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正宽:天象示警 危难关头避疫良方有启示

作者:
支持“社会主义地狱”的州的中共病毒死亡率明显高过支持“美国梦”的州。这个发现再次印证了中共病毒的方向性和选择性,那就是直奔中共和亲共者而来。

2020年冬至有木星土星的天文大观,古中国天文学家对此大观早已经有说道。(pixabay)

《周易》云:“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中华文化讲究“天人合一”,天象的变化往往对应着世事的吉凶、人间的福祸。而历史已反复向人们昭示,每个大时代的转折点,往往都从天灾起始。

2020年12月21日,北半球的冬至日晚间,上演了几百年不遇的罕见天象——木星土星超级大合相。木星与土星的合相大约每20年出现一次,更为接近的合相会在每60年出现一次,而非常接近的超级大合相则每400年出现一次。2020年这次“土木合相”之所以堪称罕见,是因为这是800年来土、木星最为接近的一次。

“土木合相”兆不祥——从历史看今天

据多个中国史料记载,“土木合相”乃凶相,对应着灾祸即将到来,而且两星的距离越接近,预示着灾难就越大。而印度的占星术中对于“土木合相”的阐述,与中华文化中的相关论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印度神童阿南德的预言早已广为人知。

果不其然,就在12月21日前后,英国宣布发现了新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的变种,因其传染性大大提高,导致英国疫情确诊数字急剧飙升,而全球股市在21日应声下跌。随后南非、英国等地又陆续发现了其它的病毒变种。目前,英国将伦敦等多地的防疫等级调至最高级“4级”,与此同时,全球数十个国家对英国实施了旅行禁令……那么,这种高传染性变种病毒的出现,是不是预示着更大灾难已经拉开了序幕?

翻开历史,可以看到上一次类似的“木星土星超级大合相”发生在大约四百年前,确切地说是1623年的7月17日,同年,法国北部爆发了瘟疫,随后疫情扩散至英格兰、德国以及瑞士等国。到了1628年,疫情肆虐到意大利的北部,截止1630年春,意大利北部城市大约有95%的人口遭到疫情的重创,超过30%的人口染疫死亡,成为17世纪欧洲最严重的一次瘟疫。

今非昔比的是,现在的交通工具十分发达,可以在几个小时至十几个小时到达世界各地,因此瘟疫的传播速度自然远超当年。而且,随着高传染性病毒变种的出现,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历史上曾席卷欧洲的黑死病、以及一个世纪前夺走数千万人性命的西班牙大流感,至少从经验角度,卷土重来的疫情要远凶猛于首波疫情。那么,接下来中共病毒在全球范围会有何种走向呢?这是非常值得人们关注并警惕的。

天象、预言与现实相吻合

事实上,根据印度神童阿南德11月7号的视频,早在11月份,木星、土星便先后进入了摩羯座,意味着土木相合景象的开始,疫情会随之有所升温,一直到到12月20、21日左右进入超级大合相,会出现一个转折点,接下来更严峻的疫情、战争、经济崩溃等大灾难都可能出现。

从全球疫情的走势来看,中共病毒确实在11月份就已经加快了肆虐的步伐。世卫(WHO)官网公开的疫情数据显示(截止12月中旬),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曲线图呈上抛物线状(图一,左),十一月份到十二月份的曲线切线斜率明显高于十月份之前的曲线切线斜率。

图一: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左)以及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右)。(大纪元制图;数据来源:WHO官网)

我们再换个角度感受一下中共病毒的蔓延速度:全球感染人数到达第一个一千万用了五个多月的时间,而第六个与第七个一千万之间仅仅用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同时,中共病毒死亡人数曲线也呈现出上抛物线状(图一,右),明显的拐点大概出现在11月初。

11月份,最先出现疫情升温的是欧洲。继法国宣布二度封城后,荷兰、德国、英国等欧洲核心国家也相继宣布再度封城。随后,亚洲的日本、韩国等地也出现疫情反弹。遭遇二波疫情袭击的国家,每日新增病例都远超第一波疫情时的峰值。即便是最擅长隐匿疫情的中共,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疫情再度升温,多地疫情告急,进入了“多点散发”式疫情阶段。

从年初中共病毒的爆发,到岁末疫情的更大规模反扑,人类抗击疫情的各种尝试似乎远未告捷。各国仓促中对疫苗的研制能否追赶上病毒变异的步伐,至今仍是未知数。而目前也恰好到了各种预言所指向的更大灾难来袭的时间了,无论是《地母经》中所预示的“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人民留一半”,还是《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中所述的“九愁尸体无人捡”,以及前面提到的阿南德预言,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了庚子年年末大灾难的降临。

持续了将近一年的中共病毒疫情正愈发严峻,人们在这种动荡不安中不禁会问,瘟疫究竟从何而来,未来的出路又在何方?

