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赵晓快评: 川普紧急讲话 “茶党”之魂与当下危机

作者:
第一步、穷尽所有现有法律手段,压力测试级别的司法战。(若无效果……)第二步、依法实施林肯式的全国戒严,暂停人身保护条例,进行大抓捕。重新举行大选。拜登一方可以突破框架出老千,川普一方也可以突破框架掀桌子。即使川普现在不战了,他后面的7千万人也不答应,也会"踢开川普闹革命”,捍卫自身利益,不惜发动第三次战争。

事件:川普最重要的演讲

12月3日,川普总统就2020年总统大选向全国发表紧急讲话。他表示,自从他2016年当选后,左派一直想用非法手段他赶出白宫,包括“通俄门”,现在他们所作的只是这个努力的延续。“我并不在意输赢,我愿意接受任何公平的,真实的,合法的选举结果,拜登也应该如此”。

美东时间12月3日下午4点40分,美国总统川普向全国发表他认为“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次”全国电视讲话。

在讲话中,川普总统向美国民众详细、具体地列举了在整个大选中发生的大规模舞弊的情况,特别是发生在几个摇摆州出现的舞弊情况,涉及数十万计的非法选票投向拜登,大量投给川普的选票未被计数。他还抨击对手使用”Dominion”大规模窃取选票。

他说:“这场严重的大选舞弊是史无前例的”。

川普总统表示,自从他2016年当选后,民主党一直想用非法手段把他赶出白宫,包括“通俄门”,现在他们所作的只是这个努力的延续。

他们大量采用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借助病毒实现他们的议程,“其实病毒只不过是他们实现多年谋划的议程的一个借口而已。”

对于对手窃选的目的,川普说:“我要的是‘美国第一’,而他们不要‘美国第一’,他们要的是权力和金钱!”

川普总统指出,他个人胜选败选无所谓,但是要公平,他说:“我并不在意输赢,我愿意接受任何公平的,真实的,合法的选举结果,拜登也应该如此”。

川普总统强调:“而且这不是只关乎我的输赢,我们必须重建人民对选举的信任,我们在重建选举诚信,我所要的结果是:合法的人,经过合法的程序,投出合法的选票。”

他最后强调说:“我们必须纠正这次大选舞弊,这非常重要,否则我们将失去美国!我们必须重建选举诚信。

我的好友,美国与法律问题专家的速评:

这是个梳理过程。川普把民主党对他4年来的迫害和选举舞弊逻辑与现象梳理了一遍;同时说了现在的情况,看来不是很好。不然他不会这样出来说这种声明,这意味着会有非常规手段出来。同时也意味着,正面途径川普都被封死了

现在川普的路径已经清晰:

第一步、穷尽所有现有法律手段,压力测试级别的司法战。

(若无效果……)

第二步、依法实施林肯式的全国戒严,暂停人身保护条例,进行大抓捕。重新举行大选。

拜登一方可以突破框架出老千,川普一方也可以突破框架掀桌子。

即使川普现在不战了,他后面的7千万人也不答应,也会"踢开川普闹革命”,捍卫自身利益,不惜发动第三次战争。

茶党始于2009年,有一批人反对高税收,提出的口号是:"Tax Enough Already(税够多的了)",三个单词首字母TEA正好是"茶"的意思,因此被人称为"茶党",他们也接受这个称呼。同时正好与1773年波士顿民众因反对殖民地当局征税而倒茶的那批人的称呼与诉求相吻合,但波士顿"茶党"没有组织,只是当时人们的一种叫法,那批人自已也不自称是"茶党",后来有组织的反英行动及独立战争的领导人并未使用"茶党"的称呼。但现在的茶党无疑继承了当年波士顿"茶党"反抗政府征税的斗争传统。

新老"茶党"的最大区别是,新茶党成员与部分掌权者(政客/议员/甚至总统)有联系,同时拥有大量精良武器。

当年,我到"占领华尔街"运动现场与参与者交谈时,深刻体会到左右相争掩盖下的上下矛盾。

那时还无人敢于谈论用枪杆子解决问题……

我的补充评论:“不自由、勿宁死”“茶党”之魂与当下危机

不了解美国的生命之源、精神 DNA,就永远不能理解美国。

中国人熟悉战争难民、经济难民等,却不熟悉“宗教难民”。因为,咱土地上没这东东。

而美国这个国家,恰恰是一帮“宗教难民”建立起来的。

中国人当年闯关东、下南洋,今天仍有人偷渡国外,这都是“经济难民”。对于“经济难民”来说,生存、财富是最大的奋斗动能,活命是人生最高的追求,好死不如赖活着。

“五月花号”所代表的“宗教难民”是另一群人,他们在故国有知识、有文化,不缺吃、不愁穿,飘洋过海,百死不辞,毕路蓝缕,一心一意只为信仰。

五月花号

对于“宗教难民”来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路4:4)”;信仰自由才是最大的奋斗动能,荣耀基督才是人生的最高追求;人活的不是性命而是使命,“不自由、勿宁死”。

