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二大爷:伊朗带路党:谢谢你 摩萨德

作者:
那一面出现在德黑兰街头的“谢谢你,摩萨德”标语,其实非常值得细品。它就像我们熟悉的牧野倒戈一样,反应的是一种民间忍无可忍的情绪。人民易受蛊惑,可能会一时糊涂但不会永远糊涂;可能会一时忍耐,但不会永远忍耐。成为带路党的动机可能千差万别,但根本的动因在内而不在外。我想如果揣测伊朗的带路党目前的心态,可能当年给英法联军当翻译而被当做汉奸的龚自珍儿子龚半伦有一句话很适合:你看我是汉奸,我看你是国贼!

12月7日,有伊朗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了一段视频,引发瓜众围观: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一个天桥上,有人悬挂了一面以色列的国旗,下面还有一个标语,用英语写着“谢谢你,摩萨德”。

在首席核武科学家被摩萨德当街打成了筛子之后,伊朗上下都在痛斥以色列“不讲武德”,一如既往的发誓要“血债血偿”,这个民族情绪高涨的关键时刻,居然有带路党公然在首都挂这种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标语,嫂可忍,叔不可忍。这种“伊奸”不抓出来明正典刑,难道还要留着过年?

但事实是,伊朗带路党成气候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个两个,早已经是蔚为壮观。

当年霍梅尼发动“不要西方、不要东方,只要伊斯兰”的革命,借助的不光是门下宗教势力,还有很多国内改革派。典型的比如主张走社会主义道路“杜德党”(伊共)和主张走共和道路的“人民圣战者”。这些组织手里也有部分枪杆子,之所以投靠霍梅尼,本来是想利用他在宗教上的影响力,团结各派走君主立宪制的世俗化改革路子。

没想到曾经信誓旦旦说“宗教领袖不是要去统治别人”的霍梅尼,大权在握后翻脸不认人,大踏步后退,直接退回政教合一的神权统治。巴列维王朝统治下的亲西方的伊朗,自由是多和少的问题;霍梅尼统治下的怼天怼地的伊朗,自由是有和无的问题。

这些当年的战友被霍梅尼定义为境外势力、恐怖势力,大部分都上了绞架,侥幸逃脱的也都流亡海外。有苦说不出的“人民圣战者”余部逃到伊拉克,在萨达姆的支持下,痛定思痛,干脆当起了带路党。在两伊战争的时候,直接配合伊拉克军队作战。在美国制裁伊朗、以色列打击伊朗的过程中,“人民圣战者”几乎都是一马当先,积极合作。

在伊朗国内,反对霍梅尼的带路党那也是不绝于途——而且大都不是底层,很多出身于伊朗统治阶层。这其中就有被称为“带路三杰”的三个知名人物。

排名第一的是霍梅尼的孙子,神权三代侯赛因。霍梅尼只有两个成年的儿子,长子被暗杀,仅剩的次子艾哈迈德,却是个和老爸截然不同的开明派。一贯主张建立世俗民主国家,所以霍梅尼迫不得已只能把大位传给了弟子哈梅内伊。结果哈梅内伊上台后就把艾哈迈德弄死了。他的儿子侯赛因继承了老爸的价值观,公开指责伊朗当局已背叛了伊斯兰革命的目的,甚至主动呼吁美国出兵。2003年的时候,他就跑去美国,要求美帝干预伊朗内政。他说:“伊朗人需要自由,如果非要美国人干预才能达到,我想伊朗人会欢迎他们,作为一名伊朗人,我也会欢迎他们。”不仅如此他还公开歌颂美帝出兵伊拉克,认为美国应把伊朗也顺路解放了。2006年,他在接受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说:“如果你是囚犯,你会怎么做?我想有人来打破牢门。”

作为当局的眼中钉,他现在只能躲到伊拉克讲经布道去了。

排名第二也是伊朗神权三代,小蒙塔泽里。他的爷爷老蒙塔泽里曾经是霍梅尼的二把手,也是宗教领袖。但是老蒙塔泽里的政治主张也是倾向于政教分离,曾经说过“教士不能直接掌握政权,也不该去直接干预政治,只是应该从精神上引导人们走正确的方向”。结果霍梅尼毫不犹豫废了他,软禁至死。小蒙塔泽里继承了爷爷的主张,甚至更为激进。他主张废除神权,从国名中去掉伊斯兰,撤销最高领袖,建立世俗体制。去年伊朗国内爆发反对神权政治的游行,当局为了控制事态直接进行断网。小蒙塔泽里公开抨击:“闭网锁国是自绝于世界……这种政权越快覆灭越好。”

目前,这位大爷也被软禁在家,动弹不得。

第三位是政坛著名人物,伊朗前总理穆萨维。他也算是为霍梅尼上台立下过汗马功劳,在1981-89年期间担任伊朗总理兼外交部长,位高权重。但由于他的政治主张也倾向于开明派,比如认为经济领域要加速私有化,保障社会公正、言论籽油,教会不再涉足学校,取消强制宗教课程等。所以霍梅尼不放心,死前直接改了宪法,把总理制改成总统制。被废为庶人的穆萨维多有不满,最终被打成反革命分子,美帝走狗。

彻底清醒后的穆萨维从此成了伊朗国内著名的反对派、带路党。近年来公开主张撤销最高领袖,废除神权。他甚至说:“如果哪天西方打进来了,我会尽可能为伊朗的民主和伊朗人的幸福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从2011年在伊朗发起“绿色革命”开始,穆萨维就一直处于软禁中。他的侄儿甚至被枪杀以示警告。

曾经的体制内的大人物都这样,可想而知目前伊朗国内、尤其是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年轻一代,会是什么样的想法。实际上,在前两年相继爆发的伊朗国内民变中,年轻人都是主力。特别是伊朗的年轻女性,对于伊斯兰教法的残酷束缚已经忍无可忍,成为历次运动的中坚力量。

为什么以色列摩萨德的针对伊朗的定点清除计划屡屡成功,罕有失手?除了摩萨德本身业务能力牛鼻之外,恐怕也少不了伊朗国内带路党的配合。正因为内应源源不断,摩萨德才会如鱼得水,弹无虚发。

所以那一面出现在德黑兰街头的“谢谢你,摩萨德”标语,其实非常值得细品。它就像我们熟悉的牧野倒戈一样,反应的是一种民间忍无可忍的情绪。人民易受蛊惑,可能会一时糊涂但不会永远糊涂;可能会一时忍耐,但不会永远忍耐。成为带路党的动机可能千差万别,但根本的动因在内而不在外。

我想如果揣测伊朗的带路党目前的心态,可能当年给英法联军当翻译而被当做汉奸的龚自珍儿子龚半伦有一句话很适合:

你看我是汉奸,我看你是国贼!

2020/12/10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4/1533867.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