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习近平26名地方大员卡位 两大特点一种结局

作者:
习近平近年铁心保党,全面左转之下,已将中共带入死胡同,在美中关系恶化的引领之下,中共政权面临一连串内忧外患,要维持一党专政恐怕危机重重,如今中国共产党大限将至。网民给其封号为“总加速师”,意谓加速中共灭亡者,也即末代党魁。

中共政权面临一连串内忧外患,但这并没有影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继续想象和铺路其延任和二十大布局。示意图

中共政权面临一连串内忧外患,但这并没有影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继续想象和铺路其延任和二十大布局。盘点官方信息发现,今年以来,习近平分几轮对地方大员进行卡位布局,并且在10月底的五中全会后突然加速,涉及十数个地方省份和国务院部委。我们来看看都是些什么人?说明了党内怎样的势力消长,以及能否跟习一起保党延命。

最近一轮是12月1日和2日,福建海南、四川、甘肃黑龙江五省和中国农业农村部、中国商务部两部人事联动。之前是11月20日,吉林湖南贵州云南四省大员发生职务变动。而据统计,今年内共26名地方大员(省部级党政一把手)卡位,约占中共地方大员人数的三分之一。

以下是2020年调动的26人:

廖国勋,1963年,上海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调天津市长,十九届中纪委委员;

龚正,1960年,山东省长调上海市长,中央委员;

李干杰,1964,生态环境部长调山东省长,中央委员;

景俊海,1960,吉林省长升书记,中央候补委员;

韩俊,1963,农业农村部副部长,调吉林省长;

张国清,1964,天津市长调辽宁省委书记,中央委员;

刘宁,1962,青海省长调辽宁省长,中央候补委员;

袁家军,1962,浙江省长升书记,中央委员;

郑栅洁,1961,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书记,调浙江省长,

尹力,1962,四川省长调福建省委书记,中央候补委员;

王宁,1961,福建省委副书记兼福州书记,调福建省长,中央候补委员;

应勇,1957,上海市长调湖北书记,中央委员;

许达哲,1956,湖南省长升书记,中央委员、中纪委委员;

毛伟明,1961,国网董事长调湖南省长,中央候补委员;

蓝天立,1962,广西政协主席升区主席,中央候补委员;

沈晓明,1963,海南省长升书记,中央委员;

冯飞,1962,浙江省委常委、副省长升海南省长;

黄强,1963,河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调四川省长;

阮成发,1959,云南省长升书记,中央委员;

王予波,1963,云南省委副书记调升省长;

谌贻琴,1959,贵州省长升书记,中央委员;

李炳军,1963,江西省委副书记调升贵州省长;

任振鹤,1964,江苏省委副书记,调江苏省长;

刘国中,1962,陕西省长升书记,中央委员;

赵一德,1965,河北省委副书记升陕西省长,中央候补委员;

信长星,1963,安徽省委副书记升青海省长,中央候补委员。

现在我们来分析官员两大特点:

技术官僚占优,军工系突出

这些官员多是技术官僚,并且有相当部分是军工系。

新任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华东工程学院(今南京理工大学)炮弹系触发引信设计与制造专业毕业,哈尔滨工业大学金属材料及工艺系压力加工专业、管理学院系统工程专业研究生学历。

广西区主席蓝天立,早年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科学技术委员会副处长、调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科技厅副厅长、厅长。

四川省长黄强,西北工业大学航空自动控制系航空电气工程专业本科毕业,西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研究生工学博士,曾任航空工业部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特设研究室主任,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所长助理、副所长兼科技实业总公司总经理、常务副所长,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所长,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兼上海飞机设计研究所所长,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兼上海飞机设计研究所所长、党委书记,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

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毛伟明,浙江大学化学工程系化工机械专业本科毕业、工学学士学位、工程师。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曾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江西省常务副省长,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

云南省长王予波,青海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曾任青海省科学技术厅副厅长、省府副秘书长、青海省教育厅厅长。

海南省长冯飞,天津大学电力及自动化工程系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专业本科、硕士、博士毕业,工学博士,研究员。曾任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政策司司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

9月初任浙江省委书记的袁家军曾是载人航天工程飞船系统总指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副总经理。

新任辽宁省委书记张国清曾任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副总裁、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山东省长李干杰是中共的核安全专家。

11月上任的湖南书记许达哲曾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董事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国家航天局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

福建省委书记尹力和海南省委书记沈晓明居然都是医学博士,原来的任职也多有卫生系统背景。尹力曾担任卫生部副部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以及新组建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2013年4月任国家卫生委副主任。沈晓明是医生出身,曾任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院长、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校长。

