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美国的麻烦在哪里?

作者:

在美国,何谓左、何谓右,空前混乱。

若以克林顿夫妇读大学时反越战为基础,则克林顿不会在掌权后联同英国的左派贝理雅一齐空袭科索沃;奥巴马也不会在北非策动阿拉伯之春革命。

理由是任何“左”,开头是真左,在野充满激情;一旦当权发财,必定不会真左,而变成假左。

喜剧巨匠差利卓别灵伦敦贫民窟出生,对贫穷的人深寄同情,于资本阶级的剥削深痛恶绝。差利的流浪汉角色深入民心。但是荷李活的片场制度本身就是美帝国主义的一部份。差利要在他的喜剧中宣扬社会主义思想,还是要借重美帝国主义这部机器。

然后论电影的分红,差利坚决遵守资本主义的个人产权契约,不会均分于电影制作人员如摄影服装,他才不跟你讲社会主义。成为亿万富豪,差利并没有将财富捐给非洲的贫民,晚年隐居瑞士湖光山色的别墅,开辟一个私人电影院,观赏旧作,回顾一生的风光。老来的差利用共产党的标准,堕落成为一名资产阶级分子。

因此,用托洛斯基和张春桥的标准来批判差利这种“温和左派”、或“才华左派”、或“对人类文明有创意建设性的左派”,亦不无道理。至少托洛斯基、张春桥、波尔布特的左派思想比差利和奥巴马之流(虽然两个人的名字不能相提共论)更为坚定。托洛斯基和波尔布特都是真心鄙视财富的人(张春桥则不可考),至少这等极左派,比所谓温和左派的伪善更真诚。

西方的问题就在这里:克林顿奥巴马拜登之类的“温和左派”,亦自称新左派,千禧后垄断了政治和经济的权力。有华尔街和IT硅谷的巩护,而长春藤大学的精英投身高薪行业,不脱离华尔街和硅谷。因此他们也代表了青年才俊。

克林顿奥巴马形成一个新左派财金帝国主义的新同盟。随着克林顿夫妇之病老,年方五十余的奥巴马,觉得自己才是二十一世纪美国新伪左资本帝国的台柱人物。

但其他如黑命贵、反法西斯、AOC四人帮等极左边缘势力也蠢蠢欲动,他们岂容奥巴马成为盟主而将白人拜登推出来做傀儡?于是拜登尚未站稳,极左残余即刻逼宫,要新内阁展示“意识形态多元性”(Ideological Diversity)。

留意这个名词:意识形态多元性。那么其多元是否包括南方的爱国主义和基督教人士?当然不包括。他们的意思是,拜登的内阁必需有马克思主义份子。这就是当前美国在内战边缘的大背景。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6/1531159.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