中国人印象中,美国是进化的、世俗的、科学的、现代的、民主的……美国的底色以及骨子里却是神明的、信仰的、道德的、古老的、共和的……

“美利坚合众国”尚未现于地平线时,“宗教难民”们就在精神DNA确立了这个国家要成为“山巅之城”;意为:这个国家须为基督信仰而屹立,要让全世界都看到耶稣基督的光芒、十字架的荣耀。

不为吃、不为喝,不为财死,不为食亡,竭力追求信仰自由、以神明秩序为导引、以天国为蓝本建构地上之城,这正是美利坚与众不同的 DNA。

例如,美国革命的起因一般人都认为是税收引起。但现在不少人已经知道,经济只是表面,事实上英国的税并不高甚至可以是低的;更深层的原因在政治或者说纳税的规则,“无代表不纳税”,这是美国人民认可的政治规则,因此不接受英方随意征税。除此之外,《西方文明的历程——从古罗马英国到美国独立》一书还强调指出了最深层的信仰冲突的原因,即新英格兰的清教徒四州对英国政府试图在殖民地推行圣安甘宗,建立主教制的想法极为敏感、极为抵制、无法接受,故发动独立战争、坚决抵抗。

今天的美国也是这样,全球化所引发的经济矛盾只是表面,党争危机及大选混乱也只是政治层面,最深层面是价值之争、道路之争、信仰之争!

有人说,别管选举作弊了,四年后再来吧。今读美国建国史,约翰·亚当斯谈到为何要发动独立战争时,说到:”在所有权力中,宗教、精神权力是最危险的……当这种宗教、精神权力交给个人例如教皇、主教时,可能使我们永远处于地狱的境地。”这足以表明,美国人民当年并非为印花税而战,而是为信仰而战。

今天的新老“茶党”也自不例外,不仅是为工作、为经济、为税收而战,也不仅是为选举的公正而战,为程序公义而战,同时也是在为信仰、自由、未来道路而战!

美国为什么200年一飞冲天,因为宪政民主将罪恶的权力关进了笼子,同时基督信仰还将罪恶的人性关进了笼子里。

很多人喜欢美国两党政治、左右制衡,这是好的;但如果认为仅此就够了,并且认为美国民众用武力捍卫民权是错误的违宪行为,那就错得非常肤浅了!

当初,美国国父们基于人性之恶的深刻洞察,设计宪政的要旨就在于对权力制衡,确保没有一种权力能够凌驾于其他一切权力之上,从而将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国父们正是基于这一点,才展开步步为营、环环相扣的伟大宪政体系的设计。联邦层面有三权分立,总统、议会、法院相互制衡,没有谁能绝对说了算;同时规定政府不可以办媒体,只有老百姓可以办媒体,引入所谓媒体“第四权”的监督;在联邦和地方层面,地方高度自治,相当于地方和联邦分权……

但光有这些还不够,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公民可以持有枪支,这就是民权对公权的合法制衡!这可谓美国宪政的精华,中国人却不辨所以、更未予重视;其目的为的是确保公权力不被滥用、不被篡夺,因为美国的宪政要求始终彰显的是真正的民意,而不是假民意,否则老百姓不仅可以“公民抗命”,还可以揭竿而起、推翻暴政。

我问过不少朋友,为什么很多国家的法官判案经常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甚至干脆草菅人命,而美国多数判案都能让当事人心服。没有几人能正确回答。答案其实很简单,美国公民可合法持枪,因此法官在断案时有无数看不见的枪口在指着他,要敢乱判,小心吃枪子儿——门外都是杨佳

也就是,美国宪政决不象是中国自由派学者所想象的那样左右制衡、三权分立、上下分权就行了!宪政体系要在本质上保障民意,还必须允许在最后的环节,人民可用以暴易暴的方式,行使自然法意义上的武力报复。这才给了权力以极大的威慑力,不得不如履薄冰地彰显公义,宪政文明也才得以建立起来。

用实力才能保障和平,用民权制衡政权、公众暴力制衡国家暴力才能保障文明!这正是当初美国国父们针对人性之恶、再三祷告之作出的宪政设计!中国放眼看世界的知识分子真能懂得其精妙之处及用心之良苦吗?

把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这还只是第一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一步,是防范宪政民主崩溃的底线与高压线。为保障宪政民主的良好运行,还必须依赖于“君子政治”、“兄弟之爱”。这就像一台再好的机器也需要好的保养,一栋再坚固的房子也还需要好的维护一样。

只有基督信仰,才对人性之罪恶有如此本质的认识和警省;也只有基督信仰,才能以基督大爱的救赎以及兄弟之爱的践行,成功地将人性的罪恶关进了笼子里。

雨果的《悲惨世界》告诉我们,没有基督,这个世界就是悲惨的;有了基督,这个世界就顿时变得充满盼望。故事中的男主角冉·阿让本是个监狱里刚放出来的罪犯,连个身份都没有,无人敢收留、无人去同情,但神父(主教)却予他好住好吃。只是冉·阿让贼性不改,早上起来偷了神父的餐具就跑,结果被警察抓住送交神父。然而,神父对他说的是:“我的好兄弟,你为什么走得这么早,只拿了银餐具,我还准备将银烛台也送给你呢!”这一刻,冉·阿让心中一热,眼中泪流,暗自起誓:纵然法兰西没有了一个好人,我也要做那最后一个好人!”这一刻,他的灵魂归于天上耶稣基督,他罪恶的人性关进了信仰的笼子。

