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二大爷:裤腰带和舌头

作者:

忽如一夜大瓜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一向为国叼盘、元气满满的胡编今天又实力霸屏,只不过这回不是灭敌人威风,而是居然被自己的二把手,一位段姓的女士给举报了——罪名就是我们熟悉的"丧失理想信念,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甚至还有两名私生子。

这种大瓜一向都是我们喜闻乐见的,也让人如释重负——原来一直暗暗觉得胡编的人生似乎还缺点大家都熟悉的情节,这下就圆满了。这才符合正能量背后的标准主线。

以前总有窑言拿胡编不长胡子、挤眉弄眼甚至阴阳怪气大做文章,说人家不是男人,有阉党之风。这回胡编用典型的男人错误向大家宣告,你们熟悉的路数,我都会!

但是很可惜,胡编为国叼盘殚精竭虑,左右逢源,但是为自己叼盘却心态不稳,大失水准。随后的回应走歪了路子,没有着力于用事实回应,而是对举报者的过往、欲望乃至精神状态大书特书,暗示对方利欲熏心,造谣中伤。

对方所举报是否属实当然还有待组织核查,但作为长期与胡编共事的副手,能呆在在环球时报这种重要岗位上,你要说人家其实是个官瘾患者、精神有问题,这就好像暗讽组织所托非人、用人失察一样。把好端端严肃的娱乐事件,搞成环球时报内部的权力斗争,瞬间把"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变成了一个二把手一心想要搞掉一把手上位的官场肥皂剧。

我们相信胡编,但我们更相信组织啊。

这年头能抢胡编风头的,除了言之凿凿的段女士,还有一位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蛋壳女孩。

在国内租房市场鼎鼎大名的"蛋壳公寓"近期暴雷,涉嫌捐款走人,坑了房东坑租客。作为受害者之一的租客——我们且称之为"蛋壳女孩"在这次暴雷中被房东赶了出来,被迫拖着自己的行李,在瑟瑟寒风的街头发微博求助。

但不幸的是,这年头受骗履历丰富的网友都有一双钛合金狗眼,很快就发现蛋壳女孩今年5月疫情期间曾经咬牙切齿痛斥方方女士:

"……你就直说'当走狗给了你多少好处'?能让你家鸡犬升天是吧?不反对真实的描写社会形态,你故意夸大为了啥?为了拿点钱给全家买点质量好的棺材是吗?建议割掉方方的舌头,教会她说真话。建议送她去美国,毕竟自由美利坚,真恶心"。

对一个素昧平生的作家的仇恨大到要"割舌头"的地步,这姑娘心里得有多少"不忘阶级苦,永记血海仇"的种子。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也有表达的需要,也会成为"递刀子"的一员,甚至是自己建议"割掉舌头"的那种人。

如果用蛋壳女孩的曾经的逻辑,就应该相信国家相信组织,相信在岁月静好中一定有解决的渠道,流落街头卖火柴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要当走狗、递刀子。

这种网络现世报的频频出现,倒是说明体制对于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是公平的。愿不愿爱镰刀当然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当被收割的时候,你才想起自己是一根韭菜,需要其他韭菜的同情和帮助,这就晚了点。网友们对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孩的苛刻,其实也是哀其不幸,怒其蠢坏的人之常情。

你看人家胡编,虽然有点坏,但是就绝对不蠢。自媒体收割智商年入千万,顺带睡出几个私生子,妥妥的人生大赢家。而只能发微博求救的蛋壳姑娘蠢是一定的了,骨子里未曾表现的坏在割舌头的仇恨中也表达得淋漓尽致。又蠢又坏,这就无可宽恕。求锤得锤,夫复何言?

大部分人自我感觉良好的普通人,其实都像一个脆弱的蛋壳,在突如其来的碾压中,随时都有粉身碎骨、没入泥土的危险。你没资格像胡编那样松裤腰带的时候,还是学会保护和热爱那些为你鼓噪的舌头。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5/1530636.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