其他如福建省长王宁,曾长期在建设部(后来的住建部)工作,2015年12月,从住建部副部长调往福建。青海省长信长星华中师范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甘肃省长任振鹤,恩施地区财经学校、华中工学院技术经济专业毕业。

习“自己人”,加上钻营派

现在习所用的人,主要还是正宗的习家军,也就是其过往旧部,但陆续扩容加入了所谓的钻营派。

浙江省长郑栅洁是福建漳州人,曾长期在厦门任职,与习有工作交集,被外界视为“习家军”一员。

天津市长廖国勋曾在贵州与习近平亲信栗战书陈敏尔均有交集,可视为间接的习家军。

陕西省长赵一德也是习近平浙江旧部,浙江温岭人,习近平主政浙江时,赵任温州市委副书记等职,之后做过浙江省委秘书长、杭州市委书记,2018年调往河北。

海南坐地上位省委书记的沈晓明原来的发迹地是上海,有人说他是习近平2007年短暂主政上海的旧部,是所谓的“浦江新军”,有指“浦江新军”算是被习收编的“上海帮”。

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此前为上海市长,浙江籍的应勇,在浙江任职期间与习近平有过共事经历,也是习家军代表之一。

新任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白族,是中国政坛截至目前唯一的一位女性少数民族省委书记,她长期在贵州官场工作,先后与五任省委书记共事,包括现任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

谌贻琴作为中共表现“少数民族工作”和“妇女工作”的花瓶存在,才是最大的政治需要。

上海市长龚正,曾与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浙江共事7年,而李强是习的旧部。龚正还据传是习的心腹、副总理刘鹤的妹夫。

吉林省委书记景俊海是陕西白水人,长年任职于陕西,陕西是习近平老家,本身是陕西人或曾在陕西任职的官员,一般都会到习父仲勋陵墓去拜山头,由此形成“陕军”。“陕军”虽比不上习的闽浙旧部为主的“之江新军”,但也属于习家军的一支。特别是景俊海,他从2012年5月主管陕西省委宣传部期间,有“先见之明”,一手策划并推动把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陕西的墓园扩建成陵园,据说因此加速上位,调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北京市委副书记;2017年出任吉林省委副书记兼省长。

贵州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李炳军曾任前总理朱镕基的大秘。习近平也需要拉近与一些元老的关系,略为重用他们的人。

与习派本无交集,靠钻营上位的官员可称为钻营派,其中明显的是新任云南书记阮成发。阮成发本身是湖北武汉人,长年任职武汉,曾任武汉市委书记,2016年12月出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兼任云南省副省长、代理省长;2017年1月任云南省长。

阮成发在主政武汉8年期间,得绰号“满城挖”,又被举报贪腐但没事,阮的靠山据传是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现任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而李鸿忠的关系在中南海,他原被指是江派的人,又与时任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密切,现在也转向投靠习近平。

在云南省长任内,阮成发曾在公开场合至少三次读错字,成为官场笑谈。

除了前述一些明显是习旧部或是习旧部的亲信,可视为习系本来的人马,其他上位者,有些是钻营派,有些可以视为技术官僚,属于维持政权的需要罢了。

一种结局

不管是习家军,还是新网罗的人马,都面对习近平一再要求的忠诚二字,习一再强调不要做“两面人”,说明习也知道无法同心同德,反而是离心离德。谁也不会想到何时沉船,准备随时出逃。

今年6月,习近平浙江旧部、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突遭免职,去向不明。7月,本来被视为习的人马的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被调离,调回北京掌管文化与旅游部,被明升暗降。这说明即便是习近平自己的亲信人马,对习而言,在关键时刻也并不可靠,或不受信任。

习近平近年频频明言“政治安全”,意味着政权不安全。在中共体制中,政权安全就是党中央安全,党中央安全就是核心习近平本人的安全。习近平担忧内部不满和反习势力藉着外部环境的恶化“蠢蠢欲动或兴风作浪”。有说法指,对习近平来说,“满眼望去,皆是敌人”。

习近平近年铁心保党,全面左转之下,已将中共带入死胡同,在美中关系恶化的引领之下,中共政权面临一连串内忧外患,要维持一党专政恐怕危机重重,如今中国共产党大限将至。网民给其封号为“总加速师”,意谓加速中共灭亡者,也即末代党魁。

那些跟着习近平干的人,难道不能明白吗?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5/153423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