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新年金句

RealHaonian:现在是需要魄力的时候,我不希望美国也会出一个蒋中正。里根总统在他的回忆录里说:蒋是一个真正的儒家,但他偏偏遇到了一个流氓毛泽东,所以他失败了。美国两党的阴谋政客们什么流氓手段都已使出来,川普还要仁义下去,那就只能等着失败。尊敬的总统,他们在割你和民主美国的命,您也该大刀阔斧地干了!

语文指挥中心:今日词汇—【跨坎人】

LQ0068:70年前,跑得早的,大师还是大师;跑得晚的,大师皆成死尸。70年后,跑得早的,超人还是超人;跑得晚的,神马都是浮云。

catcarterpi:大数据,露天监狱初步形成。

Michael90656953:一回我飞广州机场坐地铁,三个大妈直接插队入我前面,当没看见我和身后排队的人,我故意大声礼貌的问:“你们是外国来的吧?中国人都不会插队的。”所有人看着她们,大妈立即跑了。如果,说她们是中国人,肯定会惹来一堆野猪。从那之后,每当遇上这类人,我都会反串一下,让他们知道中国人的厉害。

盘子微谈: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hamsternunu:2020,从李文亮始,以张展收官,好沉重。

changchengwai: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中共的谎言之外,中国公民记者张展从武汉发出的未经审查的报道给急需了解新冠疫情的世界提供了一扇窗口。由于她的勇气,她应该得到歌颂,而非牢狱。”

RealHaonian:现在是需要魄力的时候,我不希望美国也会出一个蒋中正。里根总统在他的回忆录里说:蒋是一个真正的儒家,但他偏偏遇到了一个流氓毛泽东,所以他失败了。美国两党的阴谋政客们什么流氓手段都已使出来,川普还要仁义下去,那就只能等着失败。尊敬的总统,他们在割你和民主美国的命,您也该大刀阔斧地干了!

dajiyuan:“为川普游行”之旅加州启程:12月27日(周日)晚,为期11天的全国性活动——“为川普游行”巴士之旅,从加州帕萨迪纳(Pasadena)正式启程。主要参与人之一的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说:“1月6日,我们将带领大巴回到华盛顿。”

Guilin67292803:肤浅的人抱怨川普让美国撕裂,深刻地人看到撕裂的美国才造就了川普。反对者认为川普把美国搞得乱七八糟,客观者却看到川普试图为乱七八糟的美国找出路。

HeQinglian:左派怕什么,总在他们的宣传中露出来。我读The Hill的心得,左派一怕川普总统启用反叛乱法,二怕彭斯在1月6日行使权力,否定那些严重舞弊的州对拜登的认证。

wuzuolai:一次偶发事件,法律并没有证明是警察基于种族的仇恨犯罪,却被你们制造成了种族冲突事件,因此引发真正的社群冲突,导致更多的人伤亡,更多的商业被破坏。你们这些媒体是人类文明的敌人。与当年中共创作白毛女没什么区别,使坏,拉仇恨,夸大冲突,制造阶级分裂。

yajunwwz:大明王朝:开局一只讨饭碗,终局一根上吊绳。2020年:年初一纸训诫,年末一张判决。

shiguopeng: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群里“造谣”说有非典病毒感染者确诊……1月3日李文亮等人被训诫,全国通报,2月6日李文亮亡。

zhifangnvren:我问钟点工:你说假如傅聪当初回来了,是不是这次就不会死于新冠?钟点工说:肯定不会死于新冠。我问为什么你这样肯定?她说:因为他连文革都过不去。

意大利裔法籍服装设计师皮尔卡丹去世,终年98岁】据法国《世界报》报道,当地时间12月29日,意大利裔法籍著名服装设计师皮尔·卡丹去世,终年98岁。皮尔·卡丹曾三次获得法国服装设计的最高奖——金顶针奖。

皮尔·卡丹与中国的渊源要追溯到1978年。那时,他是第一位来到中国的欧洲设计师。1979年,在中国的大街小巷,满眼还都是军绿色,来中国推销时装、筹办时装秀并非易事。但就在此时,皮尔·卡丹举办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国外品牌的时装展示会。

皮尔·卡丹把服装和时尚带给了中国,也把自己的时装脚印带到了长城、丝绸之路上,他还出资请中国模特到国外表演,引起巨大轰动,凭借他的卓识远见与独特热情,引领了欧亚时尚的交汇和融合。

皮尔·卡丹表示:“在那个人们都穿着中山装的时代,我把中国模特们带到了巴黎、纽约,在那时我推介中国,就如同中国是世界的未来。”

皮尔·卡丹强调自己多年来坚持捍卫中国形象,并相信中国的前途,因为他自己也从中国人身上学到勤劳、友好、真诚与尊重。皮尔·卡丹说:“我是第一个到中国去的欧洲设计师,当我们第一个尝试时,就可能是第一个征服者,我在中国拓展了市场,有生意关系,也有友谊与尊重,每次有来自中国的客人来巴黎,我都会招待他们,我以我的力量保卫中国,因为我认为是中国人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总之我热爱中国,对她有信心,对这个国家要尊重,尊重她的人道价值,她的实力以及勤劳。”

IONLAN2018:对默克尔的想法,我是不太明白的:如果中共是个遵守协议遵守国际法的统治者,会有香港,南海,以及国际贸易问题吗?如果中共允许独立于中共以外的组织存在,如独立工会,那么还会有中共这个统治者吗?默克尔作为出身东德的政治家,她怎能不明白这个?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1/1540624.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