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支持六四运动作家成政治危险人物 30年后仍遭政府监控

作者:
1989年学生运动遭到中共政府暴力镇压,其活动人士与支持人士至今仍被中共持续管控和打压。

1989年学生运动遭到中共政府暴力镇压,其活动人士与支持人士至今仍被中共持续管控和打压。

根据一些计算,1989天安门抗议运动(在中国被称为「六四事件」)约有1万人死亡。当天,约有一百万中国青年聚集在北京,抗议政府并呼吁言论自由和民主自由。军队很快开火,镇压了抗议活动。

除了遇难者之外,许多抗议人士及其支持者也成为中共政权的受害者,遭到中共的抓捕或迫害。当时支持天安门事件的许多年轻人的生活已经永远被改变了。即使在30年之后,他们仍然遭到政府的严密管控。其中三人向《寒冬》讲述了他们的故事。为保护他们不受更多的打压,我们不使用其真名。

天安门广场大屠杀VOA/Student Union)

「30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关心过政治,也没做违法乱纪的事。但政府持续监控我。」生活在中国南方一名50多岁的自由作家有些沮丧地说。2019年,六四30周年前夕,有两个自称是当地国家安全局的陌生男人突然造访他的家,了解他的生活状况。这样的「慰问」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1987年春,政府就开始找这名作家的麻烦。当时,他还在一家杂志担任编辑,因参加上海学生运动被捕。这名活动人士被关押了两个月后获释,他的人生从此也发生了改变。

1986年12月中旬,安徽合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学生发动大规模的要求民主选举和反贪的示威,示威后来扩散到上海北京等地高校,并最终发展为六四事件。

政府在他身边安插特务,他曾把这名特务当作朋友,甚至让他住在自己家里,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他的这个新朋友的真实身分。从那以后,他开始对那些试图靠近他的人保持警惕。「我疑心每个人都是警察。」他说。

「那时很少有人与我接触,很多人都避着我,单位也把我开除了。在文化界,我被禁止参加一切文化交流活动,共产党说我是政治危险人物,文化界的人都像避瘟疫一样避着我。」他说。

多年来,他一直没有摆脱「政治危险人物」的帽子,也因此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我找了几家单位,单位的领导了解我的情况后,一口拒绝了,认为我是政治反动分子,谁接触谁倒霉。」

一些揭露六四运动真相的书籍在香港出版,在国内都是禁书(VOA)

浙江省一名60多岁的女士在过去的30年里一直活在政府的监控之下。作为一名天安门事件的支持者,她被公安局列入「黑名单」,并贴上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激进分子」的标签。

公安局派人一直监视着我和其他几名支持学生运动的知识分子,没有刊物发表我们的作品了,那些年我找不到正式工作,所有的单位主管说我思想激进,不录用。」她回忆说。

「天安门事件过去十多年后,我和朋友创办了一个刊物,发表的文章丝毫不涉及政治,本以为当局不会再来骚扰我,可办刊不到一年,就遭到公安局的查封,他们说我们是非法办杂志。」她无奈地说,「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做文学上的事了。六四虽然过去了30年,但我时时觉得我的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常常使我莫名其妙地恐惧。」

第三名受访人说,1989年他公开表示支持学生运动后,他发表的作品立刻开始引起公安局的注意,因他在文章中常常指责共产党,他的文章越来越难发表。为了生计,他不得不改变了写作方向,避开政治话题,写些民间故事。

「公安局一直存着我们这些人的档案,中共对意识形态领域永远是不放心的,更何况我们这些曾经支持六四运动的人,现在习近平执政,对意识形态管控更加严了。」他说,在中国,老百姓如果反对共产党,会一生倒霉。

 

责任编辑: 王君   来源:寒冬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27/153859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