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马云:我早就做好了坐牢的准备

作者:

这个标题,绝不是标题党。

两年的8月8日,当时还没有退出阿里巴巴董事会的马云,来到了南非,出席“网络企业家:非洲数字雄狮的崛起”一个活动。

彼时,马云面对全世界,说了这么一段话:开始做支付宝时,自己就做好了入狱的准备。

当时台下的来宾甚至包括主持人听闻后,都哄堂大笑。

说这话时,马云自己都觉得很无稽,只不过,善于煽动情怀的他需要表达创立支付宝时的艰难。

两年后今天,马云再看到曾经说过的这段话,肯定会有另一番感受。

媒体报道的原文是这样的:马云称,当自己开始做支付宝时,与政府协调,但政府不同意,然而自己就不再问了,而是直接做,如果没有获得相关金融许可,自己就得入狱,但如果自己不做,可能就永远不会有这一产业。如果自己做了,就可能要入狱,当时自己给同事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去做吧,但每个月或每三个月向政府监管者提交报告,如果有人要因此入狱,自己将会是第一个,在自己入狱之后,其他人继续做支付宝。

马云在演讲中称,自己几乎每天都在和政府协调、沟通和争论,但在十九年前,自己并不和政府沟通,自己曾说过企业要和政府恋爱,但别嫁给它。

这样的一段话,我敢说,马云绝不会再重复说一次。

昨天,一个企业家被抓了,他叫孙大午。

这条新闻在昨天与今天几乎刷屏。

关注的人很多,总归来说有三类人为主:传媒圈、法律界以及民营企业主。

尽管这三个行业差别很大,但关注点是相似的。

数十年来,出身贫寒的孙大午是一个民营企业主中的另类。尽管他身上有很多争议,也有很多故事,但有一点颇受舆论认可:敢说实话,也常敢做实事。

人是一个复杂的动物。优点越明显的人,缺陷就越明显,缺陷越多的人,身上的发光点必然越突出。当然,人渣除外。

孙大午就是一个复杂的人。尽管如此,他仍然被舆论所推崇。如孙大午一直想要建一座梦想之城。“大家很祥和地生活在大午城里,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学……是一个好人相聚的地方”。

关键是,用媒体的话说:他正带领大家慢慢的实现着。“在这里,职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医疗;做一次包括B超、验血等在内的全套检查,只要10元钱;投资3000多万元建设的学校比集团办公楼还要豪华,一个学生月均生活费却只要100多元。”多家媒体的报道显示。

一次内部交流会时,孙大午公开并颇为激动地说:医院挣了钱是我的耻辱,医院赔了钱是我的光荣。“因为我不缺钱,我办医院就是让你治病救人的,你为什么要挣钱”?

事实上,孙大午说了很多类似的话,做了不少类似的事,只是这件事让大家记忆深刻。

一个民营企业家,能做到这些,是很多人做不到,甚至嗤之以鼻的,毕竟,商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挣钱,资本的目的就是逐利。

但另一方面,孙大午确实被两次抓捕,还判过一次缓刑。

这次抓捕,过程也惊心动魄。南方都市报披露的细节显示:随着孙大午的被抓,大午集团几乎所有的高管被一锅端。第一批被带走的是集团高管,大多是在家中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带走的。第二批是子公司的领导人,他们被以开会名义召集,然后被带走。

报道还说:凌晨1点左右,6辆大巴车载着特警,带着冲锋枪、警犬和梯子,闯进了大午新民居。大午新民居是大午集团自建小区,里面住着许多集团员工。

读完这样的抓捕场面,让人心惊胆战。

有人说:孙大午这次彻底完了。

几天前,蚂蚁金服被暂停上市。究其原因,坊间都认为,“罪”在马云。

马云也做了很多事。但这些事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不好评价,有一点可以确信:他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在孙大午之前,很多人也断言:马云也完了。

当然,完了与完了可能有区别,但至少说明了一些问题,一些你懂我懂,却不必说的问题。

不知道孙大午与马云现在或将来会不会懊悔。懊悔自己嘴太贫。

企业家嘛!挣钱多好,对不对?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1号时务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3/1533537.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