地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考虑到朱军的社会影响力而不予立案。丑闻被踢爆的两年后,朱军被控性骚扰案于12月2日开庭审理。

舆论普遍认为,此类案件能走到法院审理阶段,一旦胜诉,该案将成为重要的司法判例。此次案情关注的重点还聚焦在被告朱军以侵犯其名誉权和造成精神伤害反诉弦子及另一位支持者,能否得到司法支持。

网名“弦子”的妇女(左)在微博上公开发文指控中共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朱军(右)2014年对正在电视台实习的她性骚扰(PublicDomain)

现在旅居美国的中国民联副主席吕京花对弦子诉朱军性骚扰一案的影响力持悲观态度。

“中国体制上还没有一个女性自由争取福利和政治权力的空间。朱军案比较特殊,如果朱军因为性骚扰,然后国家用法律来制裁被指控的朱军,这一定是特殊情况,在某些方面出现了政治背景问题,是朱军背后的政治势力失落了才有可能给这位女性做一个所谓公正的判决。”

吕京花认为,中国目前的女权状况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水平。中共政府历来打压民间的女权运动,即使容忍倡导女性权益的非营利公益组织在中国生存,也是在表层营造一种与世界接轨的假象。一旦这些组织对国家机构施加压力并进行监督,中共政府会立即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其进行压制。吕京花还提到此前中国“女权五姐妹”被捕并流亡海外一事。

“他们这些女权主义者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受到一定的限制。如果向政府施压,在言论和行为方面对其制约,政府他们会想方设法给你取缔掉。”

2015年,郑楚然、李麦子等五名女权主义者计划在三八妇女节前,举行反对公交车性骚扰的维权活动,随后遭到警方抓捕并拘留。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3/153006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