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川普戒严令 惊人逆转 【深度报道】

《宪法研究》作者解析《叛乱法》:就是执法;川普总统驳斥纽时白宫戒严令假新闻;纽时假新闻:鲍威尔遭到川普先生的顾问们围攻,川普让鲍威尔调查的想法震惊了总统圈子;阿波罗网主编兼首席评论员王笃然分析,纽时假新闻自打耳光,作者是黑川通俄门获奖作者。王笃然研判未来局势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阿波罗网热点直击的美国大选追踪今天的第3集,我是李雨菡。今天是北美时间12月20号星期日。

希望大家都有个愉快的周末,但美国的形势的确让人忧心。美国《宪法研究》作者解析《叛乱法》:就是执法。执行宪法。

被著名学者何清涟改名为黑川时报的纽约时报,周五报道说白宫讨论实施戒严令,任命鲍威尔调查大选舞弊未遂。

川普总统驳斥纽时说这是假新闻,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分析纽时这篇报道。

王笃然是我们主编王笃若做评论时用的笔名。王笃若女士2006年放弃硅谷的高薪工作,为打破新闻封锁,创建阿波罗网新闻网。从那时开始,15年如1日,从来没有休息过1天。

王笃然分析了纽约时报的这个整篇报道,值得注意的是,纽时现在就不承认川普是美国总统,通篇都是川普先生,除了文章开头的第一句话。

王笃然介绍,纽时假新闻说鲍威尔遭到川普先生的顾问们围攻,川普先生让鲍威尔调查大选欺诈的想法震惊了总统圈子。但王笃然指出,为何纽时假新闻在同一篇假新闻中就自打耳光。王笃然发现,作者是黑川通俄门获奖作者。

最后,是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研判未来局势。希望我们主编王笃若的分析能让你的周末变得轻松愉快。

感谢朋友们对我们的赞助,订阅,点赞,转发和留言。

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宪法研究》作者解析《叛乱法》:就是执法

虽然有大量证据表明大规模舞弊存在,相关指控仍屡屡被法院驳回。有人因此呼吁川普、总统启用1807年《叛乱法》(Insurrection Act)来解决这件事情。

该法允许总统在叛乱已使“通过普通司法程序执行美国法律不切实际”的情况下,派军队进行镇压

《宪法研究》(Constitution Study)的作者保罗·恩格尔(Paul Engel)对该法案做了更多解释。他对新唐人电视台(NTD)表示,《叛乱法》是为了执行法律,而不是取代法律。

恩格尔说,但就这次大选而言,如果各州在选举前就做出改变投票法,或鼓励非法投票等举动,是违反了自己州的宪法。

他说,“我们正在处理很多骚乱事件。但我不知道任何州有任何行为,使执行美国法律变得不切实际。(导致)他们没有在执行自己的法律。但《叛乱法》要执行的是美国的法律,而不是个别州的法律。”

纽约知名律师斯蒂芬·B.梅斯特(Stephen B. Meister)曾给英文大纪元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川普可引用叛乱法恢复选举诚信”。他认为,广泛考虑2020年大选和历史背景,川普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动用《叛乱法》。

纽时:白宫讨论实施戒严令,任命鲍威尔调查大选舞弊遭驳斥

美国做吗消息,白宫日前开会讨论了戒严令和控制投票机等选项,川普还考虑任命大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为特别法律顾问,以调查大选舞弊。

《纽约时报》周五(19日)引述消息说,川普在当天的会议上讨论了任命鲍威尔为特别顾问,来监督调查大选舞弊。川普倾向于任命她为司法部特别顾问,但会上的讨论主张让她出任白宫特别顾问。鲍威尔日前已接到多猫腻Dominion公司的威胁信。

出席会议的人士包括鲍威尔律师、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和白宫高级行政官员,川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也通过电话参与了讨论。

