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环球旅游 > 正文

揭秘一个比朝鲜更加神秘的国度

作者:
我们很少能看到关于土库曼斯坦的照片,即使在今天,这个国家仍然是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之一,能入境的外国人少之又少。这一次,我终于申请到了几乎是世界上最难申请的签证,去这个神秘的国度进行了一番“探险”。

我们很少能看到关于土库曼斯坦的照片,即使在今天,这个国家仍然是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之一,能入境的外国人少之又少。

在两次申请旅游签证被拒后,我决定再做最后一次尝试:我申请了哈萨克斯坦的签证,先前往伊朗,然后从伊朗经过土库曼斯坦到哈萨克斯坦,以此申请一个为期三天的过境签证。

这一次,我终于成功了,申请到了几乎是世界上最难申请的签证,去这个神秘的国度进行了一番“探险”。

▲在飞往土库曼斯坦的飞机上。

当车开进首都阿什哈巴德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进入到了一块禁地。

这里就像另一座平壤。虽然城市建设的很美,公共设施和各种物资都十分齐全,但人少的可怜,偶尔会有几辆汽车经过,街道和所有美丽的公园都空空荡荡的。

▲阿什哈巴德市中心,一支巨大的温度计以及循环播放着官方仪式的电视屏。纯白大理石打造的宫殿式建筑,一字排列于干道两旁,宏伟、庄重。

▲在阿什哈巴德市中心一家商店里排列整齐的饮料。首都主要街道上的豪华商店是建筑规划的一部分,但很少有本地人光顾。据报道,在新总统的统治下,人民的日常生活有了改善,以前食品短缺是很普通的事情。“虽然我们不一定买得起,但食物还是有的。”一位学生说。

▲图左为一名土库曼母亲和她的孩子,图右为阿什哈巴德街头的电话亭。

▲阿什哈巴德的公路上少有车辆。即使是在周日,街道也十分空荡,令人有时空混乱的恍惚感。

在我最先下车走动的地方,士兵比平民还多,他们在市中心巡逻,而且对摄影师特别敏感。有两次士兵们朝我喊叫,然后跑到我身边要我删除照片。

在这个警卫多如牛毛的城市,拍照几乎成为一项提心吊胆的任务。

▲在极端炎热的天气中,阿什哈巴德宪法纪念碑前站岗的士兵。

▲阿什哈巴德当地百姓。

▲阿什哈巴德南部山上蜿蜒曲折的谢尔达尔健身步道。这条长达8公里的步道在土库曼斯坦每年的“健康周”期间备受关注,这也是它唯一的建筑目的。2000年,前总统尼亚佐夫为他的全体阁员做出了榜样,他来到山顶上为他们的登顶喝彩,不过他本人是乘直升飞机上来的。

▲遗留在沙漠中的苏联战机,不像其它的中亚共和国,在土库曼斯坦,这种前苏联的遗迹大多已经从城市里消失了。

2006年,随着尼亚佐夫去世,新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上台,开始“非尼亚佐夫化”改革。此前大量的尼亚佐夫的肖像消失了,永恒领袖的黄金纪念碑也被搬到了阿什哈巴德郊区,人们不必在考试时复习与尼亚佐夫相关的知识。

▲在阿什哈巴德市政府门前的一座现任总统的金色雕像。在土库曼的政治生活中,似乎没有谁的纪念碑会是永久的。这里不允许照相,如果被发现,巡逻的士兵会要求你删除相关照片,甚至会没收你的电子设备。

▲当地民众的车内也被要求摆放现任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的画像。

▲一位清洁工在阿什哈巴德“幸福宫”前工作。

在公共汽车上,我听到一则新闻广播,宣布政府正在与一些希腊造船商会面以及政府会见了歌唱学校的孩子们等等。令人难以置信的无聊事情,但却是当天的头条新闻。

当我在土库曼斯坦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由、民主,所有这些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都是非常脆弱的。

但对于长期浸淫在这种环境中的当地人来说,他们如何与这种感觉相处,我们无从得知。

▲校园内的土库曼斯坦大学生,即使夏天也必须身穿传统服装,唯一可以自主选择的只有鞋子的样式。

▲Oguzkent豪华酒店,据说花上亿欧元来建造,主要是来体现土库曼斯坦的经济发展。现代化的设计,并融合了土库曼斯坦民族风格。

土库曼斯坦80%的领土都是沙漠,阿什哈巴德更是世界上少数最热的城市,夏天最高气温可以达到45度以上,夏天基本上没有下过雨。

但这里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石油天然气工业为土库曼斯坦的支柱产业。

▲在40度的高温下,一位园林工人把自己包裹了起来。尽管国家很富,普通老百姓却很少能分享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实惠。像这样维护大理石的工人每月工资为150美元。

▲在42度的天气里,一名男孩在喝祖母递给他的一杯水。据导游书所说,“只有神经不正常或倒霉透顶的人”才会在最热的七、八月份来到阿什哈巴德。

▲一对年轻人正离开阿什哈巴德的阿雷姆娱乐中心。2012年,这座建筑(耗资9000万美元)顶上的摩天轮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封闭式摩天轮。

▲两名土库曼少女在当地游乐中心玩碰碰车。

▲阿什哈巴德一处游乐场内,正在玩游戏的一家人。

除了首都阿什哈巴德,土库曼斯坦最有名的地方应该就是达瓦扎了,“达瓦扎”意为“大门”,当地人称这里为“地狱之门”。

1971年,前苏联科学家在勘探该村附近沙漠里的石油资源时,不慎钻到了地表层薄弱的天然气田,所有设备和营地顷刻塌陷,消失在巨大的坑洞之中。

为防止洞中的有毒气体扩散,专家们决定将其点燃。起初以为几星期后自会燃尽,可这一烧便持续了40多年,如今形成了一个火山口似的深坑。

▲作为世界上第四大天然气储备国,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储量十分丰富。

▲天色褪尽之后,“地狱之门”才展现出其真正的气势。周遭沉寂的沙海中,喷涌出熊熊火光,方圆数十里清晰可辨。好似一个巨大的黑洞,蕴含着这个国家深不可测的能量。

2004年,前总统尼亚佐夫的专机飞越卡拉库姆时看到达瓦札的贫穷,指示道:“下次经过,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景象。”

谁知底下人竟会错意,开着推土机将达瓦札夷为平地,世代生活于此的村民刹那间内流离失所,只得另寻一处总统航线外的地方,重建家园。

▲有许多流离失所的村民现在居住在厄本特村的帐篷里。厄本特村在离富裕的阿什哈巴德120英里的地方。

在通往地狱之门的路上,我看到的一个村庄,似乎是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

我记得有年轻人从门口走出来,盯着我们看,每个人都走得很慢,感觉就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地方。

▲地狱之门附近散落着几处凉棚。村里人以此为业,靠坑吃坑,路边随意支顶凉篷便成了所谓的游客中心。

责任编辑: 李雨菡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29/153950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