以史为镜——人类没有偶然的瘟疫

纵观人类历史,世界曾爆发过多次大规模的瘟疫,而对其产生的缘由,东西方文化的描述竟不谋而合。《圣经》中关于瘟疫的阐述多达六十多处,指明瘟疫来自上帝的惩罚,针对的是背弃神、忤逆天意之人,任何瘟疫的发生皆非偶然。中国道教陈抟老祖在《心相篇》有云:“瘟亡不由运数,骂地咒天”,认为人们亵渎天地神灵、骂地咒天,是导致瘟疫流行的根本原因。

东西方文化殊途同归,都将瘟疫的起因指向道德败坏,不敬神佛,逆天叛道。两千年前古罗马暴君尼禄迫害基督徒,招致天降四次大瘟疫,最后古罗马走向灭亡;中世纪欧洲宗教走入败坏,信仰缺失导致道德急速下滑,随之黑死病横行,夺走数千万人的生命;中国大明时期,崇祯皇帝活剐了兵家大道修行者、智勇双全的名将袁崇焕,制造出明朝最大冤案,最后招致天灭大明的鼠疫;一百多年前西班牙大流感全球爆发之际,正值共产主义全面开始入侵人类之时;而如今中共病毒的爆发,又恰逢以中共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深度渗透人类社会、即将全面接管人类之刻……这些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无不印证着人类古老智慧关于瘟疫起因的解读。

既然瘟疫的产生有着如此明确的起因,那么相应地,其传播路径也一定有迹可循。据史书记载,当年古罗马的大瘟疫,不染基督徒;而明末的烈性鼠疫剑指大明、却不染闯王的50万义军;从中共病毒全球数据统计的分析发现,病毒如同长了眼睛,其在世界扩散的路径,总是依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传播。

欧洲传统大国如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法国、德国等,它们或在经济上重度依赖中共,如参与中共的“一带一路”,为中共间谍企业华为背书等;或在政治理念上亲共,在国际上为中共站台,因此这些国家都成了中共病毒最先袭击的重灾区。中东的伊朗是中共的重要盟友,在“一带一路”计划中,伊朗是中共渗透欧亚非的战略枢纽,该国境内中共病毒失控,疫情持续肆虐;而表面与中共不对付的印度,其国内共产主义猖獗,党员人数竟直逼200万,印度多届政府与中共在利益上密切勾兑,近年还参与了中共的特洛伊木马“亚投行”,因此印度遭到了中共病毒的重袭;而拉丁美洲的前两大经济体巴西和墨西哥也早就遭到中共觊觎,多年来被中共几乎全方位渗透,因此也都深陷中共病毒的泥沼……

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大国,多年来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其政商界还长期对中共扶持,壮大并养肥了中共。本次疫情中,美国也遭受重创,而且亲共的州受创最为严重,如政、商界被中共严重渗透的纽约州。

美国大选胶着共产幽灵浮现

今年美国大选跌宕起伏,特别是规模空前的选票舞弊堪称政变。随着寻求公正的广大美国民众的抽丝剥茧,左派选票欺诈的证据也不断浮出水面。更甚者,越来越多的证据直指中共在幕后操控美国大选,从利用Dominion投票机进行舞弊,到收买摇摆州的州长、州务卿;从暗中渗透美国政商界,到控制美国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从中南海智囊翟东升因炫耀“在美国上面有人”成为国际网红,到中共情色女间谍方芳色诱美国政要被广泛曝光……令美国乃至世界震惊的是,中共的红触角几乎已经伸到了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很多民众对这次大选中司法、立法、媒体、社媒、大科技公司等所表现出来的腐败和堕落深感震惊,猛然发现共产主义红魔正在吞噬着整个美国社会。

