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流行病学家忍无可忍 踢爆武肺报告遭世卫施压被撤经过

联合国流行病学家赞邦。

中共病毒”(武汉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期间,肩负世界卫生组织(世卫,WHO)意大利首席现场协调员的联合国流行病学家赞邦(Francesco Zambon)日前首次披露由他主导撰写的意国武肺调查报告,却被WHO施压要求篡改。赞邦表示,他之所以决定出面揭露世卫组织的恶行,实在是因为忍无可忍,因为他“不能保持沉默”。

据美联社报道,联合国流行病学家赞邦于武汉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肩负世卫意大利首席现场协调员重责,但由他主导撰写的义国武肺调查报告,却被世卫施压要求篡改。

赞邦出示世卫助理秘书长盖拉(Ranieri Guerra)今年5月11日寄来的电子邮件,从中可以看到盖拉要求赞邦“更改”意大利疫情防备计划日期,即将2006年改成2016年。

报道说,武汉新冠肺炎肆虐欧洲以来,意大利最初成为重灾国之一,疫情相当严重。赞邦负责研究意大利在今年2月下旬成为欧洲疫情中心时的应对措施,借由这份报告可帮助其他国家在全球传播武肺时做好准备。

赞邦在他的报告中指出,意大利因过时的防疫计划而陷入危机,当初他们的做法相当“随兴又混乱”。然而,这份报告随即牵动了敏感神经,在世卫组织网站上才刚发布1天,世卫立刻在5月15日将其撤下,而且从未再度上架。世卫对此表示,报告里具有错误的事实陈述,但却没有说明详细的错误内容是什么。

赞邦表示,在他的意大利武肺报告里,的确有一处不准确的地方,那就是过时的中国境内病毒时间表,但马上就改正了。但世卫却再也没有将这份报告重新上传。

赞邦指着世卫助理秘书长盖拉的那份要求更改日期的电子邮件说,在电邮之后,盖拉又打了通电话过来威胁。赞邦表示,他拒绝盖拉的要求,因为2016年的那份意大利防疫守则,和2006年是一模一样的,意大利自2006年以来就没有更新其疫情防备计划,完全不能说是在2016年推出了“当前最新”防疫规划。

也许正是如此吧,有人以免意义大利必须承担疫情失控的责任为由,而对世卫的做法表示支持。

据报道,赞邦报告被撤回的“丑闻”,在意大利成为头条新闻,

记者联系到盖拉,他在回应中否认自己对赞邦施加任何压力,并强调自己并无法影响赞邦的职位,因为赞邦是由世卫组织不同部门负责的。而世卫方面则没有对赞邦的吹哨做出任何回应。

截至发稿前,全球累计“中共病毒”确诊病例7840万3876起,死亡人数172万5914人。如今一种新的变种病毒已开始在英国、冰岛、丹麦、荷兰、比利时等多国出现,全球风声鹤唳。

周一(21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变种新冠病毒株传播尚未出现失控的情况,全球可借由现行措施来控制病毒扩散。此种说法与态度与今年一月疫情初期,世卫组织声称的“没有发现中共病毒在武汉有人传人的明显证据,尽管世卫组织将瘟疫的大规模爆发称为全球紧急情况,但它还呼吁各国保持边境开放”颇有相似之处。

世界卫生组织成立于1948,为一联合国专门机构,设立宗旨为“促进世界各地人类获得最高水准的健康”,主要致力于促进疾病防治、改善公共卫生、提供医疗教学与训练等。运行的七十多年至今,是世界的公共卫生指标,是全人类在卫生、健康与对抗疾病的领域上,最重要的依靠之一。

然而,一部由莉莉安・法兰克(Lilian Franck)早在2018年的纪录片《还能相信WHO?》(Trust WHO)中,导演就已经透过大胆、犀利的调查与访问,带著团队一同揭露WHO的决策机制问题,让观众重新看见真实的WHO,以及其背后深受资本与权力控制的一面。

导演直言指出,在金钱、财团、政治的作用下,无论是伊波拉病毒、猪流感(H1N1),甚至福岛核灾等国际公卫议题中,都能看见应该作为全球防疫的主领者WHO,却因为深受利益的影响,做出偏颇的判断,甚至虚构不存在的疫情。更不用提这次的武汉肺炎(COVID-19)的疫情,中共在确诊“中共病毒”病例和死亡人数等问题上一直都在撒谎,WHO却做出多次令全世界质疑的判断与公告,也有许多人认为正是WHO缺乏即时传达正确资讯,使无数国家过慢做出决策,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24/1537417.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