美国所代表的现代文明,为什么两百年一飞冲天,就因为做到了两件事:把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把罪恶的人性也关进笼子。

美国之外的其他民族和国家为什么难以进入现代文明,就是因为既没有办法将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里,更没有办法将罪恶的人性关进笼子里。中国著名社会学者、北大陈浩武教授曾有一段“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生命与真理探求历程,但最终痛苦、失望地发现:中国儒家其实是“奴家”,道家只关心个人长生不老,佛教更是退缩到深山老林、只问来世不问今生——中国所有的文化都没有做到、也没有可能做到,甚至想都没想要做到的,就要将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里。

更别说将罪恶的人性关进笼子里了!

从这个角度,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其实是在文化的沙漠上梦想种水稻!

同样,美国现在为什么危机重重,因为“有基督的文明”正在遭受侵蚀,民主党正带领美国朝偏离基督化的方向狂奔,罪恶的权力看起来似乎仍关在笼子里,但罪恶的人性已经挣脱笼子、洪水猛兽般跑出来肆虐、吃人……

据民调组织Pew的数据:10年前即2009年,有77%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基督徒;10年后今天,只有65%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基督徒,而非基督徒的比例从17%飙升到26%。

改变更主要体现在民主党方面,10年前有70%的民主党人认为自己是基督徒,今天却只有55%,同时有1/3的民主党人是无宗教信仰者。

美国当年有公义之序、兄弟之爱、理性之光。今天的美国,一大危机就是:兄弟之爱正在痛失。正如学者、《西方文明的历程》一书作者傅峻所指出的,离开兄弟之爱,美国什么也不是。民主选举的基础也将荡然无存。这在2020年大选的党争危机中,世人已经洞若观火。

2020年的大选,还让人们看到了基督文明正在经历的重大考验。美国能否守住其信仰、文化以及文明的主流,不仅关乎美国,也关乎全世界。如果美国基督文明、保守主义的灯塔熄灭,全世界也将进入到黑暗!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大选变成了世界大选,被举世关注的原因。

美国建国之父、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1735一1826)在建国之初就警告:“没有任何武装政府有能力应对不受道德与宗教约束的人类,贪婪、野心、复仇、鲁莽,将会破坏我们最坚强的宪法核心,犹如一头鲸鱼冲破渔网。我们的宪法只为有道德、有(基督)宗教信仰的人们而制定,它完全不适用于对其他任何人的治理(参见《美利坚众合国的历史:由发现新大陆开始》)。”

托克维尔则敏锐地指出,失去基督信仰,人们将从自由人的心态沦为奴隶的心态。他指出:“当宗教(基督教)在一个国家被破坏的时候,那些智力高的人将变得迟疑,不知所措,而其余的人多半会处于麻木不仁的状态。对于同自己和同胞最有利害关系的事物,每个人仅能习以为常地抱有混乱的和变化不定的概念。他们不是把自己的正确观点放弃,就是保卫不住它。愈是,他们由于无力解决人生提出的一些重大问题便陷入绝望状态,以至于自暴自弃,索性不去想它们。这样的状态只能令人的精神萎靡不振,意志的弹力松弛,培养出准备接受奴役的公民。一个民族沦落到这种状态后,不仅会任凭别人夺走自己的内在自由,而且往往会自愿献出自由。”

如今,有识之士(如傅峻)正大声疾呼:“美国是基督徒建立的,是根据新教上帝之下人人平等,兄弟之爱的原则建立,如果让大量的非基督徒,没有新教信仰的人涌进美国,那么美国也将变质,沦为与第三世界国家无异……”

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警告:美国不是亡国的问题,而是“亡天下”的问题。亡国,只是政权更迭;亡天下,却是文明灭亡!美国作为国家仍将存在,但若是沦为了法国那样的天主教+伊斯兰国家、欧洲那样的高福利国家、南非那样的治理倒退的国家以及委内瑞拉那样的腐败国家,那就是“亡天下”了!

这个“亡天下”,意味着自由在全世界的消失。正如里根说的,美国是自由的最后堡垒,美国的自由若丧失,自由主义者将退无可退!

亡天下之苦、之痛、之哀,远甚于亡国!这正是美国人民以及全球无数仁人志士关注美国大选及其向何处去的原因所在。输赢不重要,公义才重要,而最重要的是,美国所代表的人类先进文明向何处去?

傅峻尖锐地指出:“美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就是,维护传统基督教价值观的基督徒与代表非基督徒民主党的矛盾!”

盼望美国当前尖锐的经济矛盾、社会矛盾、政治矛盾以及文化与信仰矛盾能够在和平的通道上解决。因为,这些尖锐的矛盾如果不能和平解决,则必将引发包括“内战”在内的各种冲突!这对美国也罢,对世界也罢,并非是好消息!

祈祷上天!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万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4/1530405.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