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黑白颠倒!拒认证舞弊结果 密歇根州选举官员被迫藏起来【阿波罗网编译】

哈特曼先生说,投票陷入僵局后,民主党人和社区领导人当时就在远程会议上做出了敌对反应。这次会议之后,执法部门告诉哈特曼不要继续在家住了,带上换洗衣服直接住到朋友家,以确保安全。

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报道,12月20日福克斯新闻频道节目“英格拉汉姆视角”(The Ingraham Angle)的节目主持人发出了采访韦恩县检票委员会(Board of Canvassers)两名共和党成员的视频,其中的女士谈到了在拒绝认证有欺诈嫌疑的选票之后,她遇到的霸凌。英文大纪元也在12月21日发文,报道了其中的男士在拒绝认证选票后所遭遇的境况。

根据大纪元的报道,11月17日的检票委员会会议上,哈特曼和帕尔默投了两票,不同意认证选票,因为在黑人为主的底特律,选民数量和选票数量对不上,在白人为主的利沃尼亚(Livonia)对不上的情况就更严重,结果是投票结果陷入2比2的僵局。后来密歇根州确保会进行独立审核,12月20日的晚些时候,哈特曼和帕尔默都更改了投票,韦恩县的选举结果也获得了认证。但是第二天,密歇根州国务卿本森(Jocelyn Benson)却说不会进行独立审计了。

哈特曼先生说,投票陷入僵局后,民主党人和社区领导人当时就在远程会议上做出了敌对反应。这次会议之后,执法部门告诉哈特曼不要继续在家住了,带上换洗衣服直接住到朋友家,以确保安全。

哈特曼说:“新闻媒体拍了我家的入口和我的住址,然后我的网站就出问题了,我还收到了超过1,500封仇恨电子邮件,这还没有加上社交媒体上的攻击。”哈特曼表示,目前还没有收到任何明确的死亡威胁,但被诅咒要“多次在地狱中被烧死”。

住到朋友家的哈特曼,要回家取物品也不得不做特殊安排:“朋友和当地警局安排了没有标记的货车,还有两辆警车陪同。朋友开的门,我是躲起来了,通过网络告诉朋友都拿些什么东西。不料取了物品之后,其中的一辆警车却被新闻媒体的车挡住了。为了防止追查,司机特意把货车的车牌取下,后来货车绕来绕去,最后到了我躲藏的位置接我,送我回到了我的暂居的朋友家。”

哈特曼说,他自己的复式公寓中的房客,也不得不搬出去住了一段时间。不过哈特曼现在已回到家,哈特曼告诉英文大纪元说:“我很害怕,警察驻扎在外面以防万一,大约有三四天。”

目前的情况是,警方仍在进行定期开车巡逻经过哈特曼的住所。哈特曼说,他已经一周没有出门了,“我担心有人在我外出时会认出我来,要打我。”

在“英格拉汉姆视角”的采访中,莫妮卡‧帕尔默(Monica Palmer)讲述了她的遭遇:”他们在社交平台上不断的谈论我,公布我的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和电子邮件地址,还号召人们到我家门口发泄愤怒。“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hostile-reaction-in-detroit-forced-election-official-into-hiding_3627709.html?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utm_campaign=digitalsub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22/1536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