弗林将军日前在新闻极限(Newsmax)电视上敦促川普实施戒严令,并部署军队监督摇摆州从新选举。在周五的会议上,川普也询问了这个想法。

另外,会议上还讨论了实施行政命令以控制并检查投票机。朱利安尼敦促国土安全部控制投票机,以揭露大选舞弊。他在过去一周已与国土安全部高层官员讨论过此事。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被称为黑川时报的纽约时报说,会上炒成了一锅粥,但另外一家左媒说朱利安尼亲自参加了会议,和纽约时报说法不一致。但这个会议明显是存在的,能讨论到实施戒严令,就是好事,这表示川普不反对动用在几个摇摆州实施有限戒严令,这样就可以在这几个州从新选举。

川普总统驳斥纽时假新闻,王笃然分析纽时报道

 

阿波罗网报道,川普周六晚11点钟发推说,“戒严令=假新闻,只是又一个故意的错误报道”。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表示,被称为黑川时报的纽约时报说,会上炒成了一锅粥,但另外一家左媒说朱利安尼亲自参加了会议,和纽约时报说法不一致。虽然纽约时报的报道只提了一句说,朱利安尼最初是通过电话连线参与,但这么重要的会议,不可能是临时安排,不太可能是朱利安尼最初是通过电话连线参与,然后就亲自跑去参加会议了。既然可以用电话标题,随后亲自跑去有什么意义?

王笃然观察到,纽约时报的报道,还说一些高级行政官员进出会议。(Some senior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drifted in and out of the meeting.)王笃然说,这样一个重要的会议,一些高级行政官员进出会议,这是不可能的,连美国公司里面的普通会议都不可能进进出出。

王笃然发现,纽约时报的报道还说,鲍威尔女士的(关于多猫腻投票机舞弊的阴谋论想法),被在场的所有其川普顾问打败,所有人都一再指出,她尚未证明自己的主张。有一次向会议作简要介绍的人士说,她曾出示过几份誓章,但经检查,这些誓章均由她以前作为专家证人的一名男子签字,其证词受到质疑。

(Ms. Powell’s ideas were shot down by every other Trump adviser present, all of whom repeatedly pointed out that she had yet to back up her claims with proof. At one point, one person briefed on the meeting said, she produced several affidavits, but upon inspection they were all signed by a man she has previously used as an expert witness, whose credentials have been called into question.)

王笃然表示,川普的顾问,至少是纳瓦罗已经就选举欺诈做出36页的报告,怎么可能所有的川普顾问都反对鲍威尔大律师提高的证据?我们都看到了大量的专家关于多猫腻作弊的宣誓证词,证据,演示报道视频和审计报告。

纽约时报报道说,知道这个会议情况的消息来源说,鲍威尔出示过一些专家证词,但被发现都是一个人的签名,所以没有信用。王笃然表示说,这和事实不符,我们看到了大量的专家证词,至少有几十人之多。

纽约时报假新闻:鲍威尔遭到川普先生的顾问们围攻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继续为您分析整篇纽约时报报道。纽约时报报道还说,白宫律师帕特·A·西波隆和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一再激烈的攻击鲍威尔所提出的想法。西波隆先生告诉川普先生,所讨论的内容没有宪法授权。白宫和川普竞选活动的其他顾问在整个会议中传达了相同的信息,并持续了很长时间。

(原文如下:The White House counsel, Pat A. Cipollone, and the White House chief of staff, Mark Meadows, repeatedly and aggressively pushed back on the ideas being proposed, which went beyond the special counsel idea, those briefed on the meeting said.

Mr. Cipollone told Mr. Trump there was no constitutional authority for what was being discussed, one of the people briefed on the meeting said. Other advisers from the White House and the Trump campaign delivered the same message throughout the meeting, which stretched on for a long period of time.)

王笃然表示,纽约时报现在就不承认川普是总统了,报道里面用川普先生。说是会议讨论的做法都是违反宪法的,所以川普的顾问们不得不一再长篇大论的告诉川普先生他考虑的做法都行不通。

王笃然研判,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就是和中共假新闻一样的宣传作品。

王笃然介绍,纽约时报的报道到此随即强调说。川普先生是由选举总统当选人拜登,用超过700万张选票击败。各州已确认拜登先生以306-232的优势获胜。(改好了)

(Mr. Trump was defeated in the election by President-elect Joseph R. Biden Jr. by more than7 million votes. The states have confirmed Mr. Biden’s Electoral College victory by a margin of306-232.)