中共的渗透不但重创了自由灯塔美国的宪政民主,同时也践踏了美国社会的文明和道德底线,引发了美国的宪政危机、道德危机。特别是被中共操控的左派有一整套社会主义议程,包括言论审查、舆论控制,高税收、均贫富、政治黑名单等等,还包括各类反道德、反传统的法案,如大麻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化、未成年买卖淫合法化、跨性别厕所、支持未成年儿童变性且家长无权干涉等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此次美国大选的背后不仅仅是两党之争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在两个总统候选人之间做选择,而是在信仰神、崇拜神、回归传统与背离神、崇拜政府、抛弃道德之间做选择。用川普总统的话讲,就是在“美国梦”和“社会主义地狱”之间做选择。既然是正邪大战,那么每个人不同的选择也就会对应不同的后果。

值得关注的是,疫情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总统大选日刚过,美国中共病毒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出现了大幅增长(图二,左)。而且,1月22日至11月11日统计数据显示,本次大选中被认为川普获胜的25个红州的病毒死亡率(1.46%)仅为被认为拜登获胜的20个蓝州死亡率(2.91%)的一半(另外6个选举结果悬而未决的州未在统计范围内),而天气、人口密度、隔离与开放措施等因素对此结论不造成影响。从图二(右)可以看出,从5月份到11月份,美国蓝州的中共病毒死亡率长期高于红州1~2倍。

图二:8月份—12月份美国新增感染人数曲线(左上)、美国新增死亡人数曲线(左下)、以及5月份—11月份美国红、蓝州中共病毒死亡率(右)。(大纪元制图;数据来源:WHO官网)

换句话说,支持“社会主义地狱”的州的中共病毒死亡率明显高过支持“美国梦”的州。这个发现再次印证了中共病毒的方向性和选择性,那就是直奔中共和亲共者而来。正如《九评》编辑部指出的,“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神在看着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

大灾难逼近避难良方何在?

针对愈加凶猛的疫情,不少长期依赖现代科学的民众大多寄一丝希望于疫苗。一般情况下,疫苗研发周期相对较长,从几年到十几年不等。尽管目前市场上有一些中共病毒疫苗问世,但人们并不清楚疫苗对人体长期的毒副作用,以及是否会产生抗体依赖性免疫加强反应(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而且由于病毒仍在不断发生变异,这可能会导致各种疫苗仅能对人起到阶段性的、表面上的保护作用,而无法长期、彻底地保护人体免受病毒的侵袭。

俗话说,对症下药方可药到病除。必需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才能治本。在历史上爆发的多次瘟疫中,也不乏成功避疫的实例,或许可以给今天的我们提供一些启示。

当年古罗马大瘟疫爆发时,有不少民众选择相信基督徒,并开始向上帝虔诚地祈祷,结果这些民众出现了治愈的奇迹。当年黑死病在德国肆虐时,巴伐利亚的欧伯阿梅高村庄的村民,全村人跪下来向神祈祷,承诺如能幸免于难,他们将以上演舞剧《耶稣受难剧》的形式予以回报和感恩,随即,黑死病销声匿迹。明末的烈性鼠疫爆发之际,当时的道家修炼人、神医吴又可,以道家“秘密口诀”和达原饮治愈了一方百姓。

既然中共病毒针对中共而来,那么若想避疫,首先应该远离中共,拒绝与中共为伍。作为中国人就是要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三退)。截至2020年12月25日,已经有超过三亿七千万的中国人都做了三退。而作为西方民众则可以喊出“打倒中共恶魔”,以远离中共病毒。

此外,有不少染疫民众在诚心念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得到康复或病情缓解。面对凶猛的疫情,中西方民众在远离中共后,也可以这样做。因为法轮大法属于佛家大法,而“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具有宇宙的正能量。念诵者在诚心念诵“九字真言”时,就与整个宇宙的正能量产生共振了。长期诚心念诵可增强正气和增加正念,正如古人所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念诵者就会对瘟疫产生免疫力。

结语

无论是天象的预兆,还是预言中的警示,几乎与现实正在发生的一切都吻合上了,可以说今天人类正处在一个历史的巨大转折点上。无论是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还是在被中共严重渗透的美国以及世界各地,共产邪灵对人类信仰的践踏、对人类道德的败坏都已经浮到了水面。目前天灾人祸频发,也是上天在警示人应认清中共,远离中共。在这个紧要的历史关头,生命的抉择人人都无法回避,有时善恶只在一念之间,而这一念却很可能决定着生命的永远。

真心希望有缘人都能够守住心底的善,当历史的这一页翻过后,能够庆幸那美好的未来是因为自己今天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27/1538705.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