纽时假新闻:川普让鲍威尔调查的想法震惊了总统圈子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观察,纽约时报的报道对鲍威尔的律师的背景没有任何介绍,只说她是川普团队律师,是多猫腻操纵委内瑞拉大选和美国大选的阴谋论者,但已经被揭穿。而且律师这个词只用了1次。

王笃然介绍,纽约时报的文章就下来就说,川普先生就是在鲍威尔等支持者的煽动下,不承认败选,窝在白宫里坚持说确实赢了大选。尽管鲍威尔和其它声称大选舞弊的人毫无根据,都被彻底揭穿了。而且川普最亲密的盟友们都说国家共谋操纵大选的说法是荒谬的。

(原文:But Mr. Trump, egged on by supporters like Ms. Powell, has never conceded and, holed up inside the White House, he continues to assert that he actually won— even though the baseless claims Ms. Powell and others have made of widespread fraud have been thoroughly debunked and even many of Mr. Trump’s closest allies have dismissed as preposterous her tale of an international conspiracy to rig the vote.)

王笃然表示,我们大家都知道纽约时报的这种描述不是事实,其实就是假新闻。最亲密的盟友们,1个名字都没有,也没有来源,这种新闻写法就成了随意瞎编。

纽约时报下面接着说,川普让鲍威尔调查的想法震惊了总统圈子。鲍威尔在法院的几个案子都被法院扔出来了。

But the idea that Mr. Trump would try to install Ms. Powell in a position to investigate the outcome sent shock waves through the president’s circle. She has repeatedly claimed there was widespread fraud, but several lawsuits she filed related to election fraud have been tossed out of court.

王笃然分析,纽约时报就是要把鲍威尔大律师描绘成一个疯子,然后引导读者认为,疯子鲍威尔引导疯子川普阴谋违反宪法,遭到川普顾问们的一直反对。

纽时假新闻自打耳光,作者是黑川通俄门获奖作者

王笃然说,纽约时报的报道后半部分就是主要说,朱利安尼希望让国土安全部去扣押多猫腻的投票机,但国土安全部拒绝,说没有这个权限。

王笃然总结,纽约时报的报道就是说,白宫这个会议像个菜市场一样,疯狂的阴谋论者鲍威尔的多猫腻作弊说,遭到了川普总统所有顾问们的一致的、长时间的驳斥,鸡飞狗跳,但是在同一个文章纽约时报就自己打脸了,因为这个文章说,朱利安尼希望让国土安全部去扣押多猫腻的投票机。朱利安尼为何会要扣押多猫腻的投票机,那还不是因为他相信多猫腻的投票机作弊吗?

王笃然注意到,在这个文章的最后有作者的介绍,第一作者玛姬·哈伯曼,是黑川时报纽约时报的白宫专门记者,也就是专门写白宫黑川普的记者,黑川历史是6年,是2015年加入纽约时报。而且这个记者还因为黑川普,写川普顾问们和俄国的关系获新闻奖。王笃然说,我估计就是黑弗林将军的报道。

(纽约时报原文:Maggie Haberman is a White House correspondent. She joined The Times in2015 as a campaign correspondent and was part of a team that won a Pulitzer Prize in2018 for reporting on President Trump’s advisers and their connections to [email protected]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研判未来局势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研判,当今形势,左媒会玩命给川普制造假新闻,左翼阵营虽然控制了媒体,控制了法院,控制了美国的情报机构,但没法控制军队,起码无法控制全部军队。川普如果使用叛乱法,也不需要大量部队。左翼只能通过媒体造势,通过暴动威胁,通过对关键人物的生命恐吓来控制局面,但川普的力量比起他4年前刚当选不能相比。

川普在过去4年在深层政府的围攻中,不仅不败,还让美国经济史上最好,令中共内外交困,收拾了伊斯兰国,奠定了中东和平,提高了台湾的国际地位,制裁了中共人权恶棍,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辉煌。

川普如今有美国多一半的民意的强大支持,肩负拯救世界的重任,这是川普自己推特刚刚说的,川普会考虑何时出手最合适。我们都能判断川普不能依靠宪法之外的任何力量,川普当然自然比我们更清楚。所以,我们就做我们能作的,就可以了。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21